みかつる学パロ1


连上课的时候都做着这么完美的表情,又没有人在看你。

当鹤丸脑中闪过这一想法时,才后悔地发现自己现在就在盯着三日月。

他有些懊恼地把头转回到眼前的课本上,但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老师枯燥的讲课声再次响起,他又情不自禁地将视线转向窗边的三日月宗近身上。这个人真是完美过头了……要是没有这样的家伙,大家的生活想必会轻松好多。

至少不会在比较中感到输得心服口服。鹤丸想起了昨天在家里和自家老爹的谈话。

「三条家的少爷现在跟你一个班?」

「嘛,姑且是吧……」

「在学校可不能输给他喔。」

「是是……」

明明自己就是三条宗近的下属,还要求我要胜过三日月,真是毫无道理可言。要是真不甘心居于三条家之下的话就不要整天喝酒,在公司多干出些成绩啊,可恶的老头子。

三日月宗近……以前只在和老爹去公司酒会的时候远远地看见过,明明年纪差不多,但对方却充满了随和而又威严的气质,以及那样子波澜不惊的神情,是自己无论如何都模仿不了的。

在那之后自己也有暗暗下定决心过,要将三条家的公子作为目标,但是过了一会儿便厌烦得不得了。也许自己和三日月宗近,原本就是截然相反的人类。


因而新学期开始,当他发现三日月宗近和他在同一个班级,甚至还主动过来打招呼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此前的生命中都未曾如此震惊过。

「哈哈哈,这不是五条先生家的儿子嘛,名字好像是鹤……」

「鹤、鹤丸,鹤丸国永。」

鹤丸慌张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姓。

「嗯。甚好。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今后作为同班同学,请多指教,鹤丸君。」

三日月打完招呼,笑着回到了位置上,留鹤丸一个人呆呆地伫立在教室门口。


「哇,没想到那样子的优等生竟然会认识你呢。」

「我爸和他爸在同一公司嘛……怎么样,吓到了吧?」

午间,鹤丸反坐着椅子,和后座的烛台切聊着天。

「嘛……确实呢,有种帝王接见平民的感觉。」

「在你眼中我就那么渺小卑微吗?!作为补偿我要吃你的便当。」

鹤丸生气地拍着烛台切的桌子,后者只好苦笑着打开便当盒子。

不过鹤丸之前也一直觉得,三日月这种远在天边的人类,应该对自己没什么印象才对。没想到还记得名字啊……虽然只有一个字……

不对,自己在想什么,三日月跟他又没有多大关系。记不记得住自己的名字又怎样。

鹤丸摇了摇头,闷声不响地夹起了烛台切便当中的鸡块。

「你的脸好像有点红,是天太热的缘故吗?」

「什、什……没有的事,管你自己啦。」

鹤丸吃下鸡块便飞快地转了回去,大俱利伽罗在一边默默地看着,小声地吐槽了声「白痴」。


想起老爹昨晚说的话,鹤丸还是觉得底气不足。

三日月不管是学习还是礼仪都完美无缺,在大家心目中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而自己除了经常会吓身边的女生一跳以外,好像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地方。

「不能输给他什么的,不是自不量力么。」

鹤丸轻轻抱怨了一句,忽然头顶被棍状物体狠狠地敲打了。

「现在是自习时间,不要自言自语。」

回过神来才发现一脸严肃的长谷切正拿着一本卷起来的课本站在自己的身前。

「可恶……好痛,这只老师的走狗……」

「你又在嘀咕什么?」

「没什么。比起我,还不如管管在睡觉的烛台切。」

于是鹤丸心满意足地听到了身后响起了同样清脆的声音。


「啊——果然打扫卫生这种事最提不起劲了。太缺乏惊喜的成分了。」

放学后,鹤丸作为值日生留下来打扫教室。

「喂!鹤丸!像这样把扫帚当作立麦,很酷吧?像摇滚歌手一样!」

鹤丸转过身,发现了拿着扫帚跳来跳去的狮子王。

看来今天值日的大部分得自己做了……

「说起来,还有一个值日的人呢,狮子王?」

「啊,他说要先去一趟老师办公室,之后再回来打扫。」

「该不会是就这样逃走了吧……」

「在别人身后说坏话可是不好的哦,鹤。」

背后响起了令鹤丸大吃一惊的声音。转头一看,果然是那家伙。

「哦,回来了吗三日月!要不要来模仿摇滚歌手?」

狮子王依旧兴致勃勃地握住扫把,怎么看那样子都不像是一个高中生啊。

「哈哈哈,真有活力啊。不过,还是在打扫完之后再说吧?」

「嗯……说的也是。」

听从了三日月的建议,狮子王终于正常地拿起了扫帚,开始扫起地来。

果然这家伙的话里充满了无形的压力啊……鹤丸感到了些许凉意。

「那我们这边也开始吧,鹤。」

三日月朝自己这边笑了笑。

能不能好好地叫全人家的名字啊。明明之前好好地告诉你了啊。

话虽如此,鹤丸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对三日月指手画脚的立场……他的确是这么想的,直到他看到三日月试图用黑板擦来擦课桌。

「喂,住、住手啊大少爷!!!」


「终于结束了……快要累死了……」

「没想到鹤竟然这么擅长打扫卫生,不得不向你学习呢。」

「这种程度谁都会啦……」

拜三日月所赐,打扫卫生的时间比平时长了一倍。

不过,如此完美的人,竟然对打扫这种寻常的事情相当地不擅长呢。总觉得,离这个人的距离似乎也没有那么遥不可及。

「总觉得今天见到了你不为人知的一面呢。以前在宴会上看见你的时候,觉得天下恐怕没有再比你更完美的人了,没想到面对这些杂事反而会无能为力吗。哈哈,真是意外的惊喜呢。」

鹤丸趴在桌子上,一边擦着汗一边说。

「我也很惊讶,五条先生的儿子,一段时间不见,竟然长得这么好看了。」

三日月笑着回复鹤丸。

等等,他刚刚说什么?好看?

鹤丸猛地直起身子。不会是太累了产生幻觉了吧……

「说起来,我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哦,鹤不想知道吗?」

「诶?」

鹤丸还没来得及理解三日月所说的话,身体忽然从后面被抱紧了。

这这这这这是什什什什么情况……?!!

这显然已经超过了鹤丸脑中的惊讶度测量表的量程,鹤丸的心跳变得急剧。

「说吧,今天上课的时候偷偷看了我多少次。」

三日月的吐息擦过鹤丸的脖子。

糟糕了……这家伙内心是个色鬼啊……!

鹤丸绝望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不抱希望地挣扎了一下,果然对方的力气比自己大多了。

正当鹤丸茫然无措之时,教室的门突然被拉开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鹤丸觉得自己的人生正在朝着不得了的方向转变。

「本大人倒垃圾回来啦!话说……两位是在做什么?」



#tbc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