ぼくらの成長痛み

视野的左边是长了些杂草的操场,有许多看不清面孔的男生队列散乱地跑着步。右边是晴朗的天空,蔚蓝色一直向远方延伸,最终在地平线淡褪为模糊的白色。


颠倒的世界也很有趣呢……黑子坐在草地的边缘,双脚支起,头顺势靠在了膝盖上。手指不断地摩挲着身边一棵快要枯死的杂草,偶尔抬起手来回抚摸胫骨和腓骨。那里的深处,有隐隐的痛感不断地刺激着他。


「阿哲,怎么样了?」

视线被肌肉线条分明的小腿占据,黑子不得不抬起头来。

「啊……还是很痛。」

「所以我说了啊,趁着现在是体育课快去保健室。」来人显露出焦急的神色。

「青峰君不用担心我啦。快继续去跑步。」

「不行了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中途从操场跑出来的青峰无奈地擦了擦脸上的汗,然后转身跑向了队伍。

然后黑子继续歪着头,看着青峰远去的背影。

    

「好痛……」


结果当体育课结束,青峰再来找黑子时,黑子却不见了。


当青峰四处询问后十万火急地赶到保健室时,放学时间已经过了,保健室里早就没有了老师的踪影。窗户打开着,白色的窗帘被轻轻地吹拂而摇动,青峰愣住了。

看到黑子安静地躺在床上,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

「青峰君……?」床上的人睁开眼睛。

「啊?吵醒你了?」

被吓了一跳的青峰顿时手足无措起来。黑子伸出手,示意青峰坐到床边。

「我没有睡着哦。」

「果然很痛吗?」青峰担心地问,本想说的「早就让你来保健室了」这句话,在看到黑子痛苦的神情后就被默默地咽回了喉咙。

「嗯。不过没关系,老师说是生长痛。」

「生长痛?那是什么啊?」

「因为骨骼发育太快,最近篮球训练又有些过度,所以今天突然痛了起来。」

黑子耐心地向青峰解释着。对于从来对生物这方面的科学毫无兴趣的青峰来说,就算是再简单的事情也会变得难以理解吧。

「果然不懂啊,不过阿哲没事就好了。」青峰吞吞吐吐地说。

「是呢……」


之后两个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状态。

黑子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就这样无视青峰闭目养神,但是这样的话青峰君也太可怜了,黑子想。明明已经到了放学时间,但是从下肢传来的痛感将身体牢牢地钳制住,动弹不得。这样看来去不了篮球部了,还是向赤司君请假吧。

「青峰君,你等等去篮球部的话,能帮我向赤司君请假吗?」

「你这幅样子我怎么能放心去部活啊!而且阿哲不来的话就完全没有意思啊。」青峰好像是听到了不可思议的话一般,声调突然提高了不少。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总是持着奇怪又自我的论调的青峰君,不知道该说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对啦阿哲,干脆我和你一起躺着吧!」

虽然是提议的口气,但青峰的右手却自顾自掀起了白色的被子,然后脱掉鞋子和黑子躺在了一起。

「……青峰君,我可以把你踢下去吗?」

黑子向床的另一边靠了靠,然后伸出脚踩上青峰的大腿,装出一副要将青峰君踢下去的样子,却不料脚被具有身长优势的青峰抓住。看到笑得很开心的青峰,黑子羞愤地将头扭向一边。

「呐,阿哲,你刚才说的生长痛,是这里痛吗?」青峰用手握了握黑子的小腿,黑子立刻发出了吃痛的喘息。

「嗯……所以请快点放开好吗。」黑子克制着想用加速传球的力道一拳打在青峰鼻子上的想法。

「说起来我小学的时候,这里倒是经常变得很痛呢。」青峰放开黑子的脚,后者顺势整个人都翻过身去背对着青峰。「难道这也是生长痛吗?」

「应该是吧……青峰君发育得比较早呢。」虽然不知道疼痛因何而起,却的的确确用身体感受过呢,不愧是体验派的青峰君。

「那时候几乎每天晚上都会痛得很厉害,感觉脚都不像是自己的了。虽然想着明天应该就能好,但是疼痛却日复一日地袭来呢。找不到人诉说,只能靠自己咬牙承担。如果是这种感觉的话,我一定要好好陪在阿哲身边才行。」青峰认真地说着,将手环上身边的黑子。


听到青峰的话,黑子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曾经一直都在承受着这样的痛苦吗……跟青峰君一比自己真是弱到不行。明明是自己成长所带来的等价交换,却在无形中强迫了青峰君陪自己承受。

然而能将脆弱的东西小心地呵护起来,即使自己并没有要求,出于内心,也会想道一声感谢吧。在夜里孤独地因疼痛失眠的青峰君,光是想象就已经冷静不下来。

环绕着自己的手臂上传来的力道,这也是付出了代价所得到的吧。那么自己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维持不断的,像这样的生长呢?


「青峰君真是……太狡猾了……」虽然不甘心,却也只能下定决心去做了。

「啊?我怎么了?」

「没什么。」


但是一旦付出了代价的话,总会有相应的痛楚到来,并引领着自己的成长轨迹与身边这个人相交吧。


午后的保健室,两个人静静地相拥着。

从肋骨之后,脊骨之前那个不停跳动的器官处断续传来的细小的疼痛。

「这样的生长痛,真是太过幸福了啊。」



おわり



给糕糕的生贺^q^!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