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に一番近い街


这家花店,总会在每天街道刚刚被阳光照亮的那一刻开始营业。

黄濑从店里搬出一盆盆经过精心修剪的植物,喷洒了水后整齐地排列在入口的两边。尽管那些植物并不是特别奇珍的品种,却由于照料得好而显得更为有生机。一些花盆被涂上了可爱的颜文字,可以想象的到花店主人是怎样的性格。

黄濑放下最后一盆花后起身走进了阳光中。阳光为他长长的影子描上一层金边,亿万光子透过细胞到达体内的每个角落积聚。解下防止泥土沾上衣服的围裙,黄濑向街道的尽头望去。

「今天他还会来的吧?」

在云淡风轻的季节里日复一日的守候着他最期望见到的顾客,比任何人都了解他,也比任何人都重视他的那个人,今天也会从被阳光铺满的道路上漫步而至吧。


「黄濑君,早上好」失明的黑子顺着街走,靠着花的香味来到了黄濑的店。「今天似乎比昨天多了一些百合花呢」

「小黑子你来了吗!」

在店里侍弄着花篮的黄濑连忙放下剪刀小跑出来。

「黄濑君不用出来迎接我啦,快点干活」

挣脱不开而被黄濑拉进店里的黑子苦笑着用另一只手抓住了黄濑的手臂,黄濑这才不好意思地松开手。

「啊……因为小黑子是重要的顾客嘛」

黄濑继续着修剪花篮的工作。虽说黑子的确是顾客,但又不像普通的顾客那样买了花就走,而是待在店里和黄濑聊天。因为看不见不能出远门,黑子每天都会走过几条街,在这家离家比较近的花店里感受花香,从而在头脑中描绘模糊的风景。


黑子从这家店开张以来就每日必到,黄濑也对此很好奇。

「为什么小黑子要天天来呢?失明的话一个人走过来很辛苦吧」也曾经试着这样问过。

「因为喜欢。因为这家花店,这条街,有春天的味道」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黑子回答道。

「诶?春天的味道?现在可是秋天哦」

「嗯。这里是离春天最近的街道」黑子撑起双手,将头靠在手上。传入鼻子里的花香,他大概也能一种一种分辨得一清二楚。

前一次来的时候,黄濑突然一盆一盆地让黑子闻着各种花的香味,并告诉他相应的花名。「通过它们的气味,小黑子能想象它们有多么好看吗?」在这之后黄濑还试着描述了各种花的颜色和形状。「不过我最喜欢的花还是向日葵啦。每天能够将自己朝向太阳,真是无比幸福的一件事呢。」黑子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直到他以连续的几个感叹句结束。「黄濑君真喜欢花啊。不过这是当然的吧,不然也不会开这家花店了。」黑子感谢黄濑,黄濑也同样感谢黑子。双方就是在这样的日常对话中,度过这条街道一个又一个被轻柔的风围绕的宁静午后。

「小黑子这是在夸我的店吗!」黄濑的语气听上去很惊喜。

「我很喜欢黄濑君的这家店呢」

即使是一句简单的话,因为带有说话人不经意间流露的情感,让黄濑愣了一下。暂时的悄然无声,黑子微笑了一下。

一日一日重复的时间随着阳光角度的变换,进进出出的顾客并没有给两颗越来越近的心造成距离。黄昏的夕阳洗刷的街道,黑子沐浴在紫色的光线中与黄濑道别。

「一个人回去不要紧吧?」

「没关系」

曾经也提议自己送黑子回去,却被他轻轻摇头拒绝了。黄濑因此意识到了黑子内心的坚强,虽然免不了会担心,但是他相信黑子一定能在家与花店之间靠着感觉来回。

黑子的影子渐渐消失在街道的另一边。

「呐,小黑子,能察觉到吗?」

黄濑向着遥不可及的天空伸出了手,在心里数着与他说再见的次数。金黄的云层今天也是,像大海一样铺满了水蓝色的天空。


黄濑也曾经试着问过有关黑子眼睛的事。

「很小的时候出了车祸」

当时黑子只说了那么多,黄濑也不敢继续追问。因为黑子是一个人住的,所以可以推测出他的双亲大概也在同时遭遇这不幸的事件。一个人生活在黑暗的世界里很孤独吧,这也是黄濑最佩服黑子的地方,也想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他。

真是奇怪呢,这种感觉,仿佛在黑子第一次走进这家店的时候就在心里悄悄地产生了。当穿过了白雪皑皑的季节,当穿过了云淡风轻的季节,在此时春天降临的街道上,与他有着相同的步调就好。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定要跟我说哦」

