夏とバスケと僕の死体


赤司君的手紧紧地掐住我的脖子,感受不到任何感情的力度促使我放弃了呼吸的念头,意识逐渐消失。

当察觉我已经失去呼吸时,赤司君缓缓放开了手,后退几步,盯着我看。

除了脖子上还留着赤司君用力造成的伤痕,现在的我和生前的我并无异处。因此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一直盯着我看。

虽然一开始还觉得惊奇,但是现在想想似乎并没有意外的地方。赤司君,绝对不允许我脱离他的控制。这个人的占有欲强烈到可以杀死离他而去的恋人的程度。

而我,在退部函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便属于这样的冒犯。


怪异。怪异至极。死亡竟是如此奇妙的感觉。视野变得狭窄,周围是模糊的黑色,只有在画面的最中央,我看到了赤司君双唇动了动,但是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说什么,会不会是后悔的话呢?

然而他的脸上没有后悔的脸色,甚至连惊奇的脸色都一概没有。就像是篮球比赛的时候,预先知道自己的队伍会胜出一样,从容的神色。我想感叹一句自己的无足轻重,但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看起来我仅剩的只有视觉,听觉和触觉,然后还有思考的能力。但是我来不及思考,休息室的门突然间被打开了。

「啊,热死了」

这么说着便朝这边走过来的青峰君,两只手抓住衣服下摆,准备脱掉运动服。当然这只是在他看清这里发生的事情之前想要做的事罢了。当他看到我就这样躺在地上时,马上冲上前来抱起我。

「阿哲?喂,阿哲?」

「放开他」

赤司君的声音很轻,冰冷,毫无情感。

青峰君不敢相信地看了一眼赤司君,将还带有汗液的手放到了我的脸上。好难受啊,我不禁叫起来,当然声带并没有受我的意志控制而振动。确认了我没有呼吸后,青峰君失去支持,瘫在地上。脱离了迅速抽离的双手,我重重地摔在地上。


我有点讨厌起平时和我无话不谈,但现在却如此怯懦的青峰君了。但是这也没办法吧,看到之前还是一起打篮球的队友突然间变成这幅样子,接受还是很困难的事呢。

「为……为什么……快报警!」

冷静不下来的青峰君无助地看向赤司君,然而赤司君却转身将休息室的门关上了。

「听着,大辉,哲也退出篮球部了」

收到这样的回答,青峰君显得很意外。应该是在考虑赤司君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说无关紧要的事情吧。

「然后我把他杀了」

「什么!?」

像是听到了了不得的话一般,青峰君「蹭」地站了起来,抓住了赤司君整齐的队服。

「赤司你这家伙为什么——」

「闭嘴」

赤司用了不小的力道推开了青峰君,后者趔趄了两步后站稳,眼中充满了不知道是因为惊讶还是愤怒而产生的暴戾。

「啊,虽说动手的是我,你们几个,可是共犯呢。哲也退出篮球部的理由,不说你也知道吧?你难道以为和你毫无关系吗」

赤司君用威胁的眼神看着青峰君。


不是这样的。我想辩解,但是没用。退部并不是因为大家看上去像在一个队里,实际已经越来越陌生的原因,而是厌倦了被当成队里特殊的存在,受着特殊的照顾罢了。我开始后悔起自己退部的做法,说不定青峰君会对此内疚。

果然青峰君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他不再盯着赤司君,而是看着躺在地上,看上去十分凄惨的我。他的目光带着痛苦与后悔。我想闭起眼睛,但是做不到。这也太霸道了,只能将眼前的一切毫无保留地接受的感官。我受不了青峰君痛苦不堪的眼神。


「这件事情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赤司君绕过低头不语的青峰君,将休息室的柜子打开。

「虽然对哲也来说有些狭窄,但是目前也只能这么做了」

什么?打算对我做什么?我内心感到一阵恐慌。赤司君用抱歉的语气对青峰君说的话,不知道是在安慰我还是安慰青峰君。啊,不过对于活着的人来说,死人也会有意识这种事本来就是无稽之谈吧。

青峰君发出了痛苦的沉吟。

「不可饶恕……可恶……」

似乎是被赤司君刚才的说法操纵而变得有些噤若寒蝉。他缓缓站起身,一只手放在我受伤的颈部下方,一只手绕过我的双腿,将我的尸体整个抱起。

虽然是勉强抱起了我,可是青峰君的双手还是在不断地颤抖。

「快点。等下凉太他们就要来了」赤司君不停催促着他。


我看向空无一物的柜子。不行的吧,那么小的地方,怎么可能赛的进去。青峰君将我轻轻地抬进过小的空间,我的身躯被迫扭曲成了奇怪的姿势。我的脸贴着冰冷的柜子的一边,然后越过青峰君的脑袋,我看到黄濑君和桃井小姐有说有笑地进来了。


但是我什么也做不了,不能发出声音也不能行动,现在连看与听都做不到了吧,因为青峰君轻轻地说了声对不起,然后锁上了柜子的门。我会是在此腐烂还是被再次藏到哪里呢,我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赤司君的神情,然而我深知这是死去的人无法做到的事。


終わり



乙一老师的梗!

黑子&小红太太生贺!!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