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mesticated Demon #3

前篇:#1 #2

*宗教松设定。空松神父/一松恶魔。


空松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被一双猩红色的眼睛注视着。

「——哇啊!」

他惊恐地叫了一声,迅速地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

「什么啊,原来你没死啊。」

黑暗中传来了夹杂着愤怒与失望的声音。空松战战兢兢地站起来,发现那双眼睛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着。

「你是……刚才那个恶魔?」

「哼…」

空松摸索着墙壁,同时好奇为什么恶魔不继续袭击他。终于,他找到了灯的开关。迟疑了一会儿,他摁开灯,先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光亮而遮住了眼睛。适应了一小会儿,他缓缓地移开了手,发现在床边坐着一个浑身赤裸,与他的外貌及其酷似的人。只不过他头上的...

Domesticated Demon #2

前篇:#1

*宗教松设定。空松神父/一松恶魔。


松野家的空松的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在这个小镇上是出了名的。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此刻举办一个评比对小镇最没有贡献的人的比赛,那空松一定能毫无悬念地戴上第一名的桂冠。实际上,不管在他面前还是背后,大家都有意无意地取笑他,说他是全世界废柴中的「第一名」。

而他本人对于这个称号,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毕竟人要在什么方面争个「第一」是相当困难的,这个「第一」却得来全不费功夫。于是他就抱着这个并不怎么光荣的头衔,每天在街头巷尾游走,把时间浪费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他似乎并没有寻找工作的打算,尽管在他这个岁数还没有工作的年轻人已经找不到多...

Domesticated Demon #1

*宗教松设定。空松神父/一松恶魔。


空松伫立于天父的神像前,双手合十,嘴里默念了几句,向这座覆上了一层尘埃的石头雕塑汇报了今天一天的所作所为。然后他拿起挂在脖子上闪着金光的十字架吻了吻,转身锁上了教堂的大门。

空松是这个小镇最有威望的神父。至少在那些不懂什么圣经与神学,只是单纯寻求精神慰藉的信徒眼中,他的确是一个不可冒犯、高高在上的圣职者。

确认了门被锁上后,他转过身,走向教堂大厅隔门之后的走廊,绀蓝色的长袍有一截拖在地上,在从窗格中透射而入的昏黄的光柱中,扬起了不规则运动的飞尘。皮靴与教堂坚硬的地面相碰,发出了沉闷的声响,并在空旷的教堂之中形成了立体的节奏。

经过昏暗...

みかつる学パロ4

前篇・みかつる学パロ:#1 #2 #3


「从此以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鹤丸紧紧地拥抱着怀中的女生。那柔软的触感和淡淡的香味让他心里痒痒的。虽然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拥抱女生,但是这种感觉却似曾相识。

幕布落下,鹤丸听到了从观众席那儿传来的掌声。他松了口气,收回了双手,揉了揉头发。

「啊,平安无事地演完了呢。」

「是啊。鹤丸同学比平时看起来的样子要来得更可靠呢!辛苦啦。」

女生微微一笑,转身走向了负责卸妆的同学。

鹤丸苦笑着望着她的背影。


事情缘自两周前的班会。鹤丸的班决定在学园祭上演出,因此需要在班内招募演员。虽然其他角色的演员很快找到了人选,王子...

シュレーディンガーの子猫ちゃん

他纤细的手指握着透明的试管。由于动作十分之谨慎,他的指节绷得很紧,因此关节处有些微微地发白。他的目光与试管口平齐,眼睛不眨动的时候,那充满了好奇的金黄色眼瞳仿佛聚集了这世上所有的光。看着如此认真的鹤丸,我也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呼——你这么盯着我看,我会紧张的啊。」

看到试管中的液体瞬间变了颜色,鹤丸松了口气,露出了满意的微笑,随后,将无可奈何的眼神投向了我。我笑着冲他鼓了鼓掌。

「不愧是鹤丸教授,每次做实验的时候都那么专注,真是让人敬佩。」

「是副教授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你是在挖苦我吗,三日月?」

鹤丸将试管放回试管架,苦笑着脱下了实验服。看到他衬衫的领口露出的那一小片...

