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鉄の街に再会


西斜的太阳早没了热气,昏暗的都市街走满了说着不知道是什么语言的人们。日向打开一扇木质的小门,旁边有几个包着头巾的人冷冷地看着他。他咽下喉咙中不愉快的气息,走向了门后幽深的地下通道。

红色的铁锈分布在漫长的通道中,随着不知道是否已经废弃了的电线向上爬行。贴着湿冷的墙壁,听到了另一侧传来了嘈杂的水声。空中飘来了什么东西焚烧发出的气味,像无踪无迹的蛇一般绕过了日向的身边。

又是向下的阶梯,这时头顶开始出现了昏黄的灯,断断续续地闪着。日向尽量不去想还要多久才能到达,他只知道必须前去一探究竟。不管是脚下还是头顶都像是涂了成分不明的染料一般,呈现出绚烂的色彩,像是祭祀者脸上的彩纹。音乐声,叮叮当当的乐器不知从何方传来,让日向不禁打了个冷战。

「究竟成了怎样的文明……」

日向的眼中映入了狭窄的通道两旁的许多古怪的饰品和器具,那种样式和造型,仿佛不是这个星球现有的文明所创造的。腐烂的味道和香料的气味不断地从那些东西上散发出来,他加快了脚步。墙上嵌满了黄色与红色的琉璃片,反射着微弱却眩目的光芒。

终于到了。面前是一扇陈旧的大门。他察觉了大门之后千万的心跳声,那些心跳传达了无限饥渴。日向伸出手触碰到门的表面,数不清多少年的时光从他的耳边咆哮而过,痕迹全无。他打开了门扉,像开启了另一个宇宙。

 

富丽堂皇的宫殿,看不到的穹顶与大理石堆砌的城市,毫无声息。皮鞋踩在冷冰冰的大理石上,声音被放大到了刺痛耳膜的程度。他的正前方,蒸发缭绕之中,一个男人正在洗浴,从烟枪中逃逸而出的青烟与水汽融合在一起。

日向迫不及待地跑上前去,他和他的距离不断地缩短着。看到了,看到了,蒸汽之后,那个男人的面容,多么熟悉,多么陌生。

「啊」

「果然」

「欢迎光临」

狛枝与日向的眼神在空气中交汇了。

日向吃了一惊。对方那悲伤而又轻蔑的眼神,以前自己也应该是见过的吧。那是遥远的时光,十年前,在蒸汽机车前两人的道别。狛枝拉住他的衬衫下摆,他匆匆地拍掉了他的手,跳上了去往未知国度的铁龙。在刺耳的汽笛声鸣响后,他转身回望,望见的就是狛枝的那种眼神,让他一瞬间忘却了呼吸。

「你终于还是回来了」

狛枝从水中站起来,像是对着无尽的远方说话。


おわ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