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れ外道とチョコレゐト


「喂,这些话可不能说出去哦。」

「隔壁班的那个篮球部队长,还有那个水蓝色头发存在感低弱的少年。」

「做了那种不能做的事哦。」

「诶?」

「你们在聊什么,让我也加入吧?」

以低劣的流传方式,冲破了外壳渗入的不堪传言。像是甜蜜的巧克力,谁都想上去黏黏糊糊地尝一口。沸腾的脑袋与沸腾的话语,不管是健全还是不健全,都缓缓嚼碎吃了下去。


练习结束。精疲力尽的黑子找了就近的长凳坐下。赤司递过来毛巾,示意黑子擦干净身上的汗后再换衣服。

「赤司君还不走吗?很晚了哦。」

换完了衣服的黑子看着站着不动的赤司,疑惑地问。然而赤司没有回应。

「赤司君?」


渐渐上了瘾的全体疯狂。

「他们两个……」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惊讶到捂住了嘴巴。

「千真万确。」

已经推倒了的骨牌浩浩荡荡地行进着,吞没了安排好的路径上所有碍眼的事物。这样做很开心吗?

「至少我是开心的呀。」


「赤、赤司君,请放开我……这是要去哪里?」

手被赤司紧紧拽着无法挣脱。黑子就这样直接被赤司强行拉出了部室。在众目睽睽之下,赤司只是淡然自若地拉着黑子的手朝着校门走去。

『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了……』

「哲也,跟我去一个地方。」

队长的命令是绝对的。从自己入部起,就不断地被队友们灌输这一条原则。虽然自己也并不想反抗就是了。黑子气喘吁吁地跟着赤司跑起来。

发掘自己的是赤司君。认可自己的是赤司君。每天一对一训练的是赤司君。所以只要是赤司君的话,一切都没有问题。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都可以完全地托付不是吗。


「这里是……」停下来的两个人不停地喘着气。面前是一扇生锈的铁门,一个一个的黑色斑块分布在各个角落,让人看着十分不舒服。虽然就在街道一侧,但并不显眼,至少黑子从未注意到过。两旁都是装潢华丽的商店,究竟是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有这样的一扇门呢?

赤司用钥匙打开了门。里面是通向下方的楼梯。

「这里是赤司君的家?」

「不是。」

当然不是吧,谁的家会在这种地方。觉得刚才自己的疑问太过冒昧,黑子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楼梯的尽头是模糊的一片黑色,黑子开始恐惧起来。但是看到赤司不由质疑的眼神,还是吞了吞口水跟着走了进去。


「这可是秘密哦。」

「在地下室里,那两个人……」

撕开了锡箔纸的巧克力吸引没有理智的人们聚成一团。如果将可笑的秘密分享,快乐也会变成两份的吧。要让更多的人快乐起来才行呀。「我也是这么想的。」


「阿哲,最近你一直和赤司一起回去?」训练休息中。看到好几次黑子和赤司一起走出校门的青峰疑惑地问。

「怎么了吗,青峰君?」

「好奇怪啊,你们不是不顺路吗?」

「青峰君居然会注意到这些吗,好意外。」

「阿哲你!」

篮球场中传来了哨声,两个人站起来准备继续训练。

「阿哲,我听说……」

「请专心训练。」


蔓延的速度比一般要快呀。加上了一大堆添加物的廉价饲料,能够让人如此满足吗。漂亮话听起来就知道是假的,俗言俗语的甜蜜才是真的。锁链缚着四肢,没有灯光的地下室,重重的喘息声。挣扎着低吼而出的「喜欢你」到底是漂亮话,还是俗言俗语的甜蜜?


「然后呢?那两个人怎样啊?」

「之后就○○○○○○○○○○了啊,而且○○○○○○○○○,○○○○○○○○。」

「真的吗?○○○○○吗?」

「对呀,其实是○○○○○○○○○○这样呀。然后○○○○○○○○○○○○。」

「○○○○○○○○○○○○○,真是下流呀。」

「对啊。○○○○○○○什么的。」


○○○○○○○○○○○○○○○○○○○○○○○○○○○○○○○○○○○○○○○○○○○○○○○○○○○○○○○○○○○○○○○○○○


○○○○○○○○○○○○○○○○○○○○○○○○○○○○○○○○○○○○○○○○○○○○○○○○○○○○○○○○○○○○○○○○○○○○○○○○○○○○○○○○○○○○○○○○○○○○○○○○○○○○○○○○○○○○○○○○○○○○○○○○○○○○○○○○○○○○○○○○○○○○○○○○○○○○○○○○○○○○○○○○○○○○○○○○○○○○○○○○○○○○○○○○○○○○○○○○○○○○○○○○○○○!!


吃饱了巧克力满足地打起了饱嗝。要是把利害一致当做卖点的话就很容易散布开来,顺应着大家的要求将其分享。

巧克力吸引着虫子,将自己咬成一副残骸。如果你的话会填什么进去呢?廉价的欲望、满足之类的我已经不需要了。

也不算是谜团吧,答案到底是什么呢?

「不知道啊!」


「想听一个故事吗?」站在教室角落的,水蓝色头发存在感低弱的少年。

「在某一天放学后的故事哟。」


「不敢相信吗?我当然也是呀。」

少年露出抱着炸弹似的微笑。



おわり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