みかつる学パロ3



#みかつる学パロ1

#みかつる学パロ2



「说了上学要迟到了来不及了啊!早饭你就随便吃点凑活吧——唔哇!」

早晨,鹤丸一边急匆匆地穿着鞋子,一边朝着房间内不断抱怨的老爹大喊。当他低头看着表冲出玄关时,猛地撞上了一个立在门口的物体——准确地说是站在门口等候的三日月。两个人顿时失去平衡,一起滚到了门口的路边。

「哈哈哈,鹤的早晨问候太过热情,实在是招架不住呀。」

「三日月!……没伤到吧?」

鹤丸揉着头迅速地爬起身,才发现刚才被自己撞飞的正是昨天说要来接他上学的三日月。一脸歉意地将三日月拉起来,替他拍了拍制服上沾上的灰尘。虽然刚才狼狈地被鹤丸撞倒在地,但三日月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完全没有生气。

松了一口气后,鹤丸觉得这种时候还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比较好。

「早,早上好呀三日月。今天有什么样的惊喜等待着你呢?哈,哈哈哈。」

鹤丸自己也用手掸了掸灰尘,为了忘记刚才尴尬的一幕,他迅速和三日月打了声招呼。

「果然和你在一起,会发生什么都不奇怪。走吧,要迟到了。」

尽管制服变得有些脏乱,三日月外表的魅力似乎也未减一分。鹤丸久久地伫立在原地,盯着三日月的脸。看着这样的他,实在不能联想起昨天从他嘴中说出的那些疯狂的话。

「怎么了,打算在路上给我一个惊喜?」

「才不会啦。」

鹤丸回过神来,像是为了掩饰自己那一瞬间的出神似的,捡起掉在了地上的书包转身便跑,却被三日月从后面拉住了领子。

「哇——疼!」

鹤丸踉踉跄跄地退回来,三日月顺势抓住了他的手。

「说了跟我一起去学校的,跑这么快做什么。」

「啊,呃……」

鹤丸把视线移向一边。果然,自己想要摆脱三日月的纠缠是不可能的。在他玩够了之前就只能陪着他了。没事的,没事的,我很大度,陪任性的少爷玩玩还是没问题的。鹤丸在心中如此告诉自己。

「走吧?」

三日月将手绕过鹤丸的脖子,搭在了鹤丸的肩上。

「等等,三日月,这是……?!」

被三日月突然的举动吓到了的鹤丸先是看了一眼三日月的手,然后不得不将头转回来,看着一脸平静的三日月,战战兢兢地问道。

「怎么了?那些要好的高中生,都是这样勾肩搭背地上学的吧?我也想和鹤这样试试。」

三日月满心期待地笑了起来,让鹤丸一瞬间忘了所有自己想说的话。三日月手臂的温度贴着后颈传过来,让鹤丸觉得痒痒的。

「真是不懂你……走吧。」

鹤丸叹了口气,无奈地朝三日月那边靠了靠。

「嗯,感觉真不错啊。真想和鹤这样一直黏在一起。」

「喂……」

这个人究竟是无意还是有意地说出这些让人羞耻的话的啊……鹤丸低下头,脸上烧成一片。


「从来没有像这样走去学校过呢……」

三日月还沉浸在能像普通高中生一样走在上学的道路上的新鲜感中,而鹤丸却因为被三日月勾着脖子而全身僵硬,不但难以保持平衡,后背也被因紧张而流下的汗水打湿。

「大少爷,能不能体会一下我们这些庶民的心情再发表这样的感想啊。」

鹤丸不满地抱怨着。他都数不清多少次自己因为快要迟到而一路狂奔到学校,有时甚至还会在半路狠狠摔上一跤。他也在这条路上打过无数的架,受过无数的伤。而三日月只需每一天坐在车中,冷冷地注视着这条街上的一切。

「鹤丸要是想每天跟我一起坐车来的话,那从明天开始我就让司机来你家门口接你好了。」

「那还是饶了我吧……」

「走路的话,跟鹤在一起的时间又可以变长一些了。不过要是你觉得麻烦的话,我也不会硬要你跟我一起走。」

三日月一脸期待又担忧的表情,鹤丸看了都觉得有些于心不忍。虽然原本三日月来接自己上学这件事就十分的莫名其妙,不过对方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要是再拒绝就有点……狠心?

「没事,随你的便。只要别让我等太久就行。」

鹤丸用豪爽的语气打消了三日月的顾虑。

「鹤——」

三日月忽然停下来,一手顺势将鹤箍至胸前,将自己的脑袋埋入了他的颈窝。鹤丸的神经在一瞬间短路,任凭三日月蹭着自己的颈窝。等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奋力地推开了三日月,后退到路的另一边,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瞪着三日月。

「你你你突然干什么?!这可是在路上啊?!」

鹤丸一开口,便被自己的声音之大吓了一跳。不过三日月的行为实在不可理喻,他已经难以压抑自己的情绪了。

「哈哈哈,鹤的反应每次都这么可爱。你的意思难道是说,只要在没有人的地方,我对你做什么都无所谓吗?」

「怎,怎么可能啊!早知道就应该离你远一点比较好!」

被这家伙示弱的一面所欺骗的自己真是太天真了。鹤丸生气地撇下三日月向前走去。然而没走几步,想起刚才的情景,心中便油然而生一种无以言表的感情。他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加快了脚步。

「啊,自顾自走了。」

三日月将双手插进口袋,望着鹤丸逐渐远去。

每次这种时候,真是叫人欲罢不能。

三日月低下头去,有生以来第一次,他的心跳得如此之快。


「你怎么又迟到了?」

午间,烛台切戳了戳鹤丸的后背,然而鹤丸转过来时脸上的表情吓了烛台切一跳。

「你……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谁吃坏肚子了……可恶,长谷部的惩罚还是那么狠……」

所谓惩罚,即长谷部定下的迟到一分钟就要去操场跑一圈的恶魔规定。

「你今天迟到了真是有够久的啊。」

「要不是三……啊,说起来三日月为什么不用跑步?」

「嘛,长谷部一向对优等生很宽容的啦。」

「那算什么……」

鹤丸气冲冲地瞪了一眼三日月,察觉到了鹤丸视线的三日月只是微微一笑。

「不过那个三日月宗近竟然会迟到啊……这大概比你按时写完作业还难得。」

「我觉得你闭上嘴比较帅。」

鹤丸瞪了烛台切一眼,然后转了回去,不停地揉着自己的头发。

「不过他家那么远,就算开车到这里也要大概两小时吧。」

「……诶?」

从鹤丸的家走到学校,大概需要半个小时,从三日月的家到鹤丸的家,开车需要接近两个小时。

鹤丸不知道三日月在自己家门前等了多久。

「怎么了吗?鹤丸你真的不用去保健室吗?」

烛台切担心地询问着,但鹤丸现在什么也听不见。之所以自己出门的时候会跟三日月撞了个结结实实,不仅是因为自己没抬头,大概,三日月早就困得闭上了眼睛。

「果然那个大少爷在想些什么,我完全不懂。」

鹤丸自暴自弃地伏在桌子上,将头埋进手臂。

「你指什么?」

「我只是隐隐觉得,那个人说不定是认真的……不会不会,一定是我想多了。」

「……你怎么连说的话也开始不对劲了,俱利酱,来跟我一起把这家伙抬到保健室去吧。」

「喂,喂,放开我啊你们两个混蛋!!」



#tbc


想给这个故事起个名字,但是一点灵感都没有,算了吧(你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