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霊屋敷の首吊り少女

壱。


「喂,你们听说了吗,附近后山的那座古宅到了夏天就会有幽·灵·出·没·喔。」某个夏天的部活结束,黄濑在更衣室里兴致勃勃地朝着大家说。

「所以说——」他突然从矮凳上跳了起来,「明天夏祭结束后去探险怎么样?喂,你们理我一·下·嘛!」

「黄濑你这家伙找死吗——」黄濑从一端站起来的结果就是原本好好坐在另一端的青峰因为杠杆原理而狠狠摔了下去。

「幽灵吗……」倚着墙,赤司用手指转着剪刀,「凉太你也相信这种骗小鬼的传闻?」

「因为他就是个小孩子气的白痴!」站起身的青峰怒气冲冲地指着躲到一边的黄濑说,另一只手拳头紧握,一副要揍人的样子。

「听起来挺有意思的……」角落里的黑子轻轻地出了声,除了赤司以外的人都吓了一跳,「不去看看吗,赤司君?」

「黑子,说话前先提个醒,好让我们做个准备什么的。」

「小黑本来就挺像幽灵了啊——」

「快看!看!小黑子都同意我了的说。」

赤司看了看满脸期待的黑子,将剪刀收进衣袋里:「哲也这样觉得吗……」转身开门,「那就去吧。作为代价下一场比赛黄濑要拿三十分以上喔。不然训练四倍。」然后便留下一脸「为什么只有我」的黄濑和「你这混蛋活该」的青峰快步离开。

「如果你感兴趣的话……」


弐。


……

「嘁,真是无聊。」青峰打着哈欠,第一个从古屋里走出。「果然不能相信你这家伙的话啊。」

「不是大家同意了才一起来的吗,为什么要怪我。而且我也没说幽灵一定会出现啦!」黄濑跟在青峰的后面,也是一脸失望的表情。

赤司看了看身后的古屋,无趣倒是真的,但是心里似乎产生了疑问;的确只是寻常的一件事罢了,为什么总觉得疏忽了什么?然而深夜的寒气在沾上不少灰尘的浴衣之下飘浮,不禁让他加快了脚步。

「快点走吧。回去了。」

仅仅是夏天的普通传言。在六月诞生,随八月的末梢而去。


参。


燥热的空气弥漫在整个古宅,一些老旧的木板散发出腐朽的气味。停掉的指针位置已经被灰尘覆盖而看不清楚。在一片寂静中,大门被缓缓地打开,锈掉的铁门轴发出了吱呀呀的噪声。

躺在地板上的黑子哲也被开门的声音惊醒。「这里是……」四周被厚厚的灰尘所覆盖,黑子发现自己躺在那天大家一起来探险的古宅的一个角落里。

「大家都先回去了吗?」拍拍身上的灰尘,黑子站起身来,朝着门口望去。

一对年轻的情侣,正在紧张地朝自己的方向探望着。

「这……这里不会真的有幽灵吧?」女生拉着男生的手,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进来。

「没事的啦,只是传言罢了。」说完,男生便鼓起勇气,拉着女生的手迈进古屋中。

似乎也是来探险的呢。黑子想。这时,一束手电的光照到了他的身上。「看吧,什么都没有啦,快睁开眼睛。」男生看着双眼紧闭的女生,不禁笑了出来。黑子想,自己的Misdirection什么时候强到这种地步了?

「啊——果然只是传言啊,好无聊。」两个人抱怨着,离开了古屋。得快点回去才行。黑子想着,便快速跑到门前,却发现门怎么都打不开了。

「不会是坏掉了吧……」糟糕了。身边没有带手机。果然相信黄濑君的话是个错误。黑子叹了口气。

正当束手无策之时,门却再一次被打开了——令人意外,进来的人是赤司。

「赤司君——」心里想着得救了的黑子,匆忙朝着赤司走去。然而来者的眼睛里,却染上了迷茫。

「这里……不该什么都没有啊。」

对方并没有聚焦在自己身上,放大的瞳孔定格于稍稍趔趄的姿势。没有实感的光线透过门照射进来,穿过黑子在红色的发梢上不断反射。赤司就这样从黑子的身体中间穿过,仿佛穿透了一片虚无的影子。

「等等……」慌张的黑子装过身,将手伸向朝里走着的赤司,却一下子穿了过去,扑了个空。别开玩笑了。黑子试着喊赤司的名字,而自己的队长却仍毫不动摇地在房内穿行探索。即使是平时沉着冷静的黑子,此时也无法装作逞强地默默注视着,而是不断地用手去拉赤司的衣服,然而结果只有一个。

