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虫モンブラン


青峰犹豫着将手伸向手机,却仿佛触到了烫手物一般地将手缩回。

在自己的生日打电话给阿哲,听起来真是很丢人的事。明明已经不在同一个学校了,那家伙怎么可能还会给我过生日呢?不过如果是阿哲的话,应该……胡思乱想的青峰感到了脑容量的不足,干脆再次自暴自弃地躺在了床上,却在听到手机铃声的那一刹那如神经反射地弹起了身体。

「喂?青峰君?生日快乐。能请你出来吗?」

「啊——阿哲?!我现在就——」

大脑反应速度明显迟钝于身体反应速度的青峰下一秒就跑到了窗前,看到了在楼下笑着挥手的黑子,他恨不得撞碎玻璃马上跳下去。

「青峰君,你可不要跳下来啊。」

手机里传出了黑子的嘲笑声。青峰意识到自己又被小看了一次。


「什么,我生日你就请我吃那么小一个蛋糕吗?」

坐在街边的一个糕点店舒适的软布沙发上,青峰指着自己餐盘里那个在他看来小得可怜的蛋糕不可置信地问。黑子坐在餐桌对面,此时正在专心致志地对付着香草奶昔,因而并没有马上回话。一些阳光悄悄地通过身边的落地窗撒在白色的桌布上,分出了昏昏沉沉的光影。

「生日快乐,青峰君。」

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吸管,黑子轻轻地说出了祝福。

「哦……谢……谢谢。」

这样的感觉好奇怪啊……上了高中后,两个人就再也没一起吃过饭。虽然那些两个人从早到晚勾肩搭背的日子闭上眼睛就能清楚地映在眼前,可是当下却无法做出更为热情的回应了。青峰抓了抓头发。

「蛋糕是礼物,请用。」

「喂,虽然阿哲能给我礼物我很高兴,可是这分量太不够了啊!」

「难道想让我喂你吃吗?」

黑子一脸嫌弃地看着马上脸红起来的青峰。

羞愤起来的青峰狠狠瞪了再次吮吸起奶昔的黑子一眼,无视了刀叉,直接将那个小小的浅褐色蛋糕一口塞进嘴里。

「不愧是青峰君,完全感受不到约会的气——氛——啊。」

黑子的手用力地握住了玻璃杯,手指的骨节浮现出白色。

「对了,这种蛋糕叫什么来着?」

咀嚼着食物的青峰含含糊糊地说。

「蒙布朗。栗子泥做的蛋糕。好吃吗?」

「怎么说呢……味道好像很怀念呢。之前应该有吃过来着。是什么时候呢……」

黑子不再理会自言自语的青峰,转头看向了窗外。

   

「阿哲,这种蛋糕叫什么?挺好吃的。」

「蒙布朗。」

篮球部活动结束,青峰和黑子两个人像往常一样坐在了点心店里。虽然肚子并不饿,但真正想要的也不仅仅是饱腹感罢了。这个习惯是一个人心知肚明,而另一个人却懵懵懂懂的事。

平常一直吃着汉堡的青峰,被黑子强迫着吃下了自己送的蛋糕。

「今天是青峰君的生日吧?生日快乐。」

黑子站起身,擦掉了青峰嘴角残留的栗子泥。

「喔,要不是阿哲提醒我都忘记啦!谢啦。」

青峰开心地笑着,顺手搭上了黑子的肩膀。走出了店,青峰像突然领悟了什么似的对着黑子说「今天再一起去那个公园打球怎么样?」

「不要再像之前那么晚就好啦。」之前两个人因为打到太晚然后睡在了公园,还害各自的父母担心了一整晚的事,真的不想再发生第二次了。

「诶?今天是我生日哦?时间应该由我来定吧。」

黑子想开口辩驳,身体却被青峰不由分说地拉着向前跑了起来。真是无可救药的篮球笨蛋啊,黑子这样想着,又默许了他的霸道决定。难得生日,就特别地陪他打到晚上好了。

不,如果是青峰君的话,无论何时提出任性的要求,自己也一定会答应的吧。

「谢谢你啦,阿哲。」

青峰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怎么了?」

「特地帮我过生日什么的。」

即使是小小的一个蛋糕,虽然嘴上说着不够,在心里幸福的重量却已经将青峰压得喘不过气来。不管是在初中和高中,会给自己过生日的,除了五月以外就只有阿哲了。自己并不算是会因为朋友稀少而感到寂寞的那种人,但是一想到能有人一直记着自己的生日,心底的感情就要源源不断地喷薄而出一般。

这么一想,真是没有的胆小鬼呢。青峰自我嘲笑着。


「青峰君能觉得开心就好啦。」

明明只要看着青峰君,就有许多的话想要对他倾吐,可是即使在生日这种重要的日子,自己也还是只能送上一块蛋糕什么的。这种感觉要怎么形容呢?依恋,依附,依靠,想和他一直在一起,想一直坠入其中。然而每次自己无法顺利地表达,只有编织失败的只字片语,是承受不起自己感情的重量的呀。


『ありったけの想いは、これだけの言叶に。』

『全部的想法,就在这些话中。』

『爱したけど重いわ、それだけのことなの……』

『虽然很爱却又好重 就只是那样的东西吗……』


然后只剩下了逃避啊,像极了胆小鬼呢。


青峰躺在床上,望着空洞的天花板发起了呆。手机静静地躺在桌子上,没有去电已经来电记录。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暮色四合。

「现在的话,就算打给阿哲也太晚了吧……」

青峰对自己的胆小有点懊悔。明明想要见面,却连拨打那个早就存在手机里的号码的勇气都没有。到头来还是给自己上起了麻醉,将想要说的话咽回了喉咙。


黑子一个人盯着空空如也的餐盘,叹了口气。

自己究竟是得了什么病,才会在糕点店浪费了一整天的时间,却没有把青峰君约出来呢?

回不去了。心里有个声音叩打着自己。打开手机,没有任何来电记录。果然自己不去联系的话,青峰君一定会忘了自己的生日吧。

但是为什么,到了高中后,反而开始踌躇,害怕起来了呢?明明还是能够触碰得到,却总感觉是已经消失了般。

但是就这样放开手的话,便会真正地消失吧。

黑子将手中的叉子狠狠地插向了空无一物的盘子,跑了出去。

    

『本当だって良いと、思いながら、「嘘であって」と愿うのは』

『即使是真的也好,在这么想的同时,希望着「那是骗人的」』

『アタシがまだ、弱虫モンブランだったから。』

『因为我仍旧,还是个胆小鬼蒙布朗』


躺在黑暗中的青峰,突然听到了从窗外传来的微弱声音。

「青峰君……」

心脏开始雀跃不已,血液的传输开始加快。青峰打开窗,在视野中搜寻起那个身影。

「生日快乐呀!」

然后在微弱昏黄的路灯下便看到了朝着自己挥手的,曾经无比熟悉的影子。


来不及思考的胆小鬼马上跑下了楼。


看到青峰在窗口消失,黑子将身子靠在了电线杆上。

「如果这就是你的答案的话……」


胆小鬼一边笑着,一边喘着气。



おわ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