クルマノナカ


自己的上司赤司君是个让人读不懂的人。

虽说作为秘书有了解自己老板性格爱好的必要与义务,但即使是善于观察人类的黑子,也拿赤司这样的人没有任何办法。对于似乎每时每刻都有着不同人格的赤司,黑子总是应付得很吃力。不过这倒并不影响赤司对黑子秘书的信任。也许把工作交给一个并不是完全了解自己的人,能够让这些人更有安全感吧。

因此黑子只是尽力地去完成赤司给他的任务。揣测人心的技巧之类,恐怕对于自己的老板并不适用。

不过正是因为这样,赤司才能年纪轻轻便成功创业,成为大型企业的总裁。并不是否认自己有这个能力,不过要同赤司君竞争的话,果然还是不行吧,黑子想。尽管是同龄人,差距也是存在着的。

然而黑子的内心仍抱有一点点想窥察赤司内心想法的愿望,并且无法压抑自己,所以他的确这么做了。比如在赤司发着呆的时候娓娓道出他所冥思苦想的内容,或是在赤司开口前便早早完成了工作等等。即使这样,赤司也还会时不时地做出一些他完全无法理解的举动。


就像刚才从他嘴里说出的「今天陪我一起回去」这样的话。

在一瞬间黑子以为自己听错了。随着赤司来到地下车库的黑子反复咀嚼着刚才赤司所说,脑中飞快地扫描着赤司最近几天的行程安排,却无法得出话中有话的结论。『难道真的只是普通的回家?不对,这已经是属于私生活了,老板怎么可能会让秘书在这方面有所干涉呢。』

当赤司让黑子坐在副驾驶上时,黑子仍深信着他们仅仅是要去进行突发的商务会谈,或者是其他的公事罢了。

轻握着方向盘,赤司的手指骨节微微泛出略浅的颜色。赤司没有自己的专用司机。听着是如此不可思议的事,黑子也曾经询问过。不过赤司说「不能把可能会危及自己生命的事交给别人去做呢。」黑子也觉得有一定的道理。

无论是里面还是外面都是仿佛能够将人吸入的黑色。皮革覆盖着车体可能会与人体接触的部位,摸上去有些粗糙冰冷;其他的木制部位又是光滑而典雅,两者想结合给人一种和谐的舒适感。车内放着赤司喜欢的古典乐,不谙音乐的黑子并不知道乐曲的名称。但静如流水的音符与舒缓悠扬的旋律,迅速让他的身体放松下来。


「赤司君,我们要去做什么?」看着车渐渐行出车库,黑子决定询问他们的目的地。

「不是说了吗,陪我回去。」赤司的眼睛注视着前方,小心翼翼地驾驶着。

到底是开玩笑还是在说真的啊……至此无法判断。黑子望了望赤司的侧脸,依旧是一成不变的冷静表情。为了在任何事物之前都能显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而一直保持头脑冷静是必要的。至于这样是否会对他人造成困扰,也要看当事人是否在意这点吧。


「……赤司君有被人说性格不好之类的话吗?」

「没有人当面对我说过哦。」

果然还是有自觉的吗,知道背后会被人议论。不过黑子倒是不介意为这样的人工作,要说为什么的话,『自己的上司是比自己厉害的人』一旦产生这种想法,才能好好地作为秘书进行工作,只是需要稍微费点力气对付突发的状况便可。

「那赤司君是很擅长说谎的人吗?」

车飞驰在黑子所不熟悉的路段。赤司笑了笑,用「原来你连这都不知道」的表情对黑子说「算是吧。」

毕竟身在商海呢。黑子松了一口气。「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呢?」

「我家。」

「赤司君,请你认真……唔——」

突然的急刹车让黑子失去平衡,后半句话因惯性而未能顺利说出。

「对你,我不会说谎。」

回过神来的黑子诧异地转过头,四目相对。

「赤司君……」

赤司轻轻地将身体像黑子这边靠过来,伸手将黑子的手压在车窗上。

『为赤司君工作,还有另一个原因。』

停在马路中间的黑色轿车,透过车窗可以看到红色与水蓝色混杂在一起。

『喜欢。』

被狭小的空间所限制,身体动弹不得。

『糟糕了……』



おわり


给kubi的生贺

竟然能拖那么久还写的那么仓促……我真是……((掩面

不过没想到kubi竟然才初三啊啊啊啊啊我的魂(啥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