シュレーディンガーの子猫ちゃん


他纤细的手指握着透明的试管。由于动作十分之谨慎,他的指节绷得很紧,因此关节处有些微微地发白。他的目光与试管口平齐,眼睛不眨动的时候,那充满了好奇的金黄色眼瞳仿佛聚集了这世上所有的光。看着如此认真的鹤丸,我也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呼——你这么盯着我看,我会紧张的啊。」

看到试管中的液体瞬间变了颜色,鹤丸松了口气,露出了满意的微笑,随后,将无可奈何的眼神投向了我。我笑着冲他鼓了鼓掌。

「不愧是鹤丸教授,每次做实验的时候都那么专注,真是让人敬佩。」

「是副教授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你是在挖苦我吗,三日月?」

鹤丸将试管放回试管架,苦笑着脱下了实验服。看到他衬衫的领口露出的那一小片白皙的皮肤,我突然萌生了从背后抱住他的冲动。

「想一起吃个饭吗?」

我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手表,刚好到了吃饭的时候。

「好呀。正好做了一个上午的实验,肚子都饿扁啦。等一会儿哦。」

鹤丸在水池边仔细的洗了洗手,然后关掉了实验室的电闸和水泵。

「没想到你对化学实验这么感兴趣呢……这里平时除了你都没有人来。」

鹤丸锁门的时候,这么对我说道。但是我只是想来见你而已。我在心里有些愧疚地说。那些药品和仪器的名称,我一概没有了解,只是鹤丸沉浸于实验中的样子实在是太过迷人,因而前来这个实验室成为了我的习惯。这个理由要是告诉别人,一定会遭到嘲笑的吧。但我却无论如何都想让鹤丸知道。

「希望不要打扰到你。」

我希望鹤丸能明白我话语中更深一层的含义,然而他只是笑着将钥匙向上抛去,接着一把将坠落的钥匙抓住,塞进了口袋中。

「哪里哪里,你能来是我的荣幸,不管什么时候都欢迎光临!」

看着他不经思考的笑颜,我不知为何稍微觉得有些遗憾。

不过这样也好。


我们决定就近在学校的食堂解决午饭。原本我们两个都是从简主义的人,而且就算提出了想去哪儿的餐厅,鹤丸大概会歪着头说“要是花太长时间,实验的进度受到影响就不好了”而拒绝。我知道他对于实验室这个地方有特殊的钟爱,但还是希望休息的时候他能和我一起去其他的各种地方。

正是怀着这种矛盾的心情,我一次又一次地前往鹤丸的实验室,想着总有一天他会注意到我的感受。不过我似乎低估了他的学术的执着,于是演变成了现在这种胶着的状态。

「说起来,你上次的论文,我拜读了哦。」

鹤丸一边说着,一边用筷子把胡萝卜挑到一边。

「嗯。怎么样?」

「量子力学果然还是好困难。除了一些理论之外完全看不懂呢。」

鹤丸的语气中充满了不甘心,但他还是向我承认了。

「毕竟是不同的领域,如果能看懂的话,鹤丸你大概也能来物理系当教授了呢。」

「唔,你没生气?」

鹤丸抬起头,用那双金色的眼睛望着我。

「我没有生气的理由啊。如果让我看你写的论文,我大概也只能抓抓脑袋,然后跟你说声抱歉。」

「诶……你看上去是相当博学的人嘛。」

「每个人都有不擅长的东西。」

「说的也是……」

鹤丸微微一笑,低下头去继续挑着胡萝卜。

我刚才的话是不是让他不快了呢?他会不会觉得我很骄傲?希望不要引起什么误会才好。我不安地摇着饮料杯。

「对了,鹤丸。听说过薛定谔的猫吗?」

「唔——」

鹤丸有些激动地抬起了头,似乎有些着急地将嘴里的食物吞了下去。

「又小看我了吧三日月,那个理论可不是只有研究物理的人才懂的哦。」

「是吗?」

我一副饶有兴致的表情看着他,不出意料地,他的脸色变得尴尬起来。

「啊,嘛……也只是浅层次的概念罢了。」

大概是怕我会提出一系列的追问,他先缴械投降了,然后夹起了一块胡萝卜放进嘴里嚼了嚼,露出一脸沮丧的表情。我忽然想到,被我提问他不擅长的东西,和吃胡萝卜比起来,究竟哪个更让他难受。然而他理应无需迷茫,因为我是不会为了看到他的窘态而将一大堆问题抛向他的,就像他不必强迫自己吃胡萝卜一样。

「嗯……其实,研究的主题和那个有关……」

「真讨厌呢,今天的配菜是胡萝卜。」

他的语气里透露着一丝心烦。我沉默着,盯着自己餐盘中的胡萝卜。终究还是放弃了想要说的东西,我草草地把饭吃完。当然,胡萝卜丝毫未动,我不可能在他面前夹起胡萝卜,然后大口地吃掉。

「鹤丸教授像小孩子一样。」

我忽然这么说了一句,对面的鹤丸好像差点呛着。我放下筷子,眼神来回扫描着他的衬衫领口到下颚的空间。他要是知道了我现在在想什么,又会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可是三日月你,长着一张不怎么适合说教的脸。」

