みかつる学パロ2


#上篇戳这。


「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豪华的烤肉啊!」

狮子王看着摆满了一桌的各式各样的肉,似乎感动得眼泪都要和口水一起流了下来。

「你似乎很满意呢。甚好甚好,不用客气。」

坐在一旁的三日月满脸笑意地说。


鹤丸有些无力地看着这两个人。明明半小时之前,他还在教室里,被眼前这个人牢牢地束缚在怀中。当他听到狮子王开门的声音时,预感到一场巨大的误会一定会将他在学校的声誉,甚至是一生的声誉统统击个粉碎。没想到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三日月就松开了他走向了狮子王。

「嗯,看来不得不消除你的记忆呢,狮子君。」

「等、等等,你想干什么?!」

鹤丸看不见三日月的表情,然而看到狮子王一脸仿佛见到恶鬼的样子,他不禁吞了吞口水。


结果事态倒不是向着暴力事件演变。狮子王只是被三日月带到这家看看装潢就知道超级贵的烤肉店,并被温柔地嘱咐了「随便吃,我付钱。吃了之后就乖乖把刚才的事忘掉」。鹤丸也不知为何被三日月拉来了,看着狮子王快要贴上菜单的脸,心里暗暗想着,这家伙早就把刚才的事忘了吧。


「哦呀,鹤不吃吗?」

「哦,哦……嗯」 

三日月做了个「请用」的手势,鹤丸方才回过神来。刚拿起筷子,便发现自己在狮子王狂风暴雨的攻势中完全下不了手。

话说,这个人不会打算把刚才在教室里的事当作没发生过吧?

鹤丸有些紧张地瞟了一眼对面的三日月,却不巧撞上了他的视线。

「我的脸上沾上什么了吗?」

「没……」

鹤丸只好埋下头去,从烤盘的边上拨了一块烤肉夹了起来,放到了嘴里。

「真好吃……」

「哦?」

「这可真是惊喜呢。」

原来这个世界上是存在比烛台切的便当还好要好吃的食物的啊。齿舌之间的香味让鹤丸打从心底地露出了笑容。

「诶,三日月自己不吃吗?」

满嘴是油的狮子王疑惑地看着眼神发直的三日月。

「嗯,嗯,有点走神了。不好意思。」

三日月似乎有些不舍地将视线从鹤丸身上移开,用微微颤抖的手拿起了筷子。


「今天多谢款待啦,三日月!那就明天学校见吧!鹤丸也是!」

夜晚的十字路口,狮子王跳着挥手同三日月和鹤丸道别,然后转身哼着歌回去了。

「啊,那我差不多也告辞……」

鹤丸正打算转身,手却被三日月一把拉住。

「鹤没有要向我确认的事吗……?」

听到三日月这么问自己,鹤丸的呼吸再次变得急促。

「你打算解释?」

没想到今天一天短短的时间内,自己印象中那个三日月已然消失到不知何方。现在他心中对三日月的唯一的想法就是,这个人很不妙,必须得保持距离。

「你为何一脸戒备的表情?」

「你……先把我的手放开。」

三日月一脸恍然大悟地放开了鹤丸的手,后者轻轻地揉了揉手腕,这家伙的力气未免也太大了吧。还问我为什么这么戒备……难道被一个刚刚认识的人从背后抱住什么的是很正常的事吗?真不知道这位大少爷在想些什么。

「如果鹤想要解释的话,我的解释是一见钟情哦。」

三日月似乎读懂了鹤丸的想法,用不紧不慢的口调说出了了不得的话。

「诶……哈?你是会像这样开玩笑的人吗?」

忽然听到对方说出这么毫无逻辑可言的话,鹤丸艰难地做出了回应。

「并不是玩笑。」

三日月的声音忽然低沉下去。

「每天坐车上学的时候看到你,都忍不住盯着你看直到你消失在视野中。经过你所在的班级,总是想看一眼你在不在,在做些什么。上课的时候从窗户望下去,发现你体育课上你奔跑的身影,于是一整节课都没有听。发现你在保健室偷懒,就想把你按在保健室的床上……」

「停停停停停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三日月的话仿佛洪水一般将鹤丸的一切思考冲向了不知何处,还没理解三日月所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对方便继续开口。

「简而言之——」

三日月将脑袋贴近鹤丸的脸,鹤丸本能地想要后退,却再度被三日月拉住了手。

「就是想让你成为我的东西。」

三日月的语调及其平静,有如宣告永恒成立的定理那般从容。鹤丸瞪大了眼睛看着三日月的脸,声带却无法产生哪怕轻微的颤动。三日月的呼吸拂过鹤丸的鼻梁,让他觉得有点痒。然而现在不是在乎这个的时候,因为三日月那似乎有着魔力的眼眸正在向鹤丸暗示着深不可测的东西,也许是情感,也许是欲望。他呆呆地伫立在原处,灵魂似乎与肉身脱轨。


「滴哩哩哩——滴哩哩哩——」

在鹤丸忘记了时间的流动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鹤丸像是突然受了电击般地猛然推开三日月,慌慌张张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接听。

「喂,喂?」

「鹤丸你小子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是不是又和烛台切跟大俱利伽罗鬼混去了?」

「没,没有……我马上回来……就,就这样。」

鹤丸如释重负地挂掉了电话。

「三,三日月……同学……你看,我必须要回去了,今天,可真是,惊喜满满地一天啊,哈哈哈哈哈哈。那就,明天见……」

鹤丸一边傻笑一边后退,跟三日月挥了挥手后转身便跑,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三日月的视野中。

「唔。」

看着鹤丸消失的街角,三日月久久未动,随后,又兀自笑了起来。

「鹤丸国永,真是个可爱的家伙。」

他张开刚才一直抓住鹤丸的那只手,发现手心手背上全部都是汗水。


啊啊……今天在学校里遇到的都是什么事啊。

夜晚,鹤丸在被窝中试图整理今天所发生的事,却发现自己的大脑已完全被一个人的样子占据。

让鹤丸耿耿于怀的是临别时三日月那副郑重其事的样子。那算什么,性骚扰吗?明明是同性,可是鹤丸却在内心产生了恐惧。

「要不明天找个理由不去学校好了……」

谁知道又会被三日月做些什么。鹤丸苦恼地将被子拉到眼睛下方。

「滴滴——」

放在枕边的手机传出了邮件的声音。这个点谁还会发邮件过来啊?

「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要乖乖起床哦,鹤^ ^。三日月」

……哈?来接我?

以及这家伙怎么拿到我的邮箱地址的?!

鹤丸的心脏忽然狂跳起来,胸口的一阵压抑害他必须大口大口地呼吸。握紧的手像是要捏碎手机一般。

啊……要是见不到明天就好了……

鹤丸自暴自弃地躺成了大字,任凭手机从手里滑落到了地板上。



#tbc



评论(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