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祭り、恋の終わり


「青峰君,现在不是部活时间吗?」每次黑子打开通向天台的铁门,便会脱口而出相同的话。

「好烦啊,那种东西没意义啦。」

每次都不厌其烦地来找自己,真不愧是阿哲啊,躺着的青峰想。然后视线中的天空便被水蓝色所占据。等待了一会儿,却没有听到往日必定会遭受到的黑子式说教。

「今天,是七夕呢。」黑子在青峰身边坐下来。

「啊?你这家伙怎么了?」青峰觉得身边这个突然转换话题的人不太对劲,露出了惊慌的表情。

看到青峰的反应,黑子笑了笑。

「能陪我一起去七夕祭吗?」

「哈?你搞什么——」

「不然我就告诉赤司君,青峰君一直在这里偷懒哦。」

青峰把头转向黑子,愤怒地盯着他。然而黑子却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一样,拿出了手机。

「好啦好啦,我会去的。」无奈的青峰只好放弃编造推辞的理由。


「没想到青峰君也会穿浴衣出来呢。」

黑子用无比惊讶的目光打量着青峰的浴衣。花青色底上缀着银色的条纹,不仔细看的话,肤色和衣服简直融为了一体。大概是浴衣的缘故,青峰的身体散发出淡淡的气味。让人安心的味道,简直像天空一般。奇怪的比喻,黑子想。突然联想到那个七夕的古老传说,相隔着银河所传递着的思恋。

「真好看。」

被黑子一直盯着,青峰不好意思起来。

「我穿浴衣至于那么稀奇吗?阿哲的白色浴衣也很好看啊。」

「青峰君竟然学会夸奖人了,难道是浴衣的加成?」黑子不敢置信地说道。

「啰、啰嗦!」

「不过谢谢。」

黑子拉起青峰的手,后者害怕地差点想把手缩回去,却在看到黑子脸上的笑容后,也笑着握紧了对方的手。


人很多。附近的人家都十分重视七夕这一天,全家出动来到这座小山上,参加县里举行的祭典。

从林中开辟出来的通往神社的道路两旁有各种不同的店铺,多是游戏和食物之类。每家店都不约而同地结上了七夕的彩缎,灯火通明。

黑子拉着青峰的手,挤着人群缓缓前进。

「喂,阿哲,为什么要让我和你一起来祭典?」明明被黄濑那个家伙邀请了那么多次。

「青峰君,你知道牛郎和织女的传说吗?」

「那是什么?」

「中国的一个传说。天上的牛郎和织女住在银河的两边,一年只能在七夕这一天通过鹊桥见一次面呢。这好像是七夕节的起源。」

「哦……是吗。阿哲懂的好多。」

青峰好像不怎么感兴趣,只是随便敷衍着描述着传说内容的黑子。黑子虽然察觉了,却还是兴致勃勃地讲着。看到难得这样的黑子,青峰也不好意思打断他。

「青峰君,你说这样,他们还彼此相爱着吗?」黑子突然问道。

「……我哪知道。不过能够相见总比不能相见要好得多吧。」青峰心不在焉地回答。

「是呢……」黑子好像陷入了沉思。


「话说阿哲,那里可以捞金鱼呢,不去看看吗?」

当阿哲发现的时候,自己已经被青峰拉到了金鱼池的旁边。青峰对这种事情再擅长不过了,这点黑子十分清楚,因此想要阻止他也是不可能。干脆就陪他这个大小孩一起玩玩吧。正这样想着,青峰递过来了小网。

「我们来比赛哦,阿哲。」

黑子无奈地将衣袖挽了起来。对这些事情,总是那么热衷呢,青峰君。

——要是对于篮球,对于我,也那么热衷就好了。


「阿哲——」

「请不要把捞到的小金鱼塞给我。水缸里已经养不下了。」

黑子看着拿着一袋金鱼的青峰叹了口气。明明不想养就不要捞这么多嘛。

「……好吧,那我去给五月好了。」

虽然很不甘心被黑子猜到了自己想干什么,但强行把金鱼塞给他的话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何况刚才在比赛捞金鱼的时候还嘲笑了黑子。青峰默默地想着。

「请不要把手伸到浴衣里。很不雅。」黑子瞥了一眼跟在身后的青峰。

「你是我妈吗?!」


「啊,到了。」

黑子突然停了下来,青峰措手不及地轻轻撞上了他。刚刚想抱怨几句,却发现他们已经到了最热闹的许愿处。在七夕许下愿望的话,不论什么都能够实现。

黑子从旁边放置的桌子上拿了两张系着丝线的卡片。

「快许愿吧,青峰君。」黑子把青色的给了青峰,水蓝色的留给了自己。

「好麻烦……」

两个人分别拿了笔,在卡片上写下了愿望。真是不可思议呢,青峰君居然会相信许愿这种东西,明明连那个传说都不在意。黑子不由得怀疑,这难道也是青峰君意外温柔的一面?

