さよならミッドナイト

黑子按下床灯的开关,注视着狼藉的四周。床边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下方整个城市阑珊的灯火。窗前的桌子上铺着白色的桌布,摆有两个盛着紫红色液体的高脚酒杯。黑子想起来,这好像是黄濑君带来的很高级的红酒。

左手边的柜子上放着几罐喝空了的啤酒和一包保险套。头好疼。之前的记忆因为酒精的作用而变得像溶解在水中的化学药品一般无迹可寻。

当黑子准备掀开被子,才发现身边躺着赤裸的黄濑。轻微的鼾声伴随着体表相贴而传来的温度,让黑子稍微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嘛……不叫醒他也无所谓。」

黑子用尽量不惊动黄濑的姿势穿好了衣服,望了望周围,打消了收拾的念头。无声息地走到了门口,黑子转头望了望笼罩在黄色灯光下熟睡的黄濑,打开了房门。

「再见啦,午夜的黄濑君。」

最后的夜晚即将拂晓。


「小黑子,今天没有工作安排喔。我能请你看电影吗?」

当黑子看到这条简讯时,先是惊奇,接着便想干脆地拒绝掉。和黄濑君一起上街的话会引来很多目光的。只是单纯的这么想。然而因为很久没有回信,结果黄濑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呐呐,小黑子,简讯收到没有?」

「收到了。」

「太好啦,有空的吧?我已经订好电影票了。你现在在哪里?」

明明自己还没说答应,竟然就这样决定了吗。黄濑的少根筋让黑子感到无奈。但拒绝的话却无论如何说不出口;好不容易在心里编造了借口,却被黄濑的一句话硬生生地打消了。

「这是我第一次和恋人约会哦,小黑子。」

「啊……」

恋人……吗,这个称呼可不是能随便乱用的啊。

「小黑子在哪里呢?」

「图书馆。」

「好的,我马上过来。」

黑子还想追问黄濑刚才的话,对方却快了一步先按下了结束通话键。放下电话,再打开书来看时,思绪已经完全无法聚集到文字上了。黑子很少去图书馆和学校之外的地方,更不用说电影院这种对他来说毫无意义的场所。黄濑君的要求真是每次都很乱来啊。黑子不满地开始收拾起东西。


「黄濑君,你太招人显眼了。」

就算是周末也是一身正装的黄濑,走在街上的目光聚集力不亚于一个没有穿衣服的人。黑子跟在黄濑身后,周围的视线让他感到浑身不舒服。

「啊?嘛,因为是小黑子,所以要穿得正式一点嘛。」

果然模特这种身份就是给身边的朋友造成不便的存在吧。


「竟然真的告白了啊?感动死了……」黄濑的眼睛紧盯着屏幕上的画面,同时伸手摇了摇身边的黑子。

「唔……已经放完了?」黑子睁开惺忪的睡眼。

「小黑子好过分!约会看电影竟然睡着了!」黄濑不自觉地换上了平日对黑子惯用的哭腔。

「啊……谁让黄濑君选的是恋爱片。还有约会是怎么回事?」

「当然是恋人间的约会啦!能一起看电影什么的。」黄濑认真地说。

那个不用成为恋人也可以啊……黑子叹了口气。

「难道小黑子就一点想法都没有吗?我可是在等着回答哦?」

「如果是黄濑君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哦。」黑子仿佛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得出的回答。

「真的?这么随便的口气……」

「再不看电影的话就要错失剧情了哦,黄濑君。」黑子笑笑,自顾自地将目光转向荧屏。

平静的话说出口之时,内心的澎湃只有自己才明白。黑子的瞳孔中倒映着电影里飞逝而去的景象,脑内却反复咀嚼着黄濑所说的话中蕴含的情感的重量。好想偷偷瞟一眼一边的黄濑君。但是心中理智的声音阻止了差点肇事的动作。

然而接下来黑子并没有思考的余地。眼前的屏幕忽然被黑色的身影遮住,有手臂环上后颈,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在接触了嘴唇之后长驱直入。头脑瞬间空白的黑子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却无法逃离嘴被堵住的难受。

「哈……」

好不容易挣脱了的黑子大口地喘着气。

「这样就算小黑子的答案了吧。」

黄濑笑着用手指拭去了黑子唇边的唾液,然后继续看着电影。

「黄濑君真是太自大了。」平复下来的黑子盯着若无其事一般的黄濑小声抱怨。

「那是因为小黑子总是那么被动啊。」

与俯视的视线相接触的一瞬间,黑子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迅速低下了头。果然自己真是不适合电影院这种地方。


