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mesticated Demon #1



*宗教松设定。空松神父/一松恶魔。



空松伫立于天父的神像前,双手合十,嘴里默念了几句,向这座覆上了一层尘埃的石头雕塑汇报了今天一天的所作所为。然后他拿起挂在脖子上闪着金光的十字架吻了吻,转身锁上了教堂的大门。

空松是这个小镇最有威望的神父。至少在那些不懂什么圣经与神学,只是单纯寻求精神慰藉的信徒眼中,他的确是一个不可冒犯、高高在上的圣职者。

确认了门被锁上后,他转过身,走向教堂大厅隔门之后的走廊,绀蓝色的长袍有一截拖在地上,在从窗格中透射而入的昏黄的光柱中,扬起了不规则运动的飞尘。皮靴与教堂坚硬的地面相碰,发出了沉闷的声响,并在空旷的教堂之中形成了立体的节奏。

经过昏暗的走廊,接着走下楼梯,便来到了教堂的地下。而地道的尽头,就是属于空松自己的房间。他从怀里拿出钥匙,插入锈迹斑斑的锁孔,打开了门。

「今天又用花言巧语欺骗了多少人?你这冒牌的神父。」

一声不屑的低吟仿佛是迎接空松的到来,在他推开门的那一刻重重地击打在他的心上。

声音的来源是一个相貌与空松及其类似的青年。他的眼睛如同刚睡醒般半睁着,不过仔细一看,似乎是在狠狠地盯着进来的空松。他的上半身赤裸着,下半身穿着十分破旧的裤子。后背与脖颈相连的地方,画着一个小小的魔法阵。而他与空松最大的不同,则是头的两侧长出的山羊般的尖角,以及由于不满而大大张开着的,他背后那一对黑色的狰狞的翅膀。

「……一松,睡醒了?」

没错,空松,这个表面上德高望重、将人们从苦与难中解救出来的神父,却在教堂中自己的房间内,饲养着一个凶恶至极的恶魔。


这种关系,说是饲养其实并不恰当。因为空松对一松非但没有作为饲主的爱惜之情,反而常常对一松充满了畏惧;然而,他却不能就这样把一松放走,任他在外为非作歹。所以他用神圣的魔法封印了一松的力量,然后给自己的房间布上了结界,从而将一松禁锢在这个小小的地下密室中。

可是一松虽然被空松封印了魔力,却依旧充满了极高的物理杀伤力。他一把揪过空松的领口,恶狠狠地对他说,「你要是再对一个不会睡觉的恶魔开这种无聊的玩笑,我就马上咬住你的脖子,把你的脖子咬断。」

「哈哈,我的挚友,我的兄弟,我不过是恰好忘了你是恶魔而已。」

空松拉开一松的手,用他自以为十分迷人的笑容,试图平息对方的怒气。

不过空松知道,一松不可能如他刚才所说杀了自己,这意味着他将无法解开封印,一直被困在这个狭小的房间中。对于一个寿命极其漫长的恶魔来说,这是相当不划算的。一松自己也不幸地深知这一点,因此他瞪了空松一眼,然后收起翅膀,倒在空松床上。

「无聊。」

一松看着空松坐到了写字台前,戴上眼镜,然后打开了深蓝色封面的圣经。

「今天晚饭吃什么?饿死了。喂,混蛋松,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

一松不停地敲打着床沿,可是沉浸于旧约与新约中的空松只留给他了丝毫没有动摇的背影。

「装什么装。」

一松想冲过去打他一拳,可是腹中空空的他思考再三,还是决定躺在床上,等到吃完晚饭恢复了些力量后再让空松见识见识一个恶魔的可怕之处。由于被封印了魔力,一松现在只能像人类一样,通过进食而维持生命。而且不知为何,一松过去明明只吃生肉与血液,最近却渐渐地能接受烹制的肉类和蔬菜了。这让他很恼火,觉得自己是被空松驯化了。


不过,每当到了晚上空松入眠的时候,一松闪着幽绿色光芒的眼睛便会注视着他的躯体,然后在内心深处传来将其吞噬的欲望。这种感觉一松从来没有告诉过空松(因为他平时总是说空松整个人都是臭的),可是身体的本能告诉他,在封印被解除的那一天,他将毫不犹豫地遵循自己最为原始的欲望,将眼前这个人杀死,然后享用。

当然,如果空松没有解除封印的打算,他就只能一直吃着人类的食物,成为一个居家型恶魔。

正因如此,把这种关系称为饲养关系也不是不妥当。至于一松被空松「囚禁」于自己房中的前因后果,则是空松刚刚成为神父之时的故事了。




#tbc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