ミス発生


苗木从一片黑暗中醒来,然而,映入眼帘的并不是本来应该到达的裁判场,而是一个充满了粉红色的恶趣味的房间。

在惊慌之中,苗木发现自己置身于程序所设定的NPC,也就是兔美的家中。

「为什么……」


刚想从床上起来的苗木,突然被身后的力量拉向床上。

「哦呀,这不是苗木吗,该说好久不见?」

苗木扭过头去,紧紧拉住他的,是在冷笑着的另一个「自己」。


拼命压抑住从心底升起的惊诧与寒意,苗木故作镇定地问「难道说,江之岛……」

「啊,竟然被认出来了」

苗伪的双手抓住苗木的肩膀,用难以置信的力气将苗木狠狠地压在床上。

「怎么,这次也想来坏事吗」

标准的恶人脸。看到自己的脸被用来做出这样的表情,苗木不禁感到有些讽刺。没想到,病毒的力量已经强到如此地步。


「把我传送到这里来,是你的把戏吗?」

苗木挣扎了几下无果后,开始冷静地质问苗伪。

「当然不是,我还没有厉害到那种程度。如果我说是人工智能背叛了你们呢?」

苗伪将脸凑近苗木,看着他双眼中毫不掩饰的怒火,苗木越是反抗,就越想看到他被绝望击溃的样子。

「不可能!」

苗木果断地否决了苗伪。

「要知道,是你们的相互厮杀才导致了他主人的死亡哦?所以说,不要再说不相信了,这个世界原本就由绝望构成」

苗伪扯下苗木的领带,将试图反抗的苗木的双手反绑,并压到了头的上方。由于粗暴的动作,苗木的关节和韧带处都传来了针扎般的痛感。

「可恶……你想做什么……」

孤立无援的境地。早知道就应该和十神还有雾切一起来的,苗木在心中暗暗后悔着。

「这次可不能让你插手呀」

苗伪露出了的黑白熊般的笑容,将苗木西装外套的扣子一个接一个地解开。


苗木倒吸一口凉气,糟糕了,在这个程序里,自己根本不是江之岛的对手。

「就算我不插手,他们也可以克服绝望——」

「吵死了」

苗伪强硬地打断了苗木。

「果然,希望的论调什么的最恶心了。你还是给我乖乖闭嘴」

苗伪解下自己的领带,揉成一团硬塞进苗木的嘴中。上下颚被过分地张开,使苗木无法发出任何一个有意义的音节。

「真凄惨啊,超高校级的希望,竟然沦落到这幅下场」

西服和衬衫都被脱去,在毫无掩蔽的肉体上,苗伪用舌头肆意留下污秽而绝望的水渍。而苗木只能发出的愤怒的喊叫,口中的领带已经完全湿透。

「接下来——」

苗伪的手指从苗木的胸口滑下,来到西装裤的边缘。

「这边,也让你感受一下绝望?」

不愿再继续煎熬下去的苗木闭上了双眼,下体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电流般的快感,让他整个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

「这样下去,你也会爱上绝望的吧?苗木君」




オチなんてないよ。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