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S./章一・ドーナツホール


一部分记忆由于某种原因被从脑中剔除了,造成了现在这种空荡荡的失落感。打个比方,就像甜甜圈中间那个可悲的圈眼一样。和这种因为有了圈眼而倍受欢迎的甜品不同,缺失了记忆的我,根本感受不到甜甜圈那样甜得发腻的滋味。

 

我摁开了台灯,发现自己又不知不觉睡着了。在努力地回想着失去的记忆的时候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太没用了。我眨了眨眼,让眼睛适应台灯的光线。

挣扎着将身体移下床,下意识地打开了窗户。午夜的风带着寒意从小小的洞穴中不停地挤进来,我不禁哆嗦了下。原本就觉得很冷,这下子有种连体温都被带走的感觉。

我想找件衣服来穿,却发现自己是好好穿着衣服的。明明穿着衣服,刚刚睡醒也会感到冷的吧。自己的解释让自己勉强地接受了。

也许是寒冷的缘故,头开始痛了起来。恐怕痛觉是从大脑深处那个填补不上的洞那儿传来的吧。除了自己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以外什么都没有回想起来。即使眼前有鲜明的证据也无济于事。相框中那个白发的男子,虽然脸孔再熟悉不过,但名字却被我忘得一干二净。

「你是谁?」

朝着相框无意义地发问,终究什么都无法解决。

我决定洗个脸开车出去兜风。反正今晚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车子里的味道和房间的味道很相似,但是无法让我想些什么。从发现自己失忆到现在,我一直在尝试寻找让记忆恢复的物品,声音,甚至气味,却一无所获。于是从心底感到了无力,像甜甜圈的圈眼一样毫无办法的无力感。

我的双手抓紧了方向盘,启动了引擎。汽车发出的微小的震动,这具麻木的身体是无法感受到的吧,我只好踩下油门,独自在深夜感受着加速度。

内后视镜倒映出的自己的双眼充满了茫然。

你的名字是什么呢,为什么回想不起来。

 

午夜之后的世界对我而言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会出来仅仅是因为想让自己冷静一下而已,在狭小的房屋中不但什么都想不起来,还会让自己越来越压抑。

我将车停在不认识的公路边,下车朝自动贩售机走去。

在手指接触到冰冷的咖啡罐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这个时候有谁会传邮件过来呢,思考了很久也得不到答案。自从失忆以来,已经很久没有人往我的手机里传邮件了。虽然有些诧异,但因为当前最重要的事是把忘记的东西回想起来,所以我也没有理会这似乎有点异常的状况。

我一只手握着咖啡,另一只手打开了手机。

「日向君:忘记吧。快点忘记啊。反正现在什么都做不到了。K·N」

……?

完全无法理解文本的内容。不过既然知道我的名字,应该是认识我的熟人。可是那个署名是怎么回事啊,根本认不出来是谁吧。而且说忘记什么的,明明现在我是什么都回想不起来的状况啊。

我叹着气合上了手机。所有的事态根本没有向回想起来的方向发展。我打开咖啡,将冰冷的液体匆匆灌入喉咙深处。正当我打算转身扔掉空罐子的时候,袭向我的是此刻所拥有的记忆中未曾看到过的场景。

谁把手伸向了我,手中拿着什么东西,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确实听到了声音。

「……算我请你吃的好了。别拒绝啊」

他的衬衫和自己的多么相似。脑中的火花噼噼啪啪地响个不停。

那一瞬间,似乎有无数的回忆涌向了我,然而却又转瞬即逝。我惊愕地伫立在原地,一时间忘记了我打算去做的事。然而忽如其来的回转又突然间结束,等到我再努力地想要回想起刚才出现的场景时,却发现我又失去了回忆的能力。

「可恶……」

我用力捏扁了手中的易拉罐。已经是快要拂晓的时间了。地球不停地旋转着,而我却日复一日搜寻着过去的时间,简直像是悖逆着世界一般。

 

回家的时候刚好是早上,遇到了完全不认识的邻居,却和他们像是认识了很久一般互相问候着。我开始嘲笑起自己来。明明什么都想不起来,生活还是可以毫无差错地继续,为什么要每天魂不守舍地想要找寻失去的记忆呢。

