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物語

白幕。

「伸太郎,我饿了」

「伸太郎?」

 黑白。

「不给我食物的话,杀掉你哦?」

「刚才的话,开玩笑的」

 赤幕。

「蛇」

「蛇那家伙说什么都不要听啊」

白幕。

「食物。就算是活人也没有关系」

「反正我是怪异」

 黑幕。

「九之濑遥,这还是你熟悉的那个名字吗」

 黑白。

「伸太郎」

 赤幕。

「白色的黑色的还有我,你喜欢哪一个?」

 赤幕。

就算喝下了药也好创造了另一个自己也好将自己三等分也好黑的也好白的也好如果不能对自己和伸太郎的关系起到哪怕一丝一毫的作用的话就毫无意义通过食物发泄压力也好把自己的人格藏在另一个外表下也好什么办法都试过了为什么跟你的距离还是没有缩短一些呢

 

全能药。哪怕是不老不死也能替你实现的药物。

我没有来得及思考便匆匆地将它吞下,连味道都没有感知。

「替我分担吧,死亡的压力」

 

伸太郎在一直不停地转着笔。我小心翼翼地寻找时机开口。

「伸太郎君」

「啊?」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仿佛被我吓到般,他的动作停滞了,笔啪嗒一声掉在了桌上。

这种提问方式不是我故意的。

只是没有更好的方法罢了。

将他的注意力调转过来的方法。自私便利的手段。

 

白幕。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但是不能够吃伸太郎君

 

因为主人不想让我这样做。

 

我在傍晚的教室现身了。因为主人需要。

就这样子,我独自坐在教室中,以为没有人会发现我。

但是他发现了。

伸太郎他破门而入,发现了我。

我没能为主人准备好应答他所有疑问的话语,于是找了借口。

「伸太郎,我饿了」

虽然是事实。虽然是事实但是同时也是借口。

因为伸太郎能否接受我的存在还是个问题。

在探知他的心意之前我只能装作一副靠吃来解决所有问题的样子。

我和主人同样,都是胆小而坏心眼的人。

 

然而他却将我带回了家。

该吃的也吃了,已经没有借口可以用了。

对不起。伸太郎。就算我喜欢你,我也不能替主人说出口。

我只是怪异罢了。身为怪异,一定不会是那么心地善良的存在。

一切行动都出于为了满足主人私欲的目的。

白会滋生黑。这就是所谓的「最坏的方式」。盯着伸太郎的睡颜,我闭上双眼。

 

黑幕。

人类不是太过愚蠢了吗仅仅是因为喜欢这种无聊到无法理喻的理由就将自己的灵魂分成两半喝下了所谓的全能药实际上只能让痛苦变得更深更无止境而已就算将自己内心的邪恶掩藏在这具身体之中主人还是无法顺利的接近伸太郎的内心呢这就是所谓的最坏的方式吗

 

「你真的不懂吗」

我望着身下不断挣扎的伸太郎。

「……」

「你怎么会不懂呢」

主人狼狈的样子你怎么会不懂呢。我愤怒至极,连呼吸都开始不均匀起来。

「……」

「你只是装作不懂吧」

「装作不去了解」

凭什么痛苦的只有我一个人啊。

 

你杀不了我。你不应该能杀得了我。

我是蛇,而你是不死的鬼。怪异与怪异的对抗,只有货真价实的那个才能胜利。

只有我能够胜利。

于是我给了他两个选项。

不管哪一个,都是为了自我满足而已。然而他那暧昧不明的态度让我十分恼火。

再等待下去的话,主人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为了让主人能离开你活下去。

为了让主人能离开你。

为了让我能离开你。

「安心地去死吧」

 

 

明明已经狠下心决定了,为什么还是失败。

 

黑赤。

被发现了。

白赤。

现在的话做什么都无能为力了吧。

穷途末路。被将军了。

 

赤幕。

「啊啊,伸太郎君」

「对不起」

「我还是没有办法杀了伸太郎君」

「因为我是这么胆小的人」

「胆小到要把自己三等分才能够承受你给我带来的压力」

「承受自己带给自己的压力」

「承受这份压力,比活下去还困难」

 

赤白黑。

 

「对不起」

「所以请让我喜欢你吧」

 

おわり


 

 给布丁的本子的repo(算是吧)> <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18984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