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して、愛されて



「啊,包」

因为追赶离开体育馆时抢跑的日向过于匆忙,影山到了半路才发现自己的书包落在了体育馆。就算笨蛋如他也知道没有书包就写不了作业,不及时上交作业将意味着用社团活动的时间来补落下的作业。强行停止仍想继续前进的身体,在越来越远的日向「笨——蛋!笨——蛋!」的挑衅声中,影山压抑着内心的怒火,气冲冲地折回了体育馆。

 

「还好没有锁上……」

大概是自己和日向跑得太快,其他的人都还没有离开吧。影山松了口气走进体育馆,却发现体育馆空无一人。难道今天打扫完后没有人锁门?可是灯也依旧开着,不太像是忘了锁。

「喂——有谁在吗?」

没有人回答。大概是轮班锁门的那个人忘记了吧。正当影山准备关掉电灯时,突然发现器材室里站着一个人,一动不动。在偌大的体育馆里孤身一人,就算不觉得害怕,总感觉也有些寂寞。看着他的背影,影山忽然想起来,今天轮到菅原锁门,而那个人影的确也就是他。

「那个,菅前辈,请问……」

对方显然因为有人接近而吓了一跳,但在发现是影山后,菅原又换上了平时微笑着的表情。

「什么啊,是影山啊。我还以为是老师来催了呢,毕竟那么晚了。你不是一打扫完就和日向冲出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嗯,把包忘在这里了」

影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哈哈,你和日向隔三差五就会发生这样的事啊」

「明显是他比较多……话说回来,菅前辈留在体育馆做什么?」

严正地划开了自己跟日向的界限后,影山猛然回想起独自一人伫立在器材室的菅原的背影。平时总是作为照顾他们,鼓励他们的存在的菅原前辈,为什么会在晚上独自站在器材室呢?

「没什么啦,在想一些事情,不知不觉就站了那么久啊」

菅原有些尴尬地笑着。

影山看着他,心中多了一分不自然。菅原脸上一瞬而过的阴影没能逃过他的眼。

「前辈,你心里在想什么,可以说给我听吗?我想起来了,这几天的练习,你一直不在状态,是有什么心结吗?」

影山与菅原对视着,同时移动身躯挡住了器材室狭小的门,即使对方是前辈,影山也不打算在自己已经决定的事上让步。

暖黄色的灯光沉默地看着他们。菅原像是被鱼刺卡住了喉咙一样,无言地把头低了下去。

「还是藏不住吗……」

菅原握紧双拳。

 

「我最近一直在想,我在乌野排球部,到底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菅原没有抬头,一直注视着器材室的角落。那里堆着已经十分破旧的垫子,看样子已经不会再使用了。

「…………」

影山内心一震。果然被自己料到了,菅前辈在想排球部的事情。而且平时总是把自己消极的想法和情绪完全掩藏起来的菅前辈,这次的失常竟然连自己都能察觉到,想必对他来说是很艰难的处境吧。正如日向所说,菅原背负的东西太多了,如果不能放下过重的包袱,恐怕连普通地行走呼吸都办不到。这让影山十分难受。

「我原本想,既然比赛不能出场,那就为队伍做好后勤工作,战术,手势,训练,只要自己能尽一份力的地方,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去做。但是越是积极地投身于这个队伍,不被需要的感觉就越来越沉重。我真的不是在拖大家的后退吗?大家真的认为我的所作所为有意义吗?每天都会情不自禁地这么想」

菅原的左手紧握着右手的手肘,像是在确认自己手臂中的血液是否还流淌着。

「没有人觉得菅前辈是多余的。别看轻自己啊,菅前辈在队伍中的作用还是很大的。每次碰到危急的时刻,都是你来救场,很可靠不是吗」

影山试着解开菅原的心结,却发现自己的语气或多或少带有责备的意味。意识到这一点的影山后悔不已。本来就不擅长安慰人,为什么还要装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啊,影山甚至想就这样逃掉算了,但把菅原一个人丢在这里,说什么也做不到。

「啊……影山你是真的这么认为吗?大概因为我是队里唯一无法上场的三年级,所以所有对我的考虑都是放在这个前提下加上了同情色彩的想法吧。这样的……我不能接受」

「不是的!」

影山突然吼道,让措手不及的菅原抬起了惊愕的脸。

不是这样的……大家都很信赖菅前辈,也很喜欢菅前辈。想这样说却说不出口,影山和菅原四目相对,但是却迟迟等不到下文。

 

在无声的时间流逝中,影山似乎下定了决心。

「既然菅前辈觉得我刚才说的都是敷衍,是同情的话,那就请听听我个人的理由吧,绝对要让菅前辈留在队伍里的理由」

心脏加速了跳动。影山用指甲刺痛满是汗的手心,让自己保持镇定。

「诶?绝对?那种事本来就不……」

「我,喜欢菅前辈,所以菅前辈离队什么的,我不允许」

影山用力地说着每个字,生怕自己突然不敢说下去,而菅原的大脑则因为影山突然袭来的话而变得一片空白。

「影山……君?你说什么?」

「菅前辈不是不被需要的,因为我需要你,而且我也相信菅前辈是被大家所承认并爱着的,怎么可能会觉得是拖后腿呢」

影山说完犹豫了一下,深吸一口气,上前抱住了菅原。刚刚还在当机中的菅原这下子彻底僵化,只能任由影山的体温穿过两件运动服传递过来,形成细密的网。

「诶……呃……」

随着影山任性地越抱越紧,菅原轻叹一口气,伸出手拍拍影山因过度紧张而颤抖的身体。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的心情我也充分接收到了。我也是,因为喜欢你们每一个人,才想要一直留在排球部里啊」

「是!」

「所以说,先放开我吧,影山?」

「对、对不起!」

影山整个人瞬间向后缩了一步,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

「哈哈,果然会这么直白地表达心意的只有影山了呢!真好,我很羡慕呀」

「别把我说得像笨蛋一样,菅前辈!」

「哪有哪有,要说谁是笨蛋的话,当然是每天胡思乱想的我才是啊。听到你的心声,我很高兴,真的,感觉明天又是干劲满满的一天呢」

菅原笑着拍了拍影山的背。

「那我们差不多撤退吧,再晚可就要在这里留宿啦」

「嗯,那就明天见了」

影山不知为何有点兴奋,连续呼吸着夜空的空气,内心洋溢着的情感难以言表。看着菅原锁好门,心中的石头也终于落地。他现在甚至觉得害得他忘记书包的日向也有点可爱了。好想打排球——现在的自己,一定可以连续无失误地发球的。

「那我先走啦,影山,别磨蹭到太晚哦」

远处的菅原朝着影山挥了挥手。

 

等到影山回过神来,菅原已经骑车走了。影山伸出空空如也的双手,回想着拥抱菅原时的触感,那的确是一种再美妙不过的感觉。

然而继续盯着自己的双手,影山却突然有种在体育馆前过夜的冲动。

「书包……忘记拿出来了……」


おわり



ask点文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