みかつる学パロ4


前篇・みかつる学パロ:#1 #2 #3



「从此以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鹤丸紧紧地拥抱着怀中的女生。那柔软的触感和淡淡的香味让他心里痒痒的。虽然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拥抱女生,但是这种感觉却似曾相识。

幕布落下,鹤丸听到了从观众席那儿传来的掌声。他松了口气,收回了双手,揉了揉头发。

「啊,平安无事地演完了呢。」

「是啊。鹤丸同学比平时看起来的样子要来得更可靠呢!辛苦啦。」

女生微微一笑,转身走向了负责卸妆的同学。

鹤丸苦笑着望着她的背影。


事情缘自两周前的班会。鹤丸的班决定在学园祭上演出,因此需要在班内招募演员。虽然其他角色的演员很快找到了人选,王子一角却迟迟没有人肯演。正当班长长谷部在讲台上苦恼之际,烛台切憋着笑,指了指前桌正在睡觉的鹤丸,于是鹤丸便成为了王子的演员。

当鹤丸得知这一消息时,他首先想到的是揍烛台切一顿。

跟烛台切打了一整个中午的架之后,鹤丸又匆匆地找到长谷部,说自己根本演不好王子,想让他考虑另外的人选。然而在长谷部告诉他演出可以增加他的到课数时,鹤丸一改方才的态度,想都不想便一口答应了。

「别看我这样,变成忧郁的王子什么的也是一秒钟的事哦!给我做好准备,等待我令你们大吃一惊的登场吧!」

最后,鹤丸想到的是最近和自己走得很近的三日月。不,他们的关系已经不是走得近的程度,而是在学校,三日月时时刻刻都试图让鹤丸不离开自己的身边,就算退一步,也要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嗯,鹤是要跟我说演出的事吗?」

三日月一边写着不该在他的年级出现的习题,一边与小心翼翼地在三日月前面的空位置上坐下的鹤丸交谈。

「啊……」

被抢走了话题的开始,鹤丸一时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些什么。

「不想演的话拒绝就好了。需要我帮你去摆平长谷部吗?」

三日月在说到「摆平」这个词的时候,双手握着手中的笔,做了个折断的动作,让鹤丸背后一凉。

「不,不是,我其实……答应了……」

「啪」的一声,三日月手中的笔扎穿了不知道几张纸。

鹤丸看着三日月绷紧了的手指骨节,大事不妙四个字占据了他的脑海。

「你会拒绝的吧?」

三日月抬起头,直直地盯着鹤丸。平时仿佛具有引力的蓝色双眸,此时仿佛燃起了熊熊烈火。鹤丸要排练的话,意味着他和三日月在一起的时间就会相应地减少。

「好,好的……」

鹤丸还是第一次看到三日月生气的样子,那感觉如同从炙热的沙漠一瞬间走进寒冷的冰窖。鹤丸支支吾吾地答应了三日月,趔趄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我哪能听他的,不来参加演出的话,大爷我就会因为出勤不足停学了!」

这也是那天长谷部对鹤丸善意的提醒,此刻鹤丸正向烛台切转达这一令人悲痛的消息,同时还翻着大大的白眼——尽管对于他金色的双眸来说有些暴殄天物。

鹤丸最终决定还是要参与演出,此时,他正在和班上的其他同学一起排练。

「诶——那三日月为什么要阻止你呢?」

「谁知道。」

一幕与一幕的排练间隔的休息时间,鹤丸靠在排练教室的墙上,同演反派的烛台切倾诉着自己在三日月那儿得到的建议,也不如说是威胁。

「有意思……」

烛台切微微一笑,仿佛陷入了遐想之中。鹤丸看他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没好气地走向了演树的大俱利伽罗的身边。当然他和鹤丸一样,也是被烛台切出卖而不得不参加表演,所以此刻他正愤怒地独自思考人生,根本不打算理睬鹤丸。

「没事的吧。」

鹤丸喃喃自语道,揉了揉因为长时间持着略沉的道具剑而有些发酸的手臂。

「啊,得开始排练了。」

烛台切站起身,向鹤丸招招手。这个动作立刻使鹤丸感到了一阵不爽。

「结果只有你自己玩得最起劲啊。」


两周的排练没有白费,鹤丸班级的演出圆满落幕,大家也算是松了口气。

学园祭结束后,鹤丸磨磨蹭蹭地从后台走出剧场,才发现学校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人无非就是在搬运各式各样的物品道具,彩条和看板被尽数撤下,让鹤丸觉得有些落寞。

「回教室吧……」

因为要参加演出,所以鹤丸没能好好享受这次学园祭上各式各样的摊位,这让他略感遗憾。不过这下子便没有因为出席天数不足而被退学的顾虑了。还是很赚的。鹤丸又兀自偷乐起来。

