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mesticated Demon #3



前篇:#1 #2

*宗教松设定。空松神父/一松恶魔。



空松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被一双猩红色的眼睛注视着。

「——哇啊!」

他惊恐地叫了一声,迅速地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

「什么啊,原来你没死啊。」

黑暗中传来了夹杂着愤怒与失望的声音。空松战战兢兢地站起来,发现那双眼睛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着。

「你是……刚才那个恶魔?」

「哼…」

空松摸索着墙壁,同时好奇为什么恶魔不继续袭击他。终于,他找到了灯的开关。迟疑了一会儿,他摁开灯,先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光亮而遮住了眼睛。适应了一小会儿,他缓缓地移开了手,发现在床边坐着一个浑身赤裸,与他的外貌及其酷似的人。只不过他头上的角,以及背后的翅膀,让空松立刻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之前杀死神父,随后又打算杀死自己的恶魔。

「你看什么?」

「为什么你……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空松没想到,面对恶魔,自己情不自禁问出的第一个问题,竟会是这个。

「……明明把我封印了,却不知道恶魔的人类姿态取决于封印者吗?」

恶魔恶狠狠地说道,同时继续用那双令人恐惧的眼睛盯着空松。

「我把你封印了……?什么意思……」

这时空松才注意到,恶魔的后背与脖颈相连之处,有着淡淡的牙印,而在牙印之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魔法阵。难道说自己刚才拼了命咬了一口他的后背,竟然将他封印了?

「……我怎么知道你用的是什么鬼法术。」

后来他们才知道,空松之所以能将恶魔封印,是因为在咬伤恶魔的时候,自己刚刚撞上墙磕破嘴后流出的血进入了恶魔的身体,将他的力量彻底地封印了。

「对了……你、你为什么要杀神父!」

空松看到恶魔旁边神父惨不忍睹的尸体,立刻慌张地移开视线,开始质问起恶魔来。知道了恶魔被自己封印了,他的声音忽然有了些底气。

「又不是我杀的。」

恶魔轻蔑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尸体。

「这个人类,似乎相信了你们人类古书上召唤天使的法术,画好了法阵准备召唤天使,没想到出现的却是我这样的恶魔。原本召唤出我就要以他的生命力为代价,后来知道自己闯下大祸的他又给这个房间布上结界,用尽所有力量,就这么死了。」

恶魔轻描淡写地描述着,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

听了恶魔口中的前因后果,空松觉得神父的死真的不能怪罪到恶魔的头上。然而,失去了唯一愿意与自己沟通,愿意聆听自己倾诉的挚友,空松还是感到悲伤不已。

「神父……是个好人。真的……」

「所以,你要拿我怎么办?」

恶魔对空松或是神父毫不关心,他只想知道,如何才能解开封印,离开这个狭小的房间。

「我要把你继续关在这里。」

空松坚决地说道。没想到,听到这句话的恶魔立刻飞扑过来,压在他的身上,揪住他的衣领。

「你再说一遍!?就凭你,你有什么本事关住我?」

恶魔的声音已经接近于嘶吼,通过他睁大的瞳孔和不断颤抖的手,空松可以感受到他的愤怒。

「既然神父召唤出了你,我就要替他囚禁你,防止你出去危害人类……我会成为神父,继续在这个房间布上结界,继承他的事业……」

「那我现在就杀掉你!」

恶魔的瞳孔忽然变尖。空松没来由地,感到了这个恶魔的眼睛与猫的眼睛非常的类似。尽管心跳个不停,空松还是装出一副极其镇定的样子。

「你杀了我的话,封印可就永远都解不开了。」

事实上解不解得开,空松心里并没有底。只是这种关头,不说点什么威胁的话唬住眼前这个虽然没有魔力,却依旧强大的恶魔,自己的性命可就真的要葬送了。

身上的恶魔听到这句话,仿佛泄了气似的,颓然地收回了双手,同时用无精打采的双眼与空松对视着。终于松了一口气之后,空松感到自己手中的的确确握着一根救命稻草,那就是解开封印的方法。

「我的名字是松野空松,你叫我空松就可以啦。我要怎么称呼你……?」

平时和别人喝酒聊天都自称本大爷的空松,在恶魔面前选择了保持谦卑与恭敬,这说不定能让对方感到心情好一点。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人类还是敌不过这些异界生物的。

「……称呼?」

「就是名字!一个人的代号。难道你们恶魔都没有名字的吗?」

「这种事根本无所谓。」

恶魔站起身,坐回了床的边沿。空松发现他的翅膀正随着他的呼吸轻微地张合着。

「没有名字吗……那我以后就叫你一松好了!因为你跟我很像嘛。是不是很帅气的名字?如果今后这里又来了第二个恶魔,就顺次叫二松……」

「快把这个处理掉。」

一脸厌恶的恶魔用苍白的手指指了指床上神父的尸体,空松这才恍然大悟应该将神父好好地安葬在教堂的后院。他来到房间门口,打算上去找原来这个教堂的差使们,可是他又担心恶魔会打破神父在这个房间布下的封印溜出来。

「那能不能请你暂时呆在这里……呃,一松?一松大人?」

虽然这样的请求似乎十分搞笑,并且毫无作用,空松还是姑且这么问了一声。但是对方似乎并没有理睬他的打算,目光不知道移向了哪里,似乎还在生着气。

在心里默默祈祷一番后,空松离开神父的房间,爬上楼梯。差使早就跑到不知何处去了,教堂的大厅一片黑暗,空空荡荡,静谧无声。空松忽然发现,两行眼泪不知不觉地从他的眼中流了出来。


空松一个人在半夜将神父安葬了。

他换了床单,打算从今晚开始就睡在这里。当空松埋葬完神父,一身疲惫地回到地下室的房间时,一松瞟了他一眼,默默地走到了这个房间离床最远的角落。

「还在生气吗?」

空松有点惊讶于一松的安静,但是预料之中的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大概恶魔是不用睡觉的,他是把床让给了自己吗?叫他一松,似乎没有很抗拒……空松在床上辗转反侧,可是却无法消化今天接受的打击。在以往没心没肺的生活中,他从来没有体会过人世间这种无法形容的痛苦。难熬的夜晚因为失眠而拉长。睡不着的空松时不时地瞟向房间的角落,看到那双红色的眼睛,他仿佛听到了恶魔的低语,以及老神父的告诫……




#tbc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