モザイクロール

 

「赤司君,请吃吧」

黑子微笑着,将盘子端了上来。

「你在搞什么?」

「这是我对赤司君的爱意」

盘子里是四分五裂的马赛克卷蛋糕。

赤司从梦中惊醒。毕业之后,自己到底做了多少次这样的梦了?

总是被突如其来的话语刺穿。

「明天的比赛,那个叫诚凛的学校,好像有你原来的队员哦」

原来的队员吗……赤司笑了笑,然后又沉默了。语言真是锋利的武器,只要将几个字改为过去式,就能将一个人毫不留情地击出巨大的伤口。从伤口里不断地流出,名为「爱」的液体。

他和过去的自己多么相似。

这点一直是帝光篮球队员们的日常话题。几乎同样的身高,同样的脸型,同样的体格,除了瞳色与发色,简直如同双子一般。这样的两人相爱,也算是孽缘吧。

他到底是哪里吸引了自己呢,赤司痛苦地回忆着。体力不行,每次训练都忍不住要趴下;说起成绩,也不算特别的优异;就算在篮球上,也不能称之为篮球队的王牌。那么此刻自己为什么非但没有厌倦黑子,反而加倍地滋生了对他的渴望呢?

「被过去束缚着什么的,真不像你」

面前身着帝光球服,还留着刘海的过去的自己嘲笑了一句。

「被过去束缚着不是也挺好的吗。说不定这次洛山和诚凛的比赛之后,我们又可以……」

「懦弱的借口呢。不是说一直全胜的你是永远正确的吗」

「但是这次……」只有这次,有比胜利更重要的东西值得衡量了。

「真是理解不能,明明是他选择退部的吧?」

因为自己分不清爱和欲望,解放了还不该解放的东西,才让黑子走上退部的道路。

「即使如此,还是……喜欢」

「不行的,消失的东西就已经消失了」

……

难道真的没有所谓的爱世存在吗?赤司呆呆地望着曾经留着刘海的自己,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想把过去的自己扼杀。

但是现在的自己再也没有任何的话语与优越能让过去的阴影溃散。

「他已经不属于你了」

「你不要再说了……」赤司不停地喘着气。

「这不也是命运吗」

看着过去的自己一点一点地消失殆尽,赤司起身穿好了队服。

「即使是如此也罢」

被切得四分五裂的马赛克卷被黑压压的蚁群占据,逐渐悲哀地失去了形状。

 

 

おわり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