当鹤丸走上教学楼,拉开被夕阳刷过的教室门时,突然被门背后的人抓住衣领,然后被强大的力量推到了教室门对面的墙上。

「痛——」

后背重重地撞上了墙壁,鹤丸本能地叫出了声。他看清了眼前的人,他从未见过这张脸由于愤怒而扭曲的样子,深蓝的眼眸中不再是月牙,而是狂风骤雨。鹤丸最为担心的结果毫无预兆地应验了。三日月的手紧紧地抓住鹤丸校服的衣领,同时用身体将鹤丸压在墙上。

「你玩得很开心啊。」

三日月的脸贴近了鹤丸。平日总是微微笑着的三日月,此刻脸上写满了愤怒与不理智。鹤丸的心怦怦地跳着,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三日月,眼前的三日月对他来说是完全陌生的。

「现在就让你彻底成为我的。」

三日月威严的语气仿佛砸向鹤丸的一根铁鞭,让鹤丸背后一寒。他想逃走,然而三日月却不会给他任何机会。原本抓住校服领口的手猛地向下一扯,最上方的扣子无力地掉落在地,随之露出锁骨到肩部一小块裸露的皮肤。三日月想也不想,狠狠地咬了上去。

「啊——痛……你疯了吗!」

鹤丸的大脑之中仿佛点燃了炸药,他痛苦地吸了口气,双手用力想要推开三日月,却被以更大的力量牢牢固定在三日月的身体与墙壁之间。

三日月松口,留下了带着丝丝血迹的咬痕。鹤丸疼得流出了眼泪。早已失灵的脑信号传来最后的讯息:这样下去,会被眼前这个丧失理智的人一口不剩地吃掉。三日月的手拉住鹤丸的皮带,似乎想靠蛮力将其扯断。鹤丸觉得自己的脸整个都在燃烧,但他仍明白自己必须挣脱三日月。

「别开……玩笑了——!」

他用尽全身力气,用膝盖顶向三日月的腹部。

「唔——」

三日月没有意料到鹤丸的攻击,吃痛地哼了一声。鹤丸趁势一用力将三日月推开,不顾一切地向走廊的另一端跑去。


「这里应该……安全了……」

鹤丸魂飞胆丧地冲进保健室,然后锁上了门。

「…………」

鹤丸整理了一下衣服,倒在了床上。那个三日月生气起来竟然可怕到这种程度……不过他究竟在生什么的气?鹤丸完全搞不明白。就算是违了三日月的意志参加了演出,他至于生气到那种程度吗?

鹤丸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它还未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以高昂的频率跳动着。

「似乎没有追过来?」

外面没有脚步声,鹤丸一边喘着气一边聆听着。

世界渐渐安静下来。这时,鹤丸突然想起刚才与三日月四目相对时,三日月愤怒的双眼似乎还充满了迷茫。

他究竟为何要如此生气?

鹤丸看着窗外西沉的太阳,昏昏沉沉地想着。

真是个复杂的人。对于自己来说,三日月实在是太难懂了。

三日月……


鹤丸猛地从保健室的床上挺起身的时候,窗外已是一片昏暗。他赶紧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针已经走到了七点。他的手机放在教室了,不然他一定会接到从老爹那儿打来的电话;睡眠让他稍微有些不清醒,直到他想起了放学时所发生的事。

「啊,都这个点了,三日月早就回去了吧。」

鹤丸下了床,打算从保健室回到教室。

当然学校里早已空无一人,走廊的灯光很微弱,让他感到有些孤独。在学校留到这么晚还是第一次。老师知道了会不会大跌眼镜呢?鹤丸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鹤丸来到教室,在墙壁上摸索着,打开了教室的灯。

「诶!?」

吓了一跳。

鹤丸看到了伏在桌子上的三日月。他的身体轻微地起伏着,大概是睡着了。

睡相好难看……整个头都埋在手臂间,眼睛会充血的吧。

鹤丸轻手轻脚地挪到自己的座位前,拿走了自己的包。

当鹤丸想要就这么走出教室的时候,他才忽然想到三日月还在睡着。他难道是以为晚点自己就会回教室来吗?对不起我并没有那样的胆量……鹤丸陷入了挣扎之中:就这么走掉的话,三日月不知会在学校里待到多晚;但是叫醒他的话,又不知道他会对自己做什么。想起刚才三日月可怕的样子,鹤丸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干脆在门口叫醒他吧。他要是还没消气的话自己赶紧跑便是了。