鹤丸一边用纸巾擦着嘴一边笑着说,仿佛一个调皮的孩子。


午饭结束,果然鹤丸还是提出要回实验室。我看了看手表,离上课的时间还早。我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于是打算再陪着鹤丸一会儿。鹤丸是不会反对的,他对我的态度向来没有绝对的接受,也没有绝对的拒绝,从而让我产生了一种尽在我掌控之中的错觉。

「啊,对了。」

鹤丸从实验室前的柜子里取出了一袋白色的东西。

「给你买了实验服和手套哦。你常来这儿的话,不如来帮我的忙吧。」

鹤丸毫不客气地将这一大袋东西塞进不知所措的我的怀里。我呆在原地,而后又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振奋。我打开包装,将叠好的实验服展开。

「没想到我也会有被你利用的一天。」

我背对着鹤丸穿上衣服,半开玩笑地说道。

「诶,就这样答应了吗?」

戴上手套,洗完试管的鹤丸看到我如此迅速地穿上了实验服,略显惊讶了顿了一顿。在他心中,让我帮他的忙似乎是一个很勉强的要求。他没有读懂我一直以来的期待,这让我叹了口气。

「无所谓,只要你做好实验失败的心理准备。」

「唔哇,这我可是会头疼的……」

听了我的话,鹤丸真的一脸担心的样子。我摇了摇头,上前整了整他歪掉了的领带。

「好歹我也是教授,不会把你这儿搞得一团糟的。」

我用稍严肃的口吻打消了鹤丸的担心。不过虽然基本操作我都懂,但是鹤丸想要做什么,想要获得什么,想要了解什么,我却完全不知道。帮助他做实验,却不理解他的意图,我的行为也的确充满了暧昧。我的目标不是实验本身,而是鹤丸,这是我思考行动的指行针。是否有必要问他这个实验的目的和意义……我陷入了短暂的挣扎,然而鹤丸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

「吓我一跳。你这么说我就放心啦,三日月教授。」

鹤丸的手在我的肩上拍了拍,然后转身继续着清洗工作。还是不要问比较好,我对自己说。我将试管上的标签撕去,然后将它们浸泡在洗液中。标签上的一个个小小的字母,在我看来也十分的可爱。比起自己研究的那些虚无缥缈的理论,鹤丸这边的工作无疑有趣多了。

「接下来得再制备一些A试剂……麻烦你了三日月!成分表在那边的桌上。」

鹤丸的视线在面前花花绿绿的试剂瓶间游走,似乎是完全沉浸在实验中了的样子。我拿起一些试管和空瓶子,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另一侧的实验台边。在这里,更能容易地观察到鹤丸全神贯注的表情。看起来,在实验结束之前,鹤丸的注意力丝毫不会放在我身上。

那我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意义。

我低下头,呆呆地盯着躺在虎口上的试管。


到了傍晚时分,实验还似乎没有结束的样子。阳光的减弱使整个实验室变得略显昏暗,但也没有暗到需要开灯的程度。然而,我却已经无法清晰地分辨出鹤丸的身体轮廓。

有点困了。鹤丸从刚才就没有再说过话,我只能在一边默默地看他进行一些精细的操作。

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但又在确实地流逝着,这也令我一直不安。

是时候揭晓答案了。

我心中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不管那之后是生龙活虎的样子,还是了无生机的样子,一切都不是由我来决定。这是一个残酷而无奈的理论,不过,毫无意义的结果才是最令人穷追不舍的。

倘若鹤丸知道他是被我关入匣子的那只可怜的猫,他还是否会笑着面对我,崇敬我,甚至接纳我?

是我一开始便要采取如此手段,这是我本能的试探,哪怕会造成脱离掌控的结果,也是这个理论必然的一环。

糟糕透顶。我的额头渗出了汗珠。

「鹤丸……」

我轻轻地喊了他的名字,由于光线不足,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或许是没听到吧?那边久久没有回应,实验室剩下的只有我焦虑而急促的呼吸声。

我清了清嗓子,刚准备开口时,发现鹤丸的头转向了这边。

「已经这个时间了啊……三日月还是现在回去比较好。」

鹤丸的声音似乎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在我听来竟有一丝不真实感。我将面前的瓶瓶罐罐收拾好,装出毫不在意的口气。

「但是,还没结束吧?」

「实验的话,已经结束了。」

天色越来越暗,鹤丸几乎与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

「我是说……」

我发现我的手掌早已被汗水打湿。

「我的回答是no哦,无论你要说什么。」

实验室的那一端传来了水声,但是那遮蔽不了鹤丸话中淡淡的笑意。

回过神来,才发现你一直在拒绝着我。

无法被计算的暧昧的猫咪,就这样结束了它的生命。


「那我回去了。」

良久,我脱下实验服,打开了实验室的门。

「今天辛苦了。」

此时在我听来,鹤丸的每一句话都充满了敷衍。

「我还会再来的。」

今天是我的一败涂地。我关上门,点燃了一支烟,然后看了看手表。

我还会再来的。

因为猫不可能全都死去。

我转身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鹤丸慌忙的应答声。

「啊,三日月,你今天又来了吗。」

我推开门,眼睛被窗外的阳光刺痛。



#fin



三日月教授x鹤丸副教授。

写了非常自我流的东西,一些薛定谔的猫以及平行宇宙的梗,有需要可以上维基查看:薛定谔猫

学物理的三日月和学化学的鹤丸……果然不可能在一起吧?(喂

不过三日月总会有办法的,因为物理可以解决人类一切的矛盾(不要胡说)。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