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命治療


「刺啦」一声,赤司意识到手上的固定胶带被撕去。尖锐的吊瓶针管被粗暴地拔出,一些液体撒在手上,产生了凉凉的快意。

勉强睁开了沉重的双眼,出现在眼前的仍旧是全身上下被白色包裹严实的怪物。自己明明还有意识呢,医生们难道不怕被消费者投诉吗。要是能骂骂他们就好了,赤司想,但是在绷带缠绕之下的嘴唇已经没有知觉了。

到底过了多久呢,从转移到隔离病房开始,世界变得无法由时间衡量。插满了针管的瘦削身体,只是日复一日地被输送着形形色色的液体,从而保留在外面世界的人们看来十分珍贵的呼吸。

仅仅是为了延长生命的治疗,曾经自己如此执著的意义,现在也在脑海中模糊起来了。


「赤司君,醒了吗」

啊,是哲也的声音。果然,赤司一睁眼,便看到了床边对着自己微笑的人。

「今天也辛苦了」

黑子从便利店的塑料袋中拿出了一些水果,一个挨着一个放在赤司的病床上。赤司住的是这家医院为数不多的单人间,但是按照赤司的性格,如果让他住多人病房的话,他宁可放弃治疗吧。

「啊,现在几点?」

住院后,赤司的作息便变得极为不规律。曾经每天坚持的晨练取消。虽然被护士多次要求要好好休息,赤司还是不断联系着学校的篮球教练。赤司对黑子说,既然身为队长的自己被束缚于病床之上的话,队员们一定要加倍训练才行,因而给了队员们更多的训练内容。什么时候才能多为自己着想一些呢,黑子叹了口气。

「已经中午啦,我刚从学校到这里」

「麻烦哲也了。其实不用每天来也……」

「不行」黑子突兀地打断了赤司。

黑子知道对于一个人的在乎程度,与他对自己的重要程度成正比。赤司初中时在篮球上对黑子的帮助,黑子反复提醒着自己不能忘却。更为关键的是,不同于平日球场上不可接近的赤司君,此时的他更令人感到真实,可以说,更像个普通人类。

「……随便你」

好像连让自己说出的话变为绝对的力量都失去了。赤司觉得现在的自己根本说不过黑子,也就乖乖闭上了嘴。望着黑子为自己打开的窗户中的那一方蓝天,赤司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上午浅眠的时候,似乎听到了医生的一些只字片语。

赤司刚想开口,却比黑子迟了一步。

「对了,等赤司君的病好了,叫上奇迹世代的大家一起开个康复庆祝会吧。赤司君也想再和大家好好说话吧」黑子兴奋地提议说。

「驳回。康复庆祝会是什么愚蠢的东西」

「啊,我会联系他们的,赤司君不用担心。明明心里想的是这样,说出来的话却变成了那样呢。对啦,水果还没有洗吧」黑子又将水果装回袋中,仿佛不经意间地咳嗽了一声,看上去心情很好地走出了病房。


当时卡在喉咙里的话,要是坦率地说出口,现在的痛苦就能减轻一些吧,在精神上。如果没有那个人的话,如此苟延残喘的延命治疗也似乎没有意义啊。

「咔啦」

寂静下来的房间再次传来钥匙转动门锁的声响。

那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赤司开始惊慌起来。

「赤司君的选择真是过分,对自己来说,对大家来说,对我来说,都是如此不可理喻呢」

穿着消毒病服的黑子一步一步地走进赤司。

「明明知道我会陪着你」

赤司想活动僵硬的四肢,但是意识早已经无法控制全身的肌肉了。药物的副作用也好,长期不运动也好,现在仅剩的躯壳,除去思考后便只是无用的残骸罢了。就算能说话也好啊,要让他回去才行,然而迫近的距离让赤司来不及思考。

不过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能说的呢,「全部都是我的错」吗?对方好像不会轻易地接受呢。

「不久之后我也会像赤司君一样,被迫封闭于隔离病房的牢狱之中呢。没有意义的治疗,能够接受到现在,赤司君真是太过温柔了」

心电图的波形,在黑子的眼中一停不停地窜动着。


自由啊明天啊,真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词汇呢。至少在静止的隔离病房中,他和他早就学会不再等待奇迹了。


啊,厚重的绷带和碍事的管子,可以替我拿下来吗?


然后在某天,可见的将来,两个人相遇了,彼此搭着肩。


おわり



给阿羽的生贺:p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