猫遊び

审神者开始在本丸的庭院里养起了猫。对于这些毛茸茸的可爱生物,刀剑们有的欢喜有的愁。

鹤丸自然是欢喜派的刀剑之一。平时总是嫌既不出阵又不远征的生活太过乏味的他,现在早已被庭院的猫儿们攫走了心神。每天不是在一边观察猫,就是想出各种方式逗猫玩,甚至会帮光忠准备猫粮,或是去购置一些猫咪们喜欢的玩具。大家看到原本是本丸第一的捣乱者这副辛勤的样子,纷纷感叹起主人的高明。

然而不知为何,三日月却似乎对这些猫完全不感兴趣;相反,他的言行仿佛在暗示快点结束这无聊的闹剧。比如装出猫毛过敏的样子博取同情,或是偷偷地把放在庭院的猫粮倒进池子。

让这位老人家这么不开心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鹤丸成天跟猫泡在一...

みかつる学パロ3

#みかつる学パロ1

#みかつる学パロ2


「说了上学要迟到了来不及了啊!早饭你就随便吃点凑活吧——唔哇!」

早晨,鹤丸一边急匆匆地穿着鞋子,一边朝着房间内不断抱怨的老爹大喊。当他低头看着表冲出玄关时,猛地撞上了一个立在门口的物体——准确地说是站在门口等候的三日月。两个人顿时失去平衡,一起滚到了门口的路边。

「哈哈哈,鹤的早晨问候太过热情,实在是招架不住呀。」

「三日月!……没伤到吧?」

鹤丸揉着头迅速地爬起身,才发现刚才被自己撞飞的正是昨天说要来接他上学的三日月。一脸歉意地将三日月拉起来,替他拍了拍制服上沾上的灰尘。虽然刚才狼狈地被鹤丸撞倒在地,但三日月还是一副笑眯眯...

劇場

和乐在空旷的剧场回响着。然而对于他们来说,这音乐早就失掉了千年之前那沉重的灵魂,如今的旋律不过是模仿得出的空壳,毫无美感,也没有意义。

也许正因为毫无意义,它才被这个时代的人们接纳着,喜爱着。

「啊,这刺耳的音乐又响起来了。这是今天第几回了?」

鹤丸耷拉着脑袋,了无生气地坐在剧场的一个破旧的椅子上。对于习惯了皇室优越的环境的他,这种败落的场所实在令他打不起精神。然而,他也不记得自己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几年,正因为有了长到不可计数的生命,才会对时间的流逝变得迟钝。他的内心还是渴望着外面那个充满惊喜的世界的,但因为种种原因他只能在这个昏暗闭塞的地方忍气吞声地活着。

「鹤啊,偶尔欣赏欣赏现代...

時の中で月が照らす

鹤丸曾是审神者以及其他的刀剑们最重视的一把刀。

不说当鹤丸随着出阵归来的刀剑们来到本丸时,审神者激动得差点把桌案给翻了;大大小小的刀剑们都涌往了院子,充满敬畏地盯着这位一身纯白的来客。这之后,鹤丸总是被刀剑们包围簇拥着,他似乎也沉浸在自己的大人气中,不管提出什么无理的要求,审神者总会千方百计地满足他。为了寻求惊奇的他一次又一次地将本丸闹得鸡飞狗跳,然而总会一次又一次地得到大家的原谅。


鹤丸以为自己的舒服日子会像这样一直持续下去的。毕竟自己可是皇室的御物啊,他常沾沾自喜地想。

然而这一切在那个男人到来之后全变了样。

当他受审神者嘱咐,一如既往地将资源给刀匠,进行日常锻刀的时候,他...

みかつる学パロ2

#上篇戳这。


「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豪华的烤肉啊!」

狮子王看着摆满了一桌的各式各样的肉,似乎感动得眼泪都要和口水一起流了下来。

「你似乎很满意呢。甚好甚好,不用客气。」

坐在一旁的三日月满脸笑意地说。


鹤丸有些无力地看着这两个人。明明半小时之前,他还在教室里,被眼前这个人牢牢地束缚在怀中。当他听到狮子王开门的声音时,预感到一场巨大的误会一定会将他在学校的声誉,甚至是一生的声誉统统击个粉碎。没想到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三日月就松开了他走向了狮子王。

「嗯,看来不得不消除你的记忆呢,狮子君。」

「等、等等,你想干什么?!」

鹤丸看不见三日月的表情,然而看到狮子王一脸...