看到黑子在发呆,青峰霸道地将手往他的头上摁去。

「发什么呆呢,写好了就挂起来吧。」

黑子拍掉青峰的手,寻找着挂许愿卡的竹子,却发现竹子已经立起来了。

「够不到啊……」来的太晚了吧。黑子看着手中的卡片,想着要是早点过来这里就好了。懊悔不已之时,突然一双手放到了自己的腰上,然后整个人就被举了起来。

「青、青峰君?」

居然直接被抱了起来,不能看一下场合吗?四面八方的人都向这边投来了好奇的目光,黑子陷入了混乱中,一时忘记了动作。

「你够不到的吧?快点挂上去啊,虽然你很轻但是也很累啦!」

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好好地举着呢。黑子迅速地将两人的许愿卡挂好。

「真是的,青峰君起码也先打声招呼啊。」都是初中生了还被人这样抱起来,好丢人。

「哈哈,这下不是挂好了吗,还是最上面呢。」

竹子的顶端,一青一蓝两张卡片随着风向轻轻地飘动。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黑子突然问青峰:「对了,青峰君许了什么愿呢?」

「啊?希望在篮球上有能让我快乐起来的对手。」

果然是青峰君……应该这样想吗。最近青峰君对篮球的态度一天不如一天,翘掉部活已经是家常便饭,虽然比赛都有好好地上场,但没有一次用出过全力。

不对,令自己介怀的并不是这点,而是……

黑子垂下眼睑。

「那你呢,写了什么?」

「不能告诉青峰君。」

「搞什么啊……」

……


「啊,又灭了。为什么阿哲你的能燃那么久啊?」

青峰看着手里灭掉了的线香,不服输地问。

「诶……我也不知道呢。」

这种问题要怎么回答啊。黑子拿着正迸射着火花的线香,脸被微弱的光染上红晕。

「等等这里会放烟火呢。」

吃着章鱼烧的青峰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似乎开口想再说什么,但是一阵风刮过吹灭了线香。黑子站起来拍了拍浴衣上沾着的灰尘。两个人站在路旁,等着燃放时间的到来。

「多谢青峰君今天陪我。很开心。」

「没什么啦,多大的事。能和阿哲一起来逛我也很高兴啊。」青峰不好意思地说。

「这样吗……」黑子露出了雀跃的表情,「那明天的部活……」

青峰并没有听到黑子之后所说的话,因为烟花燃放的爆鸣声从两人身后的夜空中传了过来。两人不约而同地转过身,眼中倒映出绚烂的彩色。

黑子刚想转身拉着青峰君走向山头,却被身边蜂拥而至的人流所限制。人们兴奋地涌了过来,黑子被迫随着他们后退。等到回过神来,已经和青峰走散了。


「啊啊,只能等青峰君过来找我啦。」黑子这样想着,然后在一边坐下来看着烟火。

原本只有几颗星辰的夜空,不断地被染得斑斓。黑子突然想到,现在正是牛郎和织女在天上相会的时刻呢。那么在这个时候为他们燃放烟花的人类,可以向他们奢求一些实现愿望的力量吗?还是不行的吧,如果能这样的话,两个人就不至于一年才能相会一次了……真是,自己在想些什么啊。

不过现在自己等待着青峰君的心情,说不定和两人很相似呢。


人们叽叽喳喳地在议论着烟火,这时黑子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青峰的短信。

「无题:我先回去啦,阿哲。」

被淡淡的荧屏光线照亮的瞳孔,仿佛一瞬间失去了色彩。

要说结局的话,一定是谁先厌倦了这样相恋的方式吧。

鹊桥一点点地崩塌,银河的每一颗星星都化为了闪光的刀刃。即使是美好的七夕传说,终于也还是失去了哪怕一丝一毫的向往。

烟花已经放完,居民们也都回去了。黑子走在空空荡荡的林间,不经意来到了那颗挂满了卡片的竹子前。

晚上起了风,让黑子感到一阵寒意。

自己的卡片在青峰君的卡片旁不断地摇曳着,像是在不断地反抗着。然而最终还是被风带走,消失在了夜空中。

黑子在一瞬间想伸出手抓住那张单薄的卡片,但是一想到那是不可能的,便放弃了去追逐的念头。反正上面许着的愿望,一定实现不了的吧。


「想和青峰君一直在一起」什么的,结果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啊。

黑子蹲了下去,捂着脸的衣袖被泪水浸湿。


おわり



给旁白桑的生贺,但是……

乱糟糟的不知道在写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