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ったことのない気持ち


合宿,夜晚的练习过后。

「喂,黑尾君,稍微过来一下」

「不许偷懒,说好练习完后一起整理的」

黑尾正在收拾器材,听到木兔在一边向自己打招呼,头也不回地说。

「不是啦,整理等等再做也没关系,我有问题问你」

你那除了排球以外空空如也的脑袋里还有什么问题啊。黑尾嫌弃地看了木兔一眼。尽管如此,他还是把手中的排球放入筐中,走向了难得一副在考虑样子的木兔。

「什么啊你那眼神!把我当笨蛋吗!」

「我可没说」

「可恶……算了,现在不跟你计较。合宿了这么几天,你觉得赤苇这个人怎么样?」

赤苇?枭谷的二传?为什么这么问?黑尾的大脑因为木兔出其不意的提问停滞了几秒。

「啊,不错啊,技术很到位,预判也准,和你的配合也……」

「不是啦我没问你那个。我是说,你觉得他,那个,怎么样」

「哈?你想说什么?」

看着用「这都明白不了啊」的鄙视的眼神盯着自己的木兔,黑尾想朝着他的脸狠狠地揍下去。

「就是,那个啦,有没有觉得很可爱?」

「…………什么?」

「我知道对你来说有点难理解!但是!仔细观察一下嘛,赤苇每次托球的时候,二次进攻的时候,用球服擦汗的时候,喝水的时候,都是又帅气又可爱啊」

木兔的双眼直直地望着球场,好像自家的二传手就在那里奔跑跳跃。

「你,真可怕啊」

「你那是什么语气啊!虽然我也知道这样是有点奇怪……黑尾君平时会这么观察孤爪君吗」

「我倒没有……」

「啊……」

木兔突然变得沮丧起来,在体育馆的地上来回摩擦着手指。

「每天这样看着赤苇都没办法好好打球了,怎么办」

木兔叹了口气道。

「那也挺好,其他学校的家伙们会高兴的」

「你是恶魔吗!」

木兔不满地朝着双手交叉黑尾咧了咧嘴,双手撑膝没什么元气似的站了起来,摆摆手,走向了宿舍。

「没想到那家伙,平时总想引起赤苇君的注意,原来是因为这种理由啊。总感觉知道了了不起的情报呢」

黑尾一手拿着拖把,朝着木兔的背影自语着。

「等等!喂!!给我回来打扫啊!!」


结果木兔回到宿舍时刚好撞上洗完澡的赤苇。澡堂的热气让赤苇的皮肤变得微红,眼神也变比白天稍微呆滞一些。在这种时候偏偏碰上了……木兔看了一眼赤苇又赶紧将视线移开,一种比扣杀得分更令人躁动的感觉冲击着他的胸膛。他害怕面对赤苇,那种感觉会冲开闸口倾泻而出,连自己都无法预料到后果。

「木兔前辈回来了啊……怎么感觉比前几天晚了点」

「哦,稍微跟黑尾君聊了几句」

赤苇点点头,打着哈欠从木兔身边经过。在赤苇快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时候,木兔忽然转过头喊道「早点睡,明天要打出比今天更好的托球哦,赤苇!」

「嗯,哦」

赤苇随便地敷衍着,然而在经过转角后,他忽然停了下来,把颈间挂着的毛巾捂到了自己的脸上。

是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吗,感觉脑子热热的。但是,心里却是抑制不住的高兴。

「木兔前辈搞什么啊……」


おわり



ask点文/双向暗恋梗。本来还想写更多赤苇视角的但是不会写就这样吧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