みかつる学パロ1

连上课的时候都做着这么完美的表情,又没有人在看你。

当鹤丸脑中闪过这一想法时,才后悔地发现自己现在就在盯着三日月。

他有些懊恼地把头转回到眼前的课本上,但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老师枯燥的讲课声再次响起,他又情不自禁地将视线转向窗边的三日月宗近身上。这个人真是完美过头了……要是没有这样的家伙,大家的生活想必会轻松好多。

至少不会在比较中感到输得心服口服。鹤丸想起了昨天在家里和自家老爹的谈话。

「三条家的少爷现在跟你一个班?」

「嘛,姑且是吧……」

「在学校可不能输给他喔。」

「是是……」

明明自己就是三条宗近的下属,还要求我要胜过三日月,真是毫无道理可言。要是真不甘心居...

斬れない刀

到了春天,鹤丸才发现这个地方的美丽之处。

成片的樱树正值花季,从远处望过来,说是一片粉色的云海也绝不夸张。一些被春风吹落的花瓣静静地漂浮在池塘的水面上。到了午休的时间,已经没了刀剑们嬉笑的声音。

鹤丸十分享受这段平静而短暂的时光。


他来到本丸之时,这里还被厚厚的冬雪覆盖着。虽然身为刀的他并不惧怕寒冷,但是寒冷带来的不可避免的寂寞感却让他难受。

于是他绞尽脑汁地想让冰天雪地的本丸热闹起来。在拐角突然出现吓唬短刀们,或是捉弄捉弄大个子的太刀们,都能让他的心炽热起来。

惊喜,对于他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被奉为至宝,与人世相隔的时间过于漫长。他不想再受那种日子的煎熬。

久而久之本丸...

糯米太太的封面好好好好好看啊!!!

“…其れでも爱していたんだ。”:

猫は夏に囲まれる》

◆山折君【一个突发的黑研小说本w虽然很薄(。)首发应该能赶上CP15 】 @やまおり 的本宣!XD

◆封、封面和封底担当是我,请多多指教(头埋进排球框

试阅在这里

天窗在这里

印量调查在这里

絶対絶望症状

「不逃跑么?」

他看着坐在墙角,眼神空洞的那个男人。叫喊声与爆炸声透过残损的建筑向这边传来,让他有些心烦。说到底只是一场无聊的闹剧,他现在根本不想在意,但眼前这个人他总觉得在哪见过。

虽然像那样邋遢的落魄者,此刻在这个城市随处可见。


「已经完了……」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个男人在不停地颤抖。被黑白熊所屠杀的这座都市,人们的精神大概都已经接近了崩溃边缘,到了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的程度。

「塔和市已经完了……塔和集团……完了……」

男人自言自语着,声音中透着恐惧。


这么一来他倒想起来了,这个男人是塔和集团的公子来着。 听她也说起过,似乎才能一直被掩盖在妹妹的光...

猫は夏に囲まれる・1

夏天,休息日。当黑尾铁朗听到不轻不响的叩门声以及透过门传来的孤爪研磨的问候声,一种突如其来的违和感包围了他。

「你会主动来找我?真少见啊……」

半睡半醒地打开门,然后看到研磨沿着额头向下流淌的鲜血时,黑尾整个人仿佛凝固,感慨声也随之消失在空气中。

「阿黑」

研磨看上去似乎很镇定,说话也依旧是平时那没精打采的语调。不过对黑尾来说,就不能像研磨自己那样子不慌不忙了。

「喂研磨你怎么搞的啊」

一丝慌乱闪过他的双眼,接着黑尾便毫不犹豫地把摇摇欲坠的研磨拉进家中。虽然第一想法是赶紧送医院,不过研磨既然来找自己……就说明他不想去医院吧。从小时候起,他们之间就有着这样的默契,在外人看来有点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