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という奴等は理不尽過ぎる

 

人类非常狡猾,并且十分残忍。这是作为狸的我几乎每天都能听到的告诫。而要我真正举出例子的话,脑海中却惟独星期五俱乐部,这一群夺走了父亲生命的人类,似乎只有他们才能与「狡猾」,「残忍」这些词联系得上罢了。

 

而说到这个俱乐部中的人类,就不得不提起其中尤为强大,也是唯一一位女性俱乐部员的弁天大人。不对,说她是人类或许有些不妥当,因为她和我一样,都是红玉老师的弟子。她所具有的天狗的本领,足以让我们这些平时藏起尾巴小心翼翼生活的狸们闻风丧胆。甚至一听到「弁天」这个名字,许多狸就会解除变化,露出原形。

虽然我也领教过弁天大人风神雷神扇的厉害,但对我来说,她那变化无常的性格才是最可怕的。一边说着喜欢你,一边说要吃掉你之类的,又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每次同她说话,都得提心吊胆地察言观色,不能说错一个字才行,不然星期五俱乐部下一次尾牙宴的主菜,就是可怜的我了。

 

然而,即使是在我们看来如此高高在上的弁天大人,偶尔也会在二哥所在的井边垂泪。本以为将「乐趣」作为人生信条的弁天大人,应该不会有烦恼和忧愁才对,这样看来也并非如此。

人类真是复杂啊。

「弁天大人的想法真是猜不透呢」每次提起弁天大人的时候,母亲总会说这句话。不知为何,最近这句话似乎也成了我的口头禅。

「弁天大人你的想法,真是猜不透」

「啊啦?听起来很麻烦的样子?」

弁天大人总是笑着将话题转移开,要么就是矢口否认。这大概也是人类的狡猾之处,从来不会在一个话题上乖乖地停留。

弁天大人太任性了。完全就由着自己的性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总是在心里暗暗地如此想着。不过这想必也和她崇尚乐趣的生活方式分不开。可恶……这种生活方式明明是我们狸一族所追求的……我又憧憬起了弁天大人无忧无虑的生活。

憧憬归憧憬,像那样的自由,恐怕自己是做不到的吧。只要身为狸,就必须有可能被吃掉的觉悟,并努力地以避免这一命运为目标而生活下去。因为狸和人毕竟是不同的啊。

 

身上流着下鸭家傻瓜血脉的我,可能并不是像其他的狸那样害怕弁天大人。这其中的原因大概出于共同的生活方式,仔细想想又有更多更复杂的原因,光靠狸是理解不了的呢。

于是我在远远躲着弁天大人的同时,也不断地与弁天大人产生了一次又一次短暂地接触。在这些原因各不相同的接触中,我也渐渐明白了弁天大人表里不一的恶劣性格。

但是即使发现了,也没办法指责她,这大概是弁天大人独有的特技亦或是魅力,连红玉老师也拿她毫无办法,甚至对她言听计从。

「弁天大人真的在听吗?」

不禁发出了这样的疑问,然而回答我的只有猜不透的笑声。

 

在下小雨的某天,发现了坐在井边一言不发的弁天大人。什么也不做,仿佛思考也停止了一般,只是静静地坐在井边。

我这个时候上前打扰她的话,不管是真的也好假的也好,一定会被威胁说把我炖火锅的。凭借着身为狸的智慧,我决定只是在一旁观察着。

十分钟,二十分钟……一个小时过去后,尽管身体已经被雨淋湿,但是弁天大人好像没有离开的意思。

「人类真奇怪啊」

我又小声嘀咕起来,同时内心的兴趣也被消磨得一干二净。

弁天大人究竟在井边想些什么,身为区区一只狸的我恐怕无法体会。然而我确实感受到了弁天大人散发出来的所谓「忧郁」的气息,又让人有种挥之不去,印在脑海的感觉。弁天大人因为什么才变成这幅样子呢……我无从获知。我只知道再这样陪着她淋雨,就算我不是笨蛋也可能会感冒。

说起来弁天大人会不会感冒呢?像她那样厉害的人类,也许不会得这种一般人(或狸)常常得上的小病,然而又说不准,也和我们一样,会为这种小病困扰。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不是上前劝她躲躲雨比较好?

还是保命要紧。我吞了口口水,离开了水井。也许我只有这么点出息,倒不如说狸这种生物只有这么点出息。在人类面前,永远只有逃跑的份。

啊,能快点烘干身子就好了。

 

说起来,弁天大人刚才的表情,真的很像在流泪呢。

我将身体靠近酒吧的火炉,却还是忍不住地不断发抖。弁天大人这时候应该回去了吧。虽然习得了天狗的神通力,但终究只是普通的人类,敌不过寒冷吧。

如果真的是在流泪的话……我漫无边际地妄想起来。能让弁天大人感到苦恼的东西,这世间恐怕为数不多。难道是所谓的人类的烦恼吗?之前似乎也有听她说起过。然而光凭她暧昧不清的说辞什么也明白不了。

狸当然也是有烦恼的,大多数是生存层面的烦恼,也有像大哥那样政治层面的烦恼,不过就算烦恼再怎么多,也没有一只狸会在这种天气跑到井边傻傻地坐着。恐怕,人类的烦恼和狸的烦恼,或多或少还是有所区别的。

人类有句话叫做人生苦短。大概总是有那么些人,在心情低落的时候,就会感慨人生的短暂,时间的有限,不知不觉就陷入了迷茫和恐惧之中。难道说,平日翻云覆雨的弁天大人也有这方面的烦恼吗?不对,弁天大人应该是想成为普通的人类的,不然的话也没必要与人类打交道,只需成为高人一等的存在就好了。

话说回来,人生再怎么短暂,也比狸的一生长好多呢。人类真是贪婪的家伙啊。

弁天大人说过她想要的东西总是得不到,那到底是什么呢?

 

「矢三郎啊……我有时候想,做一只狸,傻乎乎地过完一生也挺好的」

「弁天大人又在说什么……还有为什么是傻乎乎地?难道狸们都是傻乎乎地生活的吗?这一点我实在不能同意」

「但是,你们的生命只有那么长,想精打细算也来不及吧?」

弁天大人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糟糕,好像有那么点道理,但是我并不打算承认。要说为什么的话,我并不认为我现在及时行乐的生活是她口中「傻乎乎」的生活。就算是狸也是有尊严的。

「那样的话,人类的生命那么漫长,也精打细算不过来呢」

我试着反驳道。

「所以我才说,偶尔也想做一只狸啊。狸中也有很有趣的家伙存在呢,比如说像你这样的」

「那还真是承蒙夸奖……」

反正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我也就随便地应付着弁天大人的话。而且觉得我有趣的话就不要想着吃掉我啊……虽然想这么说,但还是把这句话咽了下去。说不定,弁天大人从一开始就是和我开玩笑的吧。把父亲煮成火锅后,她有后悔或是反省过吗?虽然为了一只狸而后悔呀反省之类的确不像人类会做的事……但是在雨中的弁天大人的确露出了那样的神情。

 

不过说到底,根本就是我在胡思乱想而已嘛。原本弁天大人想的做的,就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既然身为一只狸,就不应该有理解人类想法这种想法。

在做什么呢矢三郎。狸的一生本就该傻乎乎地,粗枝大叶地过完吧。

 

……所以说,这也是傻瓜的血脉使然啊。

 



終わり


给KUBI和失仔的生贺【真能拖啊我orz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