「碰不到。」黑子喘着气,发现赤司停了下来,沉默地凝望着老旧的楼梯。这时,外面传来了声音。

「小赤——好了吗?」

「到底要找什么啊?一年前掉的东西吗?」

「小赤司,你不会还相信那个传言吧?」

一年前?已经过去一年了吗……

一年前的自己好像是陪着大家来夏祭游玩,然后……

「算了,回去吧。」

大概真的只是夏天的普通传言罢了。每年都在六月开始便流传在风中,然后在八月失去踪迹。


肆。


【一年前】

「哇——没想到大家都穿上了浴衣啊!小黑子的浴衣好好看!」黄濑的眼睛盯着黑子的浴衣,「小黑子嫁给我!」

然而黑子完全无视了黄濑在一边的喋喋不休。夏祭在帝光附近的山上举行,一个个灯笼将平时漆黑的山林点亮,人声鼎沸。身着浴衣的奇迹的世代,不禁沉迷于夏祭的欢乐之中。

「我说紫原,你已经吃了几个苹果糖了?」青峰因为完全不会踩着木屐走路而被赤司黑子他们甩在了后面。看着走在前面的紫原因为一个接一个地吃着苹果糖而落在后面,青峰再一次对这个甜食党产生无力感。

 「大辉你快点哦。不然天黑起来就看不到你了。」赤司很霸道地拉着黑子的手,说是怕他迷路。黑子想尽办法想挣开,却被队长用更大的力道握住。

「赤司你这家伙——」

「赤司君,前面有金鱼池哦。」

「哦是吗?偶尔玩一下捞金鱼也不错呢。」说着,便从浴衣里摸出了剪刀——

一伙人连忙扑上去制止住。

……

「这里就是我说的那个古宅啦。」夏祭结束后,黄濑将大家带到了那个传言有幽灵出现的屋子前。显然夏祭的欢乐气氛没有感染到这片寂静的角落,剥落的瓦片上站着几只乌鸦,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陌生的来客。

「咳咳,晨间占卜说今日巨蟹座不宜进入诡异的场所,那么我就在外面等你们吧。」绿间面露难色,退到了一边。

「啊勒——小绿间你不会是在害怕吧?」黄濑得意地看着绿间稍显恐惧的神情。

「才……才没有,你不要妄想。忘记了三十分吗?我不会白白把分让给你的哦。」

「小绿间好·过·分——」

「赤司君,觉得怎么样?」黑子望着眼前这座巨大的宅邸,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看到跃跃欲试的黑子的表情,赤司觉得这趟来得也挺值。

「废话少说,进去吧。」

迎面而来的是弥漫的灰尘,古屋之内是黑暗的世界,打开手电也只能勉强看清一个角落。赤司嫌恶地看了眼满地的尘埃碎屑,「喂,哲也,你们……」

但是没有回答,仅仅连呼吸声都没有。

「大家都迷路了?搞什么。」

「赤司君,我在的哦。」身后有手搭上肩膀。是黑子。果然队里除了绿间和黑子另外的都是一群笨蛋吗。

「快走,快走……」身后的人轻轻地推着自己,让他不得不朝前走去。

「好像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呢,哲也,不要松开我的手。」尽管没什么可怕的,但还是小心一点好。况且,这样名正言顺地握着哲也的手,也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

「请放开……等等,赤司君,你看到那里的人影了吗?」对自己的手再次被抓向赤司感到不满,但随即瞳孔里出现的一个白衣少女却让他忘记了抱怨。

「并没有什么人影。你看错了吧。」赤司觉得黑子是故意装作有幽灵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在哭泣……好像很悲伤的样子。赤司君,我过去一下。」说罢,黑子挣开了赤司的手。

「等等——不是说过不要松开的吗——」

……

「同学,你也是来探险的吗?」摇摇晃晃的白衣少女抬起头,微笑着看着眼前天蓝发色的人。这个人,给自己一种温暖的感觉。如果是他的话,说不定可以……

「是的。你怎么了,看上去好像很伤心的样子。和大家走散了?」

「没有。因为八月就要到了,所以很难快乐起来呢。你,能帮我一下吗?」少女伸手遮住脖子上的疤痕,犹豫着伸出了手。

在六月诞生,随着八月的末梢而消失。

……

「诶,大家都出来了吗?」黄濑向门内张望着。

「是的。回去吧。凉太,在下场比赛前要努力训练,为了三十分。」在大家都从古宅中出来之后,赤司回头望了望,但还是转身离开了。

「诶——真的要拿三十分啊——」

五个人谈笑着离开了古宅。


伍。


……

是的,一年前的自己,没有走出这里。

伸手想拨开钟面上厚厚的灰尘,却发现自己的手从那里穿了过去。

「看来谁都没有注意到呀,我已经死了这件事。」

黑子目送着赤司离开的背影,脑中不断地播放着去年此刻的记忆片段。死掉的自己,是无法离开这个古宅的吧。黑子叹了口气,为什么,自己却没有感到悲伤呢?

