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輩の知らないことを教えてあげよーか

 

「拜、拜托了——伸太郎君!」

明明面前是自己的后辈,遥鞠躬的时候还是把头埋到一个毕恭毕敬的角度,同时伸出手递上了自己的作业本。

    

「啊,又来啊,不是说我也有自己的事要做吗……」

伸太郎不耐烦地看着这个隔三差五来拜托自己教他的前辈。说实话之前在文乃家里第一次遇到上门拜访老师却不在家,不知道该怎么办的遥的时候,只是看他可怜才教了他而已,没想到现在已经发展到每周都来自己家里的程度了。


望着窗外渐渐聚集的灰色云块,湿度和气压想必已经到了变天的临界点。

虽然教他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真希望他可以找对时机。


伸太郎叹着气接过了作业本,于是遥急忙到伸太郎房间的矮桌边端坐好。

「又、又麻烦你了!帮大忙了!」

遥一边含含糊糊地道着谢,一边翻着伸太郎手上的作业本。

这个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是迟钝。伸太郎看着遥一张一张翻着作业本的手。


「啊,这边,总感觉不是很明白」

映入眼中的是层次很浅的高中的普通题目。这种程度的话,应该马上就能解决吧。不过在此之前——

「前辈连这些都不会吗?」

故意用很困扰的语气嘲笑了没反应过来的遥,听到对方因惊慌失措而突然发出的声音,伸太郎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对、对不起!」

虽然自己并不擅长恶作剧,但是他不免也太好欺负了点。


「所以说吗,像这样……」

在纸上飞快地写着算式的伸太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停下笔,看了看身边的遥,发现他已经趴在桌子上睡得不省人事了。一点防备都没有,像昏倒了似的睡了过去。

一不注意就懈怠了,伸太郎扔下笔。反正叫不叫醒他对于自己来说没有太大关系,之前听他说好像为了游戏而日夜赶工,看来的确已经到了十分勉强自己的地步。

当然不是因为担心才不叫醒他的。只是这样子自己也比较省事而已。

伸太郎戴上了耳机。


不知道过了多久,伸太郎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外面的雷声。

然后肩膀上传来被小心翼翼地触碰的感觉。

「伸太郎君……我……又睡着了……对不起……」

遥沮丧地小声道着歉。

「伸太郎君为什么不叫醒我呢?」

「……反正你也累了」

「我真是太失礼了……对不起」

「道歉一次就够了。我再教你一遍也没关系」

说着伸太郎便离开电脑椅,再次来到矮桌前。

「可、可以吗?!谢谢……!」

刚刚睡醒的遥的反应速度比平时还要迟钝,即使如此,还是意识到了对方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生气。虽然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乖乖地在伸太郎边上就坐。


这时候窗外传来了沉闷的雷声。两个人同时抬起头来。

「快点解决吧,等等下雨就麻烦了。你没带伞吧?我家好像也没有多余的伞能借你呢」

伸太郎心不在焉地说。伞的话当然有,只是把伞借他的话,便有了再次来自己家里的理由。

「下雨的话就困扰了啊。我会尽力跟上的」

遥努力地使自己的精神集中在伸太郎的笔上。


天色又暗了一点。伸太郎的火气又大了一点。

「啊啊,这是第六遍,听好咯,前辈?!」

「对不起……对不起……」

遥已经不敢再看着伸太郎,只好哆哆嗦嗦地道着歉。

注意到遥的反应才觉得自己语气有些过头了的伸太郎渐渐冷静下来。刚想开口继续替遥讲解,窗外却传来越来越急促的雨声。

两个人同时转过头去,又同时回过头来,伸太郎发现遥的表情有些困窘。


「前辈回不去了呢……」

伸太郎用手撑着下巴看着遥,而后者则是一副拼命想挖地洞钻下去的表情。

「我果然还是回去吧」

说着遥就开始整理起书本来。

「这么大的雨,就算跑回去也会感冒吧?」

伸太郎笑着说,让收拾到一半的遥迫不得已停了下来。

「可、可是留在这里就太麻烦伸太郎君了……」

遥有些愧疚地说。

自己又不是什么吝啬鬼,留在这里有什么关系……难道自己表现得像个吝啬鬼吗?伸太郎有些好笑地想道。


「前辈留下来也没关系啊,反正可以做一些其他的事打发时间」

「诶?其他的事?」

遥有些意外地望向伸太郎。

「啊。比如说——」

伸太郎突然抓起遥的手,遥不明所以地站了起来,却因为伸太郎突然推向他的另一只手而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床上。

「……伸太郎君?」

九之濑遥,陷入了比不会的习题还要迷茫的境地。

「反正雨要一会儿才能停吧……趁这个时候,我来教前辈一些前辈从来不知道的事吧?」

自顾自笑起来的伸太郎用双手撑住遥的双肩。



おわり

CP12.5无料配布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