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シティアンダーグラウンド

被阳光塞满的教室一角,蝉鸣在耳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赤司睁着一只眼盯着黑板上复杂的图像,视线却并没有跟随着老师急速游走的教鞭。

「充满细胞的是细胞溶胶,其间是各种细胞器。」

像是机械的嗓音毫无感情地重复着。

今天下午会很热吧。赤司想。自己的队员不知道还会不会顶着酷暑来训练,若是如此,要快点制定今天的训练计划才行。

手握着铅笔在纸上草草地写下了训练内容,赤司开始眺望窗外。凋谢的樱花花瓣在泥土里腐烂,长出了茂盛的杂草。

「细胞溶胶中含有大量蛋白质,细胞骨架也存在于细胞溶胶中。」

不想接收到的声信号也无法阻止地传进了赤司的耳朵。然而在因为外面的光过于眩目而想转过头继续看黑板时,将要停止的思考却被迫陷入了深蓝色的世界。


这里是,深海地下城市。

身体包围在深蓝的海洋中。顺利地张嘴呼吸,水泡不断上升,在上方的一片光芒之中消散。看来不会窒息的样子,但是身体却感受到了浮力的作用。

随着身体不断地下沉,赤司惊异于不断朝着自己逼近的景色。

巨大的城市,浸泡在溶胶一般的深海之中。一棵数不清有多少枝条的树从城市底部向上生长,绕成怪异的曲线。说是树,赤司也不明白它究竟是不是生物。放射状的无数枝条向各个方向伸展着,支撑着深海城市。

随处可见的或水平或倾斜的公路像一束塑料带,纠缠在一起最终通向城市的中心。

不断下落的赤司轻轻地在公路上站稳,抬头向上看去,发现海洋中漂浮着形状各异的物体。被铁链缠绕的篮球,皱巴巴的汉堡纸,叠得很整齐的帝光球服,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碎片。

赤司好像知道了这里是什么地方,然而眼前开来了运行于公路与公路间的没有车顶的双层巴士。


不断倒退的公路两旁,是纯白的立方建筑。没有人的行踪,简直像整座城市都被一同埋葬于此处一样。双层巴士没有司机,仪表盘是一片蓝色的模糊。虽然并没有其他人乘坐,但其他座位都塞满了形形色色的几何体,只剩下一个座位。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噪音,像是巨型机器正在工作。城市的建筑虽然高耸而豪华,却不能被称为繁荣。没有绿化与行人,只有无机材料堆积的大厦,死去的街景。对于这辆车要将自己带去何处,赤司目前为止毫无头绪。


巴士最终在看上去像城市中央的地方停住。眼前是一个球形的建筑,分布在球面上的一些圆孔中不断地进出着大小不一的几何体,同时冒着大量的气泡。

赤司伸手触碰着这个仿佛有着生命的巨型建筑,意外地发现它有着体温。

整个城市在深海中孤独地运行着,这里是它的中心。

像是受到邀请,赤司不由自主地出声。

「哲也。」

身体被黑色的绳索紧紧缚住,强行拖入建筑之中。


「一个人真是孤独,虽然如此,还是不希望赤司君来到这里。」

球形建筑的内部,水蓝色的玻璃锦砖镶嵌在四周,聚集着深海中微乎其微的光线。黑子漂浮在最中央,周围充满游动的黑色绳索。

「我也不是自己想来的不是吗。」

黑色的绳索开始缠上四肢,无法做出任何动作的赤司只能冷静地看着黑子。

「这里,是深海地下城市。我的城市。」

明明是平静的语气,不知怎么在赤司听来带上了几分悲伤。这个城市也许是哲也一点点构建的堡垒,现在他在堡垒的中心,与主人面对面。

「为什么最近不来训练了?」

「再也没有光能够到达深海。」

黑子并没有回答赤司,只是低下头。

看到这样的黑子,赤司有点生气,难道一直以来不是自己的光照耀着黑子,带领他走向比赛胜利的那一刻吗。

黑色的绳子勒住了脖子,赤司的呼吸变得吃力。

「这些黑色的东西到底是……」

「无法丢弃的,写着‘弱小’基因的染色质。」

黑子将眼睛闭上。

「明明是和赤司君在一起,却一直笨拙地被困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几乎被黑色所吞没的赤司最后所看到的是黑子眼中,像是二极管光的星星碎片。呼吸的力量被夺走,耳边不断回响着黑子的独白。


「今天的部活还是取消好了。」

从幻觉中醒来的赤司在纸上画上了鲜红的叉。

想要起身,却发现双脚没有力气。赤司叹了口气,将一张纸片从书中抽出。

    

揉皱又重新压平了的纸片上,字迹不太清楚。

那是来自深海地下城市之中的,黑子的退部函。在孤独的海洋中浸泡至今,似乎还带着冰冷至极的水渍。



おわり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