在空闲的时候突然想到对黑子说了这样的话。

「……黄濑君真是温柔的人呢」

黑子用手来回摩挲着一片掉下来的花瓣,黄濑想着明明想要整一枝的话自己也会拿给他的,但到那时候估计小黑子就会拒绝掉吧。

「真的,如果有我帮得到的地方」

「黄濑君能一直开着这个店就帮了我大忙啦」

黑子嗅着手中的花瓣微笑着说。

黄濑想尝试着接近生活在黑暗中的黑子,但不管怎么靠近,都会被黑子冰冷的墙壁阻挡在外。想要去触碰,却也只能用视线将他锁在瞳孔的范围之中。

「我会一直陪着小黑子,在这条街道,这家店中」

将最后一盆吊兰挂上铁架,黄濑挨着黑子在圆桌边坐下。伸出手碰上黑子凉凉的手指,对方只是茫然地不知看向何处。

「所以小黑子也不要丢下我呀」

在五彩的世界中,光线都忘记了反射的方向。黄濑将鼻子凑到黑子的头发前。那是每天在身边环绕着的,春天盛开的鲜花的味道。


下雨的时候,黄濑会适当地少摆一些花。一是因为日光不足不利花的生长,二来也不会有多少人在雨天的时候买花。

一如往常等待黑子到来的黄濑,今天却没有盼到一如既往的足音。

于是花店一整天没有人光顾。黄濑呆滞地坐在店中,忘记了时间已经从上午流驶到下午。随着雨势增大,黄濑的内心也变得像一团乱掉的毛线,在变得越来越复杂的同时渐渐缠成了死结。明明昨天傍晚彼此道别的时候,他还是做了明天也会来的约定,为什么没有阳光的今天,也没有了黑子如同阳光一样不能缺失的笑颜呢。

「不要走……」

不成声地说着,能将心情寄托给变化无常的风吗。黄濑低下头,有一些水流进了店里,但是现在他无暇顾及。外面的雨越来越大,心中的低鸣也随着雨声,在不断地放大回环反复奏响。


从冗长的梦中醒来,黑子接受到的外界第一条讯息,便是扑鼻而来的花香。而在闻到花香之后,脑海中便浮现了那个人的影子。

「黄濑……君……」

没有回答。身上的每个地方都传来了钝痛,让他不禁发出一声轻喘。背部传来的感觉告诉他现在正躺在不知何处的床上。然而在空气中弥漫着的熟悉的花香,让他第一时间就明白黄濑曾到这里来过。

这里是医院吧。

他想到了雨天路口突然飞驰而来的车辆。那一刻的脑海中,那段可怕的回忆止不住地涌现着,却意外地在最后那一刻定格了那个每天同他交谈的无法形状的男人。究竟是为什么呢,在被巨大的冲击力抛起的时候,想的却是那个人一定会来呢?

想好好地躺着休息的时候,传来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一股新的花香传来,黑子轻轻问了声:「黄濑君?」

「啊?你已经醒过来了?小黑子已经醒过来了!」

黑子作出「嘘」的手势让黄濑安静下来,后者飞快地跑到黑子的病床前坐下,紧张地问着黑子有没有觉得哪里痛。

「哪里都痛啦。不过黄濑君在的话就没事」

即使黑子这样说,黄濑在心中也无法原谅自己。把黑子受伤归为自己的错,在黑子住院的每一天都在心中斥责自己。黑子是明显需要帮助的人,而自己却迟迟没有表明自己的心情,导致在那个下雨天,让黑子遭到了那样的事故。

「小黑子……我……果然太没用了」

声音带着哭腔的黄濑,让黑子觉得十分意外。

「和黄濑君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

不知道怎么才能让黄濑停止归咎于自己,黑子伸出手,碰到了黄濑的担心的脸。

「哪、哪里——小黑子唔哦哦哦?」

被黑子的动作吓到的黄濑一动不动,任凭黑子用插着输液针的手一点一点地在他脸上滑过,指尖触碰到的地方,黄濑都觉得像火一样烫。

「大概,可以感觉得到黄濑君是什么样子了呢」

黑子认真地说着,又将手掌贴在黄濑的脸上。温度和触觉交织在一起,在黑子的掌中编成了密密麻麻的网,将他的手牢牢粘住。黑子的心底浮现了模糊的印象。

「黄濑君的头发是黄色的吧?那是阳光的颜色呢,也是向日葵的颜色」

手又攀上了黄濑的前发,然后顺着额头来到了鬓角。黑子的食指和拇指反复搓揉着一缕缕的发丝,好像那是店里的植物一般,有着无穷的生命力量。

像是光源体一样的黄濑君,好想投入其中。


黑子的手离开黄濑的头发,向着背部拥去。身体的一部分从被子中离开,整个人微微前倾,黑子轻轻地拥抱了坐在一边的黄濑。甚至能够感受到面前这个人胸口的不断起伏与拂动自己头发的气息,身体与身体仿佛要连接在一起。即使先前充满了孤独的电荷,只要紧紧拥抱的话便能够不在备受煎熬了吧。


世界,开始明亮起来。


「小黑子,我果然还是搬来和你一起住吧」

回应着黑子的感情,黄濑也小心翼翼地抱住了黑子。秒针与分针的转动不再被察觉,空间陷入绝对静止之中。


百米之外,阳光今天也光顾了离春天最近的街道。

不久之后,在你的街道,也会有美丽的花绽放吧。




おわり。


给四口情敌黄黑本的G!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10015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