鹤丸走到教室门口,深吸一口气,冲着里面喊了一声。

「三日月!三日月宗近!」

他紧张地看着了三日月的手指抬了抬,随后整个人缓缓地起身,揉了揉有些充血的眼睛。

当三日月寻找着声音的来源,而将脑袋转向门口,与鹤丸的视线对上时,他笑了。

还是如同往常那样令人安心的笑容。鹤丸承认当他看到三日月此时的样子时,内心的警戒线一下子崩塌了。

「没想到已经这么……晚了……哈哈哈。回家……吧?」

三日月动作有些迟缓地从椅子上起身,猛然失去平衡,多亏双手撑住了桌子才没有摔倒。鹤丸连忙跑上前去抓住他的手臂,让他能从桌椅间走出来。

「抱歉,脚好像有点麻了。」

「不要紧吧?」

「鹤跑得真快啊。」

三日月将身体靠向鹤丸,笑着说道。

「那,那是因为你……」

鹤丸发现自己一回想起当时的画面,脸上就一阵火辣辣的感觉。

「抱歉。」

三日月低下头去,小声地向鹤丸道了歉。

「……」

鹤丸沉默着。两个人一起走出了教室,换了鞋子,趁着学校关闭前离开了。


在路上,两人不知为何一前一后地走着。鹤丸在前,三日月在后。

「你在生气?」

三日月小心翼翼地问鹤丸。

「有点。」

「抱歉。」

「你一直道歉也无济于事啦。」

鹤丸抬起头,看了眼有些老旧的路灯。

「鹤不打算原谅我?」

「我也没这么说。我只是想不通你为何要这么做……」

「嗯……因为收到了照片。」

「照片?」

鹤丸停步转身,有些讶异地看着三日月。

「什么照片?」

三日月拿出手机,给鹤丸看了他收到的照片。那是学园祭表演的最后一幕,扮演王子的他和扮演公主的女生紧紧拥抱在一起。鹤丸闭着眼微笑着,似乎沉浸在浓浓的幸福中。

「你对这女生……呐,鹤,你对这女生动了真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这不过是表演啊?」

看着三日月有些发懵的脸,鹤丸笑得更起劲了。

「哈哈哈哈,没看到戏服吗你?不行不行,你居然会把这个当真……」

鹤丸擦了擦笑出的眼泪。他此刻觉得,眼前这个人的智商大概是跟自己同一个水平线的。不对,就算是自己也不会把区区的表演当真吧?

「唔……也就是说,都是表演……?」

三日月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眼照片,又看了眼照片。

「三日月你啊,总是在一些地方出乎我的意料啊!」

鹤丸笑着拍了拍三日月的肩。他看到三日月松了口气的表情,以及微微发红的脸。

「……抱歉。」

「我早就原谅你了啊。倒不如说,现在的我都开始同情起你了。」

鹤丸一脸坏笑,心想得把三日月这件事公诸于众才行。

「穿着王子的衣服的鹤。不错……很帅呢。」

三日月有些释怀地同着鹤丸一起笑了出来。

「那是当然的吧。」

鹤丸正沾沾自喜着,忽然,三日月伸出双手,将鹤丸箍入自己怀中。

「——?!」

三日月默不作声,却紧紧地拥抱着鹤丸。三日月的头发擦着鹤丸的脖子,让他有些痒。然而鹤丸却仿佛能听到三日月的心跳,此刻那旋律里都似乎充满了喜悦。鹤丸一动不动,任凭三日月的双手牢牢地环绕着自己。

耳边响起了夏夜独有的蝉声和蛙声。在昏黄的路灯下,三日月静静地拥抱着鹤丸。

不知过了有多久,三日月终于恋恋不舍地放开了鹤丸。鹤丸有些不可思议地发现,三日月的眼睛似乎变得略微红肿。

「那,我要从这边回去了。不然就要赶不上电车了。」

「嗯……」

所谓解开心结后内心的翻滚不息的浪潮,想必就是如此的感觉。

「明天早上我依旧会来接你。」

「随你喜欢啦。」

「嗯。明天见,鹤。」

三日月挥了挥手,打算走向另一边的路。

「啊,对了,我突然想到,为什么三日月这么在意我和女生拥抱?」

鹤丸没有说出下半句,为什么会因为这张照片就生气成那副样子?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我们,在交往吧?我怎么会允许除了我以外的人同你做那样的事?」

听到了三日月所说的,鹤丸顿时满脸通红。

「交、交往?我们,在交往?!有那种事吗?」

仿佛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鹤丸的手忽得一松,包顺势掉在了地上。

「……哈?」

三日月这下彻底傻眼了。



TBC



顺带一说,那张照片后来被三日月当成了桌面,当然那个女生被裁掉了XD。


评论(2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