只是有些不甘心罢了。

「赤司君为什么没有发现我呢?」

倚着窗户,看着在夜空不断绽放的夏祭的焰火与灯光通明的住宅,赤司君他们现在,应该在享受夏祭盛典才对。在篮球队的自己,本来就没什么存在感,并且也从未为此事而感到困扰过。为什么此刻,却有种不甘心的感觉呢?

「如果是赤司君的话,应该找得到我才对……」大概是这种想法吧。过去的淡淡回忆,和大家在一起的日子,在空旷的房子里被不断放大,直到充满了停止跳动的心脏。

「死亡……真没有实感……」

不知不觉,黎明的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八月要过去了吧。


陆。


从去年开始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数学课。赤司一如既往地开着小差。

不管是上课的时候,训练的时候,还是和大家一起去夏祭的时候,违和感就像过高的气压般不断地渗进肺部。赤司的意识不禁游弋到了古宅的事上。

「果然还是那座古宅的缘故……」虽然已经去看了好几次,但是每次都是徒劳而归。赤司不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既然发现了异常之处,就必定要追究到底,这也是作为队长的他贯彻自己胜利之道的方式。

六月,那个传言又散播开来了。尽管这次队里的家伙们都失去了兴趣,但自己却下定了决心要再去看一次,然而又是失望而归。

苦恼之际,耳边传来了同学的交谈声。

——「喂,听说那座古宅里的幽灵又出来了喔。」

——「真的假的啦?」

——「真的。是一个在那幢房子里上吊自杀的人啦,变成了鬼哦,每到夏天就会出来。」

——「呀————!」

——「要不要去看看?听看到过的人说,这次是个蓝头发的男孩子哦?」

——「不要!走开啦……」

好像……想起来了……

自己的队里,曾经有一个叫「哲也」的家伙。

回过神来,赤司已经无视了老师跑出了教室。

「夏祭结束后的……深夜……」

赤司来不及回想,跌跌撞撞地跑上了神社的后山。

「在那个古宅……消失的……你……」

在草丛中蜿蜒开来的小道,指向记忆中的空房子。红色眼睛的乌鸦,用奇怪的叫声欢迎熟悉的客人。

「哲也——」

一下子便推开了沉重的大门。面前躺着的是泛着蓝光的少年。少年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变得透明;透着不可置信的双眼,落下两线泪水。

「被赤司君发现了啊。」

果然,赤司君还是能发现我的吧。


柒。


为什么要哭呢,明明自己已经死去,为什么还有要感到伤心?

八月的暑气渐渐退去,干燥的空气终于吸收了一点水分而散发出催眠的气味。果然传言是真的吧,在六月诞生,然后随着八月消失。

自己的身体渐渐变得稀薄,连意识都将要破碎为一块块的尘屑而剥落。为什么……为什么要让赤司君找到这样的自己,为什么,要让赤司君陷入悲伤之中?

看着眼前熟悉的红发队长泫然的表情,黑子强迫自己挤出了微笑。心里的的确确感到高兴,因为自己的队长从来没有无视过自己的存在。哪怕是在这最后的时刻。虽然身体仿佛一动弹就要分崩离析,但还是努力将手,伸向眼前不断颤抖的人。

——「我只是个夏天的传闻,在六月诞生,随八月的末梢远去。」

——「如果你发现了我,请帮助我,解除这个无尽的诅咒。」

聒噪的蝉声渐渐消去,向日葵不再歌唱。九月到了。


捌。


在仅残留夏天气息的古宅里,红发的少年一步一步登上残破的楼梯。

古宅的二楼是一个狭小的空间。一根粗粗的绳子绕成圈,从房梁上挂下。尽管房子的各个部分都很旧了,有些地方甚至已经腐坏,但是绳子却如同刚买来一样的新。

赤司出神地望着这根绳子。


玖。


——「你听说了吗?后山的古宅里,有异色瞳的幽灵喔。」

——「这种传言,谁会相信啦。」


おわり。



很早以前给阿零的生贺www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