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との長い夜

 

在一片漆黑与静寂之中敏捷前行。

「……在黑暗中舞动的幸运的使者……」

双手提起,踮起脚尖,弯下身体,减缓呼吸,就这样一步一步地向着目的地挪动。

「……像猎豹一样,迅速地接近猎物」

靠着记忆力中的路线以及内心迫切的渴望,越来越接近着目标。

前行了一段距离接着站定,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张开双手,准备扑向目标的时候——

房间的灯毫无预兆地亮了起来。


「诶?!」

狛枝连忙控制住身体的平衡,呆立在床前。床上的苗木抱着被子端坐着,无语地看着面前刚刚收敛起莫名其妙笑容的来客。

「狛枝君……半夜闯进别人的房间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苗木叹着气说。仿佛事先就预料到一切的口气。

「竟然被发现了……就算这样也已经太迟了!」

说着狛枝便迅速冲上苗木的床,抢过苗木手中的被子,将它整个罩在苗木身上。

「等等?!……现在是什么状况?」

苗木拼命地抵抗着想将他扳成躺下姿势的狛枝。

「超高校级的希望的夜间捕获行动——现在已经成功了!」

狛枝包着绷带的手一下子将苗木击倒在床,另一只手迅速地按下了电灯开关,然后整个人一下子钻到了苗木的被子里。

「晚安苗木君!」

几声喘气声过后。

「……我还是报警吧」


「为什么要……抱我抱得这么紧?很奇怪吧这样……」

苗木难受地问狛枝。然而狛枝却仿佛没听见一样,用自己的脸蹭着苗木的身体。

「啊……这就是真正的希望……」

「等等好痒啊狛枝君?!你到底想做什么?」

狛枝的举动让苗木不禁全身颤抖。

「从我得知苗木君是超高校级的希望之后……就一直想亲身感受一次!」

「这样的感受方式不对吧!果然日向君的提醒是正确的」

「嗯?日向君说了什么吗?」

狛枝进行到一半的动作停了下来。

「说你是希望厨,让我提防你做一些奇怪的事什么的……」

「哈哈,好过分啊日向君!说得我像变态一样」

本来就是变态吧……无法挣脱的苗木只能小声嘀咕着。虽然不是没被人闯过自己的房间,但恶劣到这种程度的只有狛枝一个人。

「那苗木君是怎么发现我的呢?不会是那个吧,希望之力!」

「啊。也是日向君提醒我的。说你有喜欢乱闯别人房间的癖好。而且狛枝君的外套有一股很浓的灰尘味呢……很容易分辨出来」

可恶……是日向每天让自己去打扫积灰的房间的缘故……狛枝有些沮丧,要不是自己已经习惯了这个味道,这种低级错误根本不会出现……哼,不愧是日向君,竟然连这一步都算计到了,果然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狛枝不甘心地想着。

苗木看着独自做着奇怪表情的狛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有时候苗木也非常讨厌自己的老好人性格,拜其所赐自己总是惹上各种各样的麻烦事。比方说现在,他就不知道应该如何应付眼前这个明知故犯的人。


「啊……对了,狛枝君的左手……是不是很不方便?」

苗木将视线移到狛枝包着绷带的左手上,虽然有转移话题的目的,但更多的还是出自关心。不过就他今晚敏捷的行动来看……

「完全没有问题!苗木君是在担心我吗?连我这种垃圾虫的事都考虑在内,不愧是世界的希望啊……」

狛枝陶醉地晃动着身子。

「嘛……没事就好……」

苗木一直无法招架狛枝那种自嘲的说话方式,但是据日向所言,那的确是他的真实想法。果然狛枝是个奇怪的人……一定是因为经历了常人根本不可能经历的幸运接着不幸的事件,才会认为自己是微不足道的吧。


「不管怎么说,狛枝君你们能从绝望中走出来真是太好了呢」

因为狛枝始终没有放手的意思,苗木继续尝试着寻找话题。

狛枝愣了一下,然后稍微加重了双手的力道,让苗木有些透不过气。

「一切都拜苗木君你们所赐……」

狛枝带着微笑阖上双眼。醒来后的大家有像日向那样加入未来机关的,也有为了原来的梦想奔波各地的,从绝望中挣脱的大家,现在都开始了新的生活。

「啊……不要睡着啊,狛枝君……」

虽然一眼就看穿了狛枝在装睡,但苗木还是觉得就这样放任他算了。说不定狛枝的本性并不像日向所说的那样恶劣,只是在那种情况下迫不得已罢了。醒来之后也一直在帮助未来机关做一些工作,可以说得上是得力的伙伴。

如果是这样的话,更多地接纳他也未尝不可吧。


袭来的睡意逐渐让苗木失去意识,房间中只剩下两人断断续续的呼吸声。

狛枝睁开眼睛,轻轻地拉开了被子。


「哪怕是苗木君也不行……结果还是没办法……对不起」

原以为接近了希望,内心弥漫着的绝望就能顺利地消失殆净。为什么偏偏是自己这种渴望着希望的人成了绝望滋生的温床呢。所谓幸运这种费解的东西,真是令人头疼啊。

「希望……什么时候才能再听到这个词呢」

狛枝将外套折叠好,放在苗木房间的桌子上。


离长夜结束还有多少时间呢,在那之前得快点离开这里才行。

在心中的希望被绝望吞噬之前。


おわり



给胡椒的生贺!


评论
热度(35)
  1. -晨昏椒替-どこでもドア 转载了此文字
    ❤c(´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