「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吃饭?」

电影结束后,黄濑说是时间太晚了不如由他来请客吃晚饭好了,就被带到了这个一点都不像是餐厅的地方。偌大的房间中有一张单人床。窗边摆着桌子和已经上好的食物。这里,怎么看都像是宾馆呢。

当黑子不解地转身时,黄濑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红酒。

「难道黄濑君还想喝酒不成?」

「对呀,因为是值得纪念的日子嘛。小黑子也来喝?」

「不行,我和黄濑君都是未成年人。」

「嘛、嘛,不要那么死板啦。」黄濑拿着酒走到桌前放下。「工作的时候反正喝了不少了。」

看着黄濑熟练地把酒倒进两个高脚杯里,如果不是认识,黑子一定会认为眼前这个人是久经世道的社会人吧。黄濑君虽然看上去不成熟,但的的确确已经有大人的样子了。相反的是自己虽然明白应该怎么做,却总是不能鼓起勇气尝试一些未曾尝试的事。在这方面,自己真的是很敬佩着黄濑君。

此时此刻,主导着的是黄濑君。黑子想着,同时在桌边坐下。

「来干杯吧。」黄濑示意黑子举起酒杯。

「真是喜欢做奇怪的事……」

举着酒杯的黄濑脸上透着腼腆。玻璃杯相碰,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把酒杯移到嘴边,小心尝了尝里面陌生的液体。看到对面的黄濑二话不说就大口喝了下去,黑子也轻轻地扬起杯子将酒倒入口中。

说不清楚是什么味道。黑子想起了和黄濑在电影院的接吻。嘴中并不是什么甘甜的感觉,却能令人安心。

「哦——小黑子喝起来也很厉害嘛。」黄濑似在表扬地说。

「『也』是在说自己酒量绝佳吗,真是自大。」

「咦?我没这么说呀……」

黄濑再次向酒杯中倒入了酒。注视着液体渐渐填满杯子,眼前的景象逐渐变成重叠的影子。头变得沉重起来,为了让自己舒服一点,黑子干脆将头上了支撑在桌子上的手臂。

「不好,难道小黑子喝醉了?」

停下手上的动作,黄濑想伸手触摸黑子的脸,却被黑子抓住了手。

「我想……先睡觉。」

眼前的东西已经看不清了,耳边的话也几乎成为了窸窣的噪音。四肢开始不听自己的使唤。一开始果然不能喝酒,但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黑子趔趄地走到床边躺了上去。

模糊的视界中,黄濑君在向自己走来。到底说了些什么呢?听不到也不想去听。意识像是困在了深海中,被巨大的压力囚禁起来。

像这样睡着应该没关系吧,黑子闭上了眼睛。


晚上的温度较白天下降了不少。黑子有点后悔今天出来的时候只穿了那么少的衣服。如果黄濑君现在在身边的话,会是冲上来抱住自己呢,还是脱下外套给自己呢?

午夜的街道偶尔有几个行人走过,带着疲惫因而不自意迟缓下来的脚步。想起昨天的黄濑,黑子仍旧没有理清自己的思路。

自己希望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即使得到了也会不满意。为什么此刻会无故地感到悲伤呢,明明昨天自己也是感受到幸福了的呀。

一句话都不说,默默地支撑着自己,难过的时候,在身边给自己笑容。这样的黄濑君若能永恒存在的话,自己一直撒娇也是可以的吧。

但是停不下来的时间,一到午夜便成为了过去。如果黄濑君喜欢的只是那样的方式而不是自己本身的话,即使改变不了但也想试着改变,即使忘记不了也想试着忘记。

「再见了,黄濑君。」

「这样喜欢过我,教会了我信任的黄濑君,作为恋人的黄濑君。」 


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小黑子——!」

还没看清对方的表情,就被一下子拉入怀中。

「无论如何,也想告诉你。」

「即使是遇见过,也已经足够幸福了。」

不忍心推开,只能默默地感受被身体被包围的感觉。

闭上眼睛哭泣的恋人,如果再次睁开的话,两个人就已经分别了吧?

在午夜紧紧相拥的恋人。最后的夜晚即将拂晓。



おわり。


给四口和瓜瓜的生贺……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