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mesticated Demon #2



前篇:#1

*宗教松设定。空松神父/一松恶魔。



松野家的空松的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在这个小镇上是出了名的。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此刻举办一个评比对小镇最没有贡献的人的比赛,那空松一定能毫无悬念地戴上第一名的桂冠。实际上,不管在他面前还是背后,大家都有意无意地取笑他,说他是全世界废柴中的「第一名」。

而他本人对于这个称号,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毕竟人要在什么方面争个「第一」是相当困难的,这个「第一」却得来全不费功夫。于是他就抱着这个并不怎么光荣的头衔,每天在街头巷尾游走,把时间浪费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他似乎并没有寻找工作的打算,尽管在他这个岁数还没有工作的年轻人已经找不到多少个了;他的信条是绝对的自由主义,哪怕被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也好,他总是贯彻着这一自己「特有」的生活方式。

当然他这种毫无道理可言的执著只会遭人耻笑罢了,每次在他故作深沉地向人阐释自己这一无工作至上的人生理想状态时,不幸听到的人总会在内心鄙视眼前这个如同垃圾一般的人类。当然也会有心生不满,实在看不下去的人直接对他大打出手,企图以肉体的苦痛对他施加教育。可惜的是空松虽然在性情上偏于怯懦,但拳脚似乎还有几分力气。因此与人争吵打架也变成了他的家常便饭,一天之内身上添上数道伤口是常有之事。


过着如此为人所不齿的生活的空松,却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习惯。广场附近,伫立着小镇上唯一一座教堂,他是这座教堂的常客。在这个无神论者敢于走上大街挑战旧教权威的时代,来教堂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而他还是愿意坐在告解室中,与神父隔着薄薄的一层木板,向他诉说一天发生的一切。

空松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忏悔,也不是为了获得什么救赎,只是这座教堂的神父是这座小镇的人们当中,为数不多的会认真聆听空松所说,并耐心地劝说他,开导他的人。可能空松得以维持这样的生活的动力,就是每天在这小小的告解室中倾吐一切的时刻所获得的一丝轻松。


某一天傍晚,空松一如往常推开教堂的门,却被迎面不知从哪儿刮来的穿堂风吹得一阵哆嗦。原本这个时候大厅的灯应该都亮起来了才对,而今天却一片昏暗。空松察觉到些许异常,脚步开始变得迟缓而犹豫起来。

角落里传来了嘈杂的类似脚步声的声响,空松警觉地环视四周,最终将视线定格在通往走廊的隔门上。他注意到自己的后颈已经布上了一层冷汗,于是决定停下了脚步。

「喂——老家伙在不在啊!?不要吓我啊!」

空松鼓起勇气试探着问了一句,但是没有底气的声音立刻化为断续的回音,消失在大厅的空气中。这时,角落里嘈杂的声音变得更响了,让他觉得浑身上下都十分不舒服。

「果然今天还是算了……」

被眼前诡异的场景吓到的空松转过身,认定今天还是放弃自己一直以来的习惯,逃之夭夭为好。而他还没迈出第一步,走廊的隔门便被「碰」地推开,跑出一个面无人色,衣服上沾着血迹的人。空松认出他是平时替神父跑腿的差使。

「不好了!神父大人他……」

他似乎是从地下室一路狂奔上来的,看上去耗费了大量的体力,又由于过度的惊吓,导致他不停地大口喘气着。空松后退两步,惊恐地盯着眼前这个双腿不停颤抖的人。

「请救救他……神父大人在地下室……救救他……!」

差使呻吟着跑向空松,眼中不断流出眼泪,似乎受了巨大的打击,然后身体失去平衡,撞在了椅子上昏了过去。

 「喂,喂!把话说清楚啊!快醒醒!救他……什么意思?」

空松一边使劲摇着昏过去的差使,一边抬头望着隔门背后黑暗的空间。他的心脏在狂跳着,内心有无数声音让他立刻离开这个不祥的地方。然而,他不停颤抖的脚却不由自主地向隔门缓缓走去。

「这种事态我明明应该马上离开才好……可恶,为什么我的脚会擅自往那里走啊!」

空松也有点想哭了,他不愿知道地下室里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的身上有一种力量驱使他去一探究竟。曾经同神父的谈话不断地在他脑中回响,令他头痛欲裂。他曾经对空松说,上帝会原谅他的无所成就,并会赞美他的内心善良。空松用手敲了敲脑袋。这些话语此刻都无关紧要。他咬紧牙关,走进了那扇隔门。


穿过黑暗的走廊,空松似乎听到了水滴声,还有间断的低沉喘息。恐惧开始阻挠他继续前进,他不得不扶着老旧的墙壁,才能支撑住自己快要倒下去的身体。

走下楼梯,冲进鼻腔的是浓稠的血腥气味。空松本能地捂住鼻子和嘴,喉咙深处泛起一股想要呕吐的冲动。地下室走廊的尽头有一个房间,那些奇怪的声响就是从那个房间里传出来的。

「唔…………」

恐怖的氛围和血的味道让空松的胃开始翻腾起来。他挣扎着来到门边,深吸一口气,推开了虚掩着的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道猩红的光线。空松看到眼前的景象,感到一阵眩晕,跌坐在房间门口,同时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大喊。

这个房间似乎神父的卧室。此刻神父躺在床上,血肉模糊。而在床一边的则是一个被黑雾包裹的物体。不,说那是物体并不确切,因为他似乎也有头部与四肢,那两道猩红的光线便是他的眼睛发出的。

「……嗯?」

那个生物注意到了门口的空松,缓缓地朝他走来。这是空松才看清他头上的角,身后的翅膀,以及沾满了血的爪子。

「你是……什、什么东西!?是、是你杀了神父吗!……」

空松哆嗦着问道,他想凭借撑在地上的双手向后爬,但是他浑身没有一丝力气。

「啊。」

黑雾中的生物仿佛一下子对空松失去了兴趣,发出了一个称不上语言的音节,便转身回到了床边,开始啃咬起什么东西来。空松看到这一幕,胸中的某个闸门似乎被打开,汹涌而出的愤怒一下子冲昏了头脑。

「该死的恶魔,你凭什么————!!」

全身因莫名的感情冲动而一下子振奋起来的空松吼着扑向了进食中的恶魔,却被对方一拳打飞,撞到了墙上。这一拳力量之大,使空松觉得自己仿佛全身都要散架了。被触怒了的恶魔来到空松面前,用爪子狠狠地扼住空松的脖子。

「!呃……啊…啊!……」

空松双手抓着恶魔粗壮的手臂,却没能将其挣开。猩红的光线不断地在他眼前晃动。他痛苦地注视着这个想置自己于死地的生物,用尽全身力气向前扑去,凭着本能,一口咬上了恶魔的后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恶魔发出了似乎非常痛苦的吼叫,身体周围的黑雾开始炸裂,充满了整个房间。由于被扼住脖子而氧气不足,空松的视野开始渐渐模糊,意识逐渐远离……




#tbc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