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の世界のルール


对奉太郎来说,今天也是平凡的一天。

和头顶的蓝天,脚下的校舍,流动穿梭在身体周围的空气一样,毫无改变的自己与毫无改变的日常生活,像看不见尽头的列车轨道一样单调地通向着远方。

每天都是枯燥的笔尖擦过纸面的声音,它写下的答案,难道就只有一个吗?这也就是所谓「平凡」的滋味。

「奉太郎每天吃午饭的时候都是像这样一副难以下咽的样子?可怜啊,实在是太可怜了」

拿着筷子站着的里志从上到下打量着坐在一边的奉太郎,那笑眯眯的神情让后者浑身不自在。

「啰嗦……吃你自己的啦」

奉太郎没好气地拍掉里志伸向自己便当的手。

「唉。难得找奉太郎一起到天台来吃午饭,为什么你还是这么冷淡呢?胸口好痛啊,哈哈,就像被大象踩着一样」

里志似乎陶醉在自己的演技中了。奉太郎决定无视他,抬头望着刚才飞机留下的那道航迹云。

升上三年级之后,就没再去过古典部的活动室了。曾经在一次次的事件中缔结下的羁绊,也被忙碌的升学准备冲散,到了偶尔见面打个招呼的程度。

「好像做梦……」

四个人隔三差五便聚在一起的日子仿佛还在昨天。认真想想,说不定自己的性格一点都没变。改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说不定数十年后的自己也是如此,小心翼翼地在人与人之间节能地活着。似乎这就是唯一的答案,大概也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不过未来的事又有谁知道呢。

 

「奉——太郎!」

「呜哇你干嘛?」

看着天空沉思的奉太郎被突然占据了视线的里志的脸吓了一跳。

「在你思考人生的时候,我已经吃好了哦」

里志笑着向奉太郎展示自己已经空空如也的饭盒。

「哦……哦。我也尽快」

反应过来的奉太郎用左手胡乱地抓起了放在一边的便当,有些不好意思地吃起来。

升上三年级之后,原古典部社员中,最常见到的就是里志,放学路上会时不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家伙。和里志的关系,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从两人并肩,到里志在一旁看着自己,默默地期待着自己。这样的变化也让奉太郎无可奈何。

不过没有疏远大概就够了,对自己来说。

奉太郎一边吃饭,一边偷偷地瞥了里志几眼。

「嗯……我来推理一下奉太郎在想的事情好了」

「诶——咳咳……等等?」

「露出马脚了呢,哼哼,会被眼神出卖可不像你哦,奉太郎」

「……饶了我吧。我还在吃饭」

「会让奉太郎陷入思考的事,嗯,想想就很可怕呢」

「里志……」

奉太郎看着里志恶作剧得逞的样叹了口气。

「先把嘴角的饭粒擦掉再推理别人的心事吧,大侦探」

听到这句话,里志慌忙地用手抹了抹嘴。

「可恶,大意了……」

里志狼狈的样子,让奉太郎不禁笑了出来。

「怎么样,心情好点了?」

里志又把头探到奉太郎面前,让他不得不把身体往后压了压。

「说得你像是来安慰我一样……你想就这样糊弄过去?」

奉太郎又露出了平时那副没干劲的神情。

「哈哈,不愧是奉太郎,就这样被识破了。不过年轻人还是要多笑比较好哦」

像个小老头一样交叉着双手闭着眼点头的里志,让奉太郎想起了自家那个自以为是的姐姐。不管是里志还是姐姐,都是他不擅长对付的类型。

其实奉太郎不擅长对付的应该是全人类。就算小动物也不会去主动搭理。虽然本人对此并没有什么实感。


「回去了」

奉太郎将便当盒包好,打算回教室。

「等等等等等一下!奉太郎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拿一样东西」

「诶?」

「很快就好,拜托了!」

里志双手合十向奉太郎鞠了个躬,便匆匆忙忙地下楼了。

莫名其妙的奉太郎只好把自己和里志的便当盒叠在一起,继续在天台上坐下。天空中的白云随着风慢慢地向前推移,奉太郎的视线也跟随着云一起移动。

「睡一觉吧……」

 

「奉太郎快看快看!」

迷迷糊糊中向着声音的方向望去,里志已经架好了天文望远镜。

「怎么样,很帅吧?我跟天文部的朋友借的」

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在中午观察星星的人?

「只要加上滤光片就行啦」

仿佛读懂了奉太郎的表情,里志自豪地对奉太郎说。

「话说到了三年级你还有空闲看星星啊……」

「天文也是数据库的一部分啊。学园祭的时候我那套很棒的土星装扮,奉太郎难道忘记了?」

一般人见到一辈子都不会忘的吧。奉太郎在心底无奈地说。

「哦哦哦看到了看到了!土星好亮!奉太郎要不要来看?」

「不用了」

「诶,不用拒绝得这么快也可以……」

屈着身子,眼珠都快贴上望远镜的里志好像有点沮丧。

「那些星星不管你怎么看都不会发生变化不是吗。为什么你要这么热衷观察他们?」

奉太郎试着在不伤及里志的个人爱好的前提下抒发了自己的疑惑。

「啊。这个嘛,凭我大概无法说清。也许是向往……之类的?」

「这么暧昧的理由……」

「只要那颗星星有足够的神秘感,足够的魅力,就算它自身不改变,也会有无数的人去观察他们。这就是吸引力」

「像推理小说那样?」

「真是奉太郎风格的比喻啊」

里志笑了出来。

「也不全是。因为人们无法触及星星,所以才会对星星有如此深厚的兴趣吧。说是向往,不如说是崇敬比较确切,对那种高高在上的存在,感到发自内心的崇敬」

里志直起身,转向奉太郎。

「奉太郎对我来说也是这样啊。竭尽所能也无法触及。虽然你一直都是你没有改变,但我对你的感情就基于你自身的人格,和改不改变没有关系」

里志的神情有些激动,让奉太郎咽回去了到嘴边的反驳。

「所以奉太郎不必去改变什么,我对你的兴趣也不会衰减」

里志用双手做了个望远镜的动作,从拇指和食指绕成的环中注视着奉太郎。

对我的兴趣……那是和你对那些奇奇怪怪的知识数据的兴趣一样的东西吗?我并没有那么有趣啊。还是说,在你眼中的我就是有趣的,或者用你的话来说,是神秘的,崇高的呢?

「嗯……我大概明白了。这样就好」

在不知不觉间,嘴角已经不受控制地上扬了。

「但是,不许用天文望远镜」

「诶?」

倦意似乎随着风飘向了天际。

「我就在你眼前吧。既然对我这么感兴趣,为什么要保持这么多距离?还是直接勘察比较方便吧」

「噗,奉太郎,真有奉献精神呢」

两个人面向彼此笑了起来。

「这样过不了多久,我就要成为『奉太郎专家』了啊」

「啊,像天文那样狂热的话还是饶了我吧……」

 

不管过了多少年,我可能还是原来的我。

愿意为这样的自己停留的人,也许未来依然会停留。

大概,这也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fin.



评论(1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