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漿炸裂ガール


像有一条沾满唾液的舌头轻轻地在心肌上舐过,留下一道道粘稠的痕迹一般。

「受不了了……」

一直从心口传来的奇异痒感刺激着大脑皮层,然后开始爬满了整个脑壳。不断蔓延出细小的触手向脑沟中刺入,分泌出黑色的甘甜液体。整个大脑被看不见的线绕紧,狠狠勒住,灵魂像要脱离躯体,感受器无法接受周围的信息。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想要吗,哲也?」

坐在一旁的赤司用拇指轻推了一下注射器,针尖漏出了几滴透明的液体。

黑子大口喘着气,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开始躁动起来。嘴里干得要命,但口水却不断地沿嘴角流下。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黑子迫不及待地将袖子卷起,露出瘦小的手臂。

「真是心急呢。」

赤司不紧不慢地走到黑子身前。

清晰可见的静脉像叶脉一样分布在皮肤下方。说到底只是装满了废物的血管而已,多少次的使用都是没关系的吧。不过黑子不会顾及这些。尖锐的针头穿破皮肤,然后将其内的物质注射入血液循环之中。

赤司一边推着注射器,一边注视着黑子闭眼皱眉的表情,在注射完成之后倏地拔出了针筒,如预料之中地听到了黑子的轻哼。

这是赤司最喜欢的过程。


平静下来的黑子颤抖着起身想离开,却被赤司一把抱住。

「下次再这样时,还要来找我哦。」

耳边的耳语顺着耳道传至听神经,在解除了束缚的大脑上烙下了印记。危险的红色双眼与水蓝色相互倒映,两只瘦削的手交缠在一起。


黑子赶在注意力涣散之前完成了老师留下的题目,身体的力量在一点点流失,因此他不得不依靠双手撑着桌子的反作用力使自己能站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赤司君注射了药物,之后为了解决药瘾而去找赤司君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虽然知道这样对身体会造成很大的负担,却没有办法抵抗不断袭来的一阵又一阵精神上的折磨。

勉强用无力的双腿迈出了一步,黑子决定早点回家躺着比较好。


眼前的色彩因为药品化学作用的缘故而变得迷幻起来。黑色的建筑,蓝色的空气,黄色的光线,这当然算不上美景,可是能做到的也只有忍耐而已。

黑子走得很慢,因为自己的身体快要控制不了轻飘飘的脚步了。周围的同学疑惑的看着他,有的在与同伴小声地交流着什么。

好累……要是有什么支撑着就好了。这样想着,黑子把身体靠在路边的围墙上。冰冷从贴合处向全身扩散开来,让黑子觉得很舒服。

胃里有什么东西在往上冒。黑子伸手捂住了胃部,却来不及阻止异物从食道上升,痛苦地弯下腰,从嘴里流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路边的一个学生模样的人想上前扶黑子,却被他嫌恶的眼神阻止。

用尽全力也无法再走一步,大脑中再次产生麻痹的感觉。


「不是说了要来找我的吗?」

「赤司君?」

一只手被搭上来人差不多高度的肩,黑子将一些重量交给身边的赤司君。

「真是一幅糟糕的样子呢。这种情况还走在路上,不怕被人发现么。」

赤司扶着黑子向自己的家的方向走去。

「没事的……我还能……」

仅凭尚存一息的声音就能拆穿的谎言。赤司擦去黑子嘴角的残留的液体,不再说话。


让黑子在自己的床上躺下,赤司打开抽屉拿出了注射器。

看着赤司将无色的液体吸入针筒,黑子吞了吞口水。

「在这样下去,我就会毁灭吧,赤司君。」

赤司将黑子的袖子卷起,然后在黑子白皙的手臂上寻找着静脉。

「没事哦,因为我会陪着你。」


药物分子顺着静脉向心脏流去。黑子的身体开始痉挛。

「这是……」

黑子睁大眼睛,手指将床单揉起。

「反正从最开始就是哲也选择的吧。」

赤司笑着将注射器扎上自己的手臂。


啊……当初的确是自己拜托赤司君的呢。为了一些这样那样的理由。

「赤司君,像这样过不了多久,就可以结束了。」

「能帮我实现吗?」


脑浆开始沸腾起来,眼前的景象像是被卷入漩涡一般扭曲起来。

手被另一只手握住,两个人的嘴唇贴在一起。

桌子上摆放着的小小的瓶子,黑色骷髅记号,简短的氰盐化学式。

    

「这次的药物,可以更快地让脑浆炸裂开来哦。」



おわり


给饿一的生贺wwwwww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