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して、愛されて

「啊,包」

因为追赶离开体育馆时抢跑的日向过于匆忙,影山到了半路才发现自己的书包落在了体育馆。就算笨蛋如他也知道没有书包就写不了作业,不及时上交作业将意味着用社团活动的时间来补落下的作业。强行停止仍想继续前进的身体,在越来越远的日向「笨——蛋!笨——蛋!」的挑衅声中,影山压抑着内心的怒火,气冲冲地折回了体育馆。


「还好没有锁上……」

大概是自己和日向跑得太快,其他的人都还没有离开吧。影山松了口气走进体育馆,却发现体育馆空无一人。难道今天打扫完后没有人锁门?可是灯也依旧开着,不太像是忘了锁。

「喂——有谁在吗?」

没有人回答。大概是轮班锁门的那个人忘记了吧。正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