「日向君最近瘦了很多啊」

看上去很和蔼的阿姨如此说道。我只是微微一笑。想来也是这几天根本没有好好吃过饭的原因吧。体力只是维持在半死不死的水平线上而已。

回到家,发现窗子开着,风断续地将窗帘吹起,给我造成了这个房间其实不止我一个人居住的错觉。然后我回想起了昨天晚上我的确将窗户打开,然后忘记关上了。

镜子里的我跟照片中的我天差地别。不仅双眼肿胀,眼圈很深,身体也消瘦了很多。简直像是两个人一样。我甩甩头,将原因都归为失忆所带来的烦恼。

照片中的我和右边白头发的人搭着肩,笑得很开心。看来我和他的关系很亲密。既然是这种关系,应该不容易忘记才对。不过我连自己失忆的原因都不知道,更谈不上解释偏偏忘记的是这么重要的人这一问题了。

心中不知不觉就把他归为重要的人了。反正现在我过的生活也没什么条理。就像是甜甜圈的圈眼一样,根本不需要什么道理。

我脱下衣服准备洗澡。

 

虽然水的温度不高,但是淋在从午夜开始一直冰冷的身体上还是滚烫不已。我做着深呼吸,感受着钻进自己身体的热气。

确实存在的我和回想不起来的你,是甜甜圈和圈眼的关系。

无法将圈眼填满,也无法将圈眼拿掉,他一次又一次提醒着我的脑中存在着空白。空白带来了失落感,失落感渐渐地转移到了心脏之中,开始侵蚀自己的情感,而我却无能为力。直觉告诉我,我将永远带着圈眼活下去。

眼中传来酸涩的感觉,虽然热水不断地从头上淋下,我还是意识到了刚刚流下的眼泪。想擦去眼泪的手抬到一半,发现了自己手心的伤疤。

脑中开始嗡嗡作响。

「执行任务的时候就不能小心一点吗」

「日向君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又是那个人和我之间的对话。执行任务……这是留下伤疤的原因吗?我好奇地望着手心的伤疤,明明毫不起眼,却是与那个人之间联系的证物。我不禁握住拳头,仿佛将失去的记忆抓在手中一般。如果自我欺骗能奏效的话,就不用如此痛苦了吧。

 

等到从浴室出来发现,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洗的澡已经记不清了。被失忆完全打乱了生活习惯的我真是太狼狈了。正因如此,要快点解决才行。

我打开衣柜寻找能换的衣服,却发现了那件绿色的外套。

之所以说那件,是因为它就是照片中的那个人穿着的外套。

复杂的感情一瞬间从心底涌起,我想也不想便将那件外套拿了出来,凑近鼻子闻了闻。无比熟悉的味道进入鼻腔,刺激着大脑皮层。

那个人脱下了外套,将它挂进了衣柜之中。

只有那个人而已,整幅画面,在这个房间之中,只有他一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对这件外套无比怀念的感觉,同时无数的情感仿佛受到召唤一般纷纷向我涌来,我一时陷入了茫然无措的境地。

这是我的衣服。我的手指抚过这件外套,材料的质感灼烧着我的大脑。一连串的记忆轻而易举地回归到脑中,仿佛连锁反应一般,一个又一个画面拼凑出了完整的故事线。我小心翼翼地回溯着如蝶翅一般脆弱的记忆,不安与焦虑接踵而至。

某时某刻,我在这里脱下外套,然后换上了先前穿的衬衫。

我的掌心有着伤疤。

我望了一眼相框,将双眼聚焦在笑得很开心的那个人脸上。

我走进浴室,透过镜子看到了自己的脸。

无数次的问题,答案已经近在眼前了。

你的名字是。

你的名字是。

    

甜甜圈和圈眼不可分割。我与你不可分割。

我身上空空如也的圈眼,即使是用我自己也无法填补。

 

镜子中的我露出了悲惨的笑容。

 

差不多也该结束这种无聊的游戏了。这样下去什么都不会得到解决,只会让自己逼近崩溃的边缘罢了。

如果说接受一个人从这个世界上的消失需要时间的话,就不要再让这段时间平白无故地延长,同时来折磨自己的身心了吧。

我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删去了仅剩的名为「K·N」的联系人,然后丢入了垃圾桶。Komaeda Nagito,会用这么奇怪的方式存别人邮箱地址的人也只有日向君了吧。将褐色的假发取下,干巴巴的白发遮住了视线。

结束了失忆,同时也放弃了遗忘。

既然我身上无法抹消的圈眼是你存在的证明,那么我就带着圈眼一直活下去。

一片寂静,浴室里传来滴答滴答的水声。

我钻入不再有你体温的被子,闭上了双眼。

 

「好像甜过头了」

「笨蛋,甜甜圈上面当然放了糖啊」

「不是,我是说日向君」

「……不懂你在说什么。好啦别说了快吃吧」

 

再见日向君。这下永远都见不到了。

我胸口上洞开的圈眼,永远都填不上了。




つづく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