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いシック


像是抱着滚烫的火炉,伸太郎,穷途末路。

「伸太郎为什么还穿着睡衣呢?」

遥的呼吸拍打在伸太郎脸上,让他看不清对方苍白的脖颈以下同样苍白,肌肉远不如同龄高中生发达的病态的肉体。刺痛的感觉油然而生。

「遥……」

伸太郎的手变得无处可放,只好贴住遥背上汗津津的皮肤,好瘦,伸太郎心里想,这家伙平时的食量明明很可怕……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伸太郎重新审视了自己的处境:莫名其妙地和高中的前辈躺在同一张床上,以奇怪的姿势被压制着。两个人的胸膛之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遥似乎要把自己融入伸太郎的体内。

遥的手搭在伸太郎的肩上,脸上则是一副找到了爱吃的零食的表情,只不过对象是伸太郎而已。一切都是莫名其妙,伸太郎对于遥这副样子毫无头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推开他的冲动。

「伸太郎,为什么不抵抗呢?其实你心里也很喜欢这样吧?」

「……没」

「伸太郎的脑子很好,但是却不怎么会撒谎」

比起平时,遥现在的语气显得更顽劣,像是那些一眼便能把人看穿的让人讨厌的人。哪怕是伸太郎,此刻也变得没有余裕起来,只好任着他胡来。

遥的脑袋来到伸太郎的脖子以下,隔着睡衣舔舐着不断起伏的胸口。和舔棉花糖的动作一模一样啊——伸太郎有点想笑,但是色情这个词又猛然击沉了他运行的大脑,他只好遵循条件反射,更加用力地抓着的遥单薄的后背。

「伸太郎的味道稍微有点特别」

「啊……嗯?」

遥叹了一口气,把头靠在了伸太郎的左胸上,然后伸过手解起睡衣的扣子来。

「总感觉是……性的味道」

「性……吗」

这样的字眼没想到能从遥的口中说出。

「伸太郎也是喜欢的吧,毕竟是健全的高中生,这样那样的,总该感兴趣才对。我就对伸太郎很感兴趣,所以不管不顾地丢掉了伪装,用本能来和你交流」

遥的舌头沿着胸口不断向下,伸太郎的呼吸急促起来。

「本能,你懂的吧?」

「停下……遥……」

然而遥仿佛没有听见伸太郎的话,用牙齿将睡裤扯到了膝盖。

空气变得粘稠,像是不断搅动着的焦糖,甜蜜,炽热。

「伸太郎有反应了呢」

「笨蛋……」


从下半身源源不断传来的温度让伸太郎不禁张口一下一下地吐着气。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不管是眼前的场面还是神经的兴奋感都是对身体最初最直接的刺激。遥灵活的舌头和口腔的温度,让伸太郎的身体摇摇欲坠。

「遥……不会是在吃冰棒的时候锻炼出来的吧」

伸太郎开玩笑道。遥似乎有些窘迫,动作停滞下来。

「都到这种时候了,别突然害羞啊」

「因为伸太郎居然开玩笑了」

遥的视线斜上来注视着伸太郎,发现他的眼中充满了之前没有的渴望。

「遥,差不多可以了」

「诶?」

「条件,已经很充分了」

伸太郎瞟了一眼因沾满了遥口水而异常兴奋的部位,拉过了遥的手,将他的身体翻转过来。

「等等……还没……」

「等不及了。这难道不是你所希望的吗?」

伸太郎将睡裤脱去,然后毫不犹豫地握住遥的脚踝高抬起来。

「啊……等等,伸太郎……」

「是前辈的话,就要好好地负起责任呀」

「……唔……」

伸太郎俯下身,向遥的双唇进攻而去。液体和液体搅拌在一起,像是融化了一半的巧克力蜜糖,随之而来的便是滚烫的巧克力棒坠入粘稠的奶油之中,甘甜而疼痛,却让整个宇宙都欲罢不能。

「伸太郎……温度,还没有消失」

「……」

让世界沾上糖浆,全部都进入你的喉咙吧。一切都在你体内溶解,声音也好气味也好,都是属于你的东西。

「所以,不要忘记我」

「笨蛋……」

然后随你渐渐冷却。

 

「好重」

从梦中醒来的伸太郎被身上的コノハ压了个措手不及。

「到底怎样才会睡成这样的姿势……」

伸太郎稍微一用力抬起脚,コノハ就顺势滚到了地板上,也许是感受到了硬邦邦的地板的撞击,前一秒还是睡得七荤八素的コノハ迅速醒了过来。

「………………嗯……?」

「啊,刚才地震了」

虽然伸太郎还好好地躺在床上。

「地震……?……哦」

「既然你醒了,我就去做早饭吧」

因为コノハ暂时借住在伸太郎家中,于是主人不得不临时向木户学了一点厨艺。不过之后发现不管是什么东西大胃王都能轻松地解决掉,伸太郎也就怠慢起来了。


「伸太郎」

「啊?」

「昨天睡觉的时候……总觉得伸太郎的床上有硬硬的东西硌着……好痛」

「诶」

伸太郎顿时紧张了起来。

「是什么?」

「……大概是特摄英雄的模型吧,掉到了床上」

「特摄英雄……?」

「嗯,曾经的一个朋友送的」

「哦……」

看着コノハ一副已然接受的样子,伸太郎松了口气。太丢脸了,昨天晚上,明明好久没有做关于他的梦了,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コノハ站起来,独自向着浴室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伸太郎不知为何,觉得梦境和现实有一部分重叠了。

「遥……」

今天的世界也依然沉寂。



おわり

给布丁的生贺!w

评论